鹅子,等妈妈捧你!

渡我(终章)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第90章

    人间四月芳菲尽, 白云山后山的桃花却正开得漫山野。

    顾念和骆修清早便来的,趁人烟少来道慈观上上香赏赏山景散散心, 是他们约好的每个月初的例行。

    唯一有点麻烦的就是,两人的长相在圈里是接近人尽皆知的程度了,即便戴着口罩帽子,还是有很大被认出来的风险。

    尤其最近,顾念的新电影《勇士公主》刚上映不久,正是口碑和票房走俏的时候。

    即便有顾念再三申明过的,这部电影作为送给骆修的退圈纪念礼物,只是小众爱情题材, 但圈里的关注度和讨论度还是逐渐攀上沸点,聚焦在他们这对圈内夫妻身上的目光也多了许多。

    这种时候出来, 堪称冒着“生命危险”了。

    “你们是冒着生命危险吗?你们那是冒着我的生命危险。”

    没睡醒的观内超级大辈分的道士揣着袖子靠在暖室的外门门扉上, 慢悠悠打了个打呵欠,然后才懒散地支起眼,语气不急不缓地对这对新婚夫妻表示了嫌弃。

    “要是被发现了, 你们拍拍屁股一走了之, 我和道慈观没得跑, 就得代你们先被踏平一遍。”

    顾念抱着腿坐在后窗边看后山的桃花, 听见以后怪不好意思地转回头:“抱歉, 我们――”

    “不用抱歉。”温温柔柔的淡声拉住了她。

    顾念茫然回头,不解骆修的意思。却见那人自矮桌后搁了茶杯,一笑染了眉眼。

    他温和地望顾念:“他要的可不是道歉。”

    顾念在恶龙身边待得久了, 隐有所觉地回头看向门扉旁边:“那持寡道人是想要什么?”

    骆修垂眸,勾着女孩的手指, 一边玩一边漫不经心地说:“你们道慈观是个道观,还是个烧钱的?”

    顾念怔了两秒, 恍然。

    门扉旁的安亦原本也没指望自己的意图能在这只千年恶龙的眼皮子底下掩盖过去,他没所谓地靠着门:“道观怎么了,道观不用吃饭啊。冬季这么冷,山上人烟稀少也没什么香火,一个冬天的取暖就能把头一年储备下来的那点资金全烧干净了。”

    骆修想起什么,点了点头,环视身周:“暖室不错。”

    安亦露出个惫懒的笑:“所以骆总看着是不是给我们添一笔暖室维护费用?”

    尽管骆修也知道,打着“暖室维护”的名号,划下来的资金绝对够道慈观再修一后山的暖室了。

    但他还是点了头。

    这回安亦有点意外:“这么痛快?”

    “我什么时候跟你计较过这些?”

    “那,倒是没有。”安亦直言,“就是你这恶龙本性和你对身外之物的不计较在我这儿实在矛盾得很,每次感受到总得适应一下。”

    “也不是全不计较,只是慈善捐赠没什么需要计较。”

    “……”

    这话出口,不止是看桃花的顾念意外转回来,连门边的安亦都一顿。

    几秒后他摇头叹气:“和你这样的人做朋友真的很没安全感,什么动静都瞒不过你啊。”

    “毕竟是我的资金,走向总能了解到一些。”

    “行呗。可怜我一个只有个破道观的穷道士,只能摧眉折腰事权贵――”

    骆修轻笑了声:“你,穷道士?”

    “对啊。”

    安亦歪着道士髻,没抬眼地懒散打了个呵欠,应。

    “你母亲留给你的这白云山后山偌大的道馆地皮使用权不提,那人每年往你卡里走的巨额馈赠也不提……”

    骆修抬眸,褐色眸子如春湖,似笑似温柔――

    “我最近听闻,丰家当家的老先生去世,钱权一并落进入赘丰家的女婿手里。”

    安亦表情一顿,终于从那没睡醒的呵欠连天的丧气劲儿里抬了眼。

    坐在他视线尽头暖室,有人笑得风华比身后窗外桃花更灼灼,旁边小姑娘托着下巴好奇地仰着脸,望着那人听故事。

    那人察觉,立刻就不理他这边了,转回去和小姑娘互动,再开口也随意:“丰家老先生唯一的孙女要嫁了,不是招婿。丰家女婿明面上的后代,也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你想安安稳稳做你的道士,他还能让你做几日?”

    “……”

    安亦停了几秒,又懒散地垂回眼去:“嫁不嫁和我无关,丰家更和我没半点血缘关系。”

    “可新的当家人和你有。”

    “…吃绝户?”安亦冷笑了一声,在那懒散里拔出两分锋芒来,但须臾就散没了,他扶了扶自己的道士髻,懒洋洋地转身,“这种损阴德的事情,那人不怕,我怕。”

    骆修笑,“怕什么。”

    安亦哼哼了声:“怕我师祖在后山的棺材板压不住,跳出来给我踹进土里去。”

    “……”

    安亦意思明白得很,骆修听得通透,也没再多说一个字。

    顾念安静了全程,此时悄悄凑上来,藏在他身前小声问:“原来你今天要来,是想看他什么口风?”

    骆修不瞒她,“嗯。丰家事乱,他若想争,我得帮他护一下。”

    顾念点头:“现在省了。”

    骆修低了眼,没忍住笑着俯身下去亲了亲她嘴角,声音压得微哑:“嗯,省了。”

    顾念躲开,认真掰手指:“他不想要他父亲的,乔西不想要乔家的,你总想把骆家推给骆湛――你们三个不愧是最亲近的朋友,心思互通。”

    “哎,别介,我可不和千年恶龙心思互通,”安亦耳尖,听见这句立刻惫懒拒绝,“折寿。”

    “……”

    骆修一笑,不以为意,只当没听见,他伸手挽起顾念垂到额前的一绺碎发。

    安亦原本打算走了,推门前想起什么,从袖子里摸索出件东西。他走进暖室,把摸出来的物件放到两人旁边的矮桌上。

    “这是什么?”

    顾念好奇凑过来。

    安亦语调懒洋洋的,没个正经:“就算是给我们道观的两位金主的馈赠吧――同心木,一人半块,写完了我给你们扣一起,挂到那千年结缘树的最上头。”

    顾念:“保佑百年好合之类的?”

    安亦打趣:“你旁边是个成了精的千年恶龙,还是千年好合吧?”

    顾念笑着拿起来,“你们21世纪的道士不容易,为了攒暖室维护费,这种钱都赚――不怕师祖从后山棺材里跳出来把你踹进土里了?”

    安亦:“……”

    安亦沉默几秒,痛心疾首地看向骆修:“好好一个小姑娘,让你带成什么样了。”

    骆修听了这句,笑意难得恣意,比窗外桃花更灼眼了。

    安亦没眼看这两人,摆摆手:“你们写完以后就搁这儿吧,我让小道童给你们挂上去。”

    顾念干脆地应:“好!要挂得最高。”

    “行,金主说了算。”

    安亦惫懒笑着,转身出去了。

    一个多小时后。

    安亦和小道士回来暖室时,房间里已经没人了,两半木牌各自放在一角,默契地朝下扣着。

    谁也没给谁看。

    安亦和小道士走过去,一人拿起来一块。

    安亦笑:“看吧,看了你就知道你的盲枝老师不是被骆家那个少爷强娶回去的了。”

    “…哦,听师叔祖的。”

    小道士正是之前那个盲枝粉丝,不服气地拿起木牌。

    他那边那块正是顾念的,木牌内的小纸签上写着两行竖行的娟秀小字。

    [我欲乘风去夜里摘一颗星星]

    [未想他自银河飞下,奔我而来]

    小道士怔然地看了几秒,回过神,愤慨握拳:“竟然还是我们盲枝老师先主动的。”

    安亦想起两人最初那点好笑又乱七八糟的关系,忍俊不禁:“她最开始是主动,可不是男女之间的主动。”

    小道士:“?”

    安亦显然不想给他解释了。

    小道士也没敢追问师叔祖,只好凑过头去想看安亦手里那半木牌:“您总说您那位像千年恶龙成精的朋友,他写的什么?”

    “……”

    安亦低头,看着手里木牌上的字,眼神变得复杂起来。须臾后他拉过小道士的手,把那块木牌扣进他手里。

    “还记得之前那次他们来,我是怎么说骆修的?”

    小道士茫然地眨了眨眼。

    【因为从一开始他就算不得真正的出世,他只是从来没被什么人全心爱过。在这世上他应有尽有,一切唾手可得,除了爱,他什么都不缺。而只这一个,却从未有过。】

    【顾念给了,他就不要别人的了。多一分一毫他也不会要。】

    【他只要她一个人的。】

    【那就要她的全部。】

    小道士若有所思地低头,看向掌心翻过来的另一块木牌。

    只有一句。

    [于我,]

    [她是无边欲念,亦是不尽人间。]

    “咔哒。”

    两块扣在一起的同心木,挂上了道慈观千年结缘树的枝头。

    风声轻作,木牌相依。

    从此就是一生一世,看过春花,夏雷,秋雨,冬雪。山野间时光匆匆,物事更替,唯独这双木牌,再未变过。

    ******

    全文完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