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桃乌龙

裴菲番外下(腹黑医生X暴躁小公主病...)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裴菲觉得一切顺利的简直像做梦, 顾锐虽然拥有相当不一般的长相和学历,但人却简单的仿佛是一张白纸。

    白桃认为裴菲的剧本相当幼稚,需要大改动, 否则是很少有男人每一个套路都吃,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顾锐就是所有套路都吃了……

    他很快约裴菲吃了第一次饭,环境选择高雅, 饭后也没有约看电影,而是去听了交响乐, 并且再约了下一次见面,要请裴菲看芭蕾。

    “总之,他是个高雅和有品位的人!”裴菲回忆了下, 如此和白桃总结道。

    白桃却有点意外:“你们约会就干这些?不觉得有点枯燥和无聊吗?交响乐也好芭蕾也好,几个小时就两个人干巴巴坐着, 连个互动和肢体接触都没有,你不犯困?”

    裴菲有苦说不出:“可按照我的人设,我就喜欢这些啊!”

    最开始拗造型的是她,如今演到一半,是怎么也没法叫停了。

    裴菲回忆起第一次单独吃饭,就很胸闷――

    为了就近听饭后的交响乐,顾锐把就餐地点约在了音乐大礼堂的附近。

    因为常常来礼堂演奏的原因,裴菲对这一带其实很熟。

    顾锐挺有眼光, 挑的是一家环境优雅的餐厅,这家餐厅还挺有特色, 老板就是个古典音乐迷, 其间往来的客人也多是古典音乐痴迷及爱好者,谈论的也多是古典音乐圈的八卦。

    气氛很好, 裴菲演的也足够入戏,本来一切都很愉快,直到……

    直到裴菲和顾锐的隔间后面来了几个裴菲的黑粉――

    “说起来裴菲好久没营业了啊。”

    “估计是荒废了吧,也不意外。毕竟,她那个技巧,也不怎么样,就是家大业大,背后有她哥撑腰,外加长得还行,走的还是网红钢琴家路线,不能算是正正经经的钢琴大家,比我见过的几个不走网红风的女钢琴家差远了。”

    “她就是走捷径,水平不怎么样……得奖还不是因为她姓裴?”

    “要不是张若然上次比赛的时候临场发挥失误,裴菲能得奖吗?真是走了狗屎运。”

    ……

    裴菲知道自己身后有一群黑粉,因为她年少成名,非常年轻就斩获了圈内一众钢琴家要更年长才得到的奖项,因此总有别的钢琴家的粉丝指摘自己获奖有内幕,或者讽刺她钢琴水平差。

    虽然每次参赛时确实有临场发挥的运气成分在,但裴菲扪心自问,她所有奖项得来的公平清白,从没有靠自己家里去施压搞过黑幕,从小到大练琴也勤勤恳恳,想成为一个钢琴家,自己确实付出了很多的精力,从没有懈怠过。

    甚至临场发挥,这也是一个钢琴家水平的重要指标之一,毕竟钢琴家都需要当众演奏,如果对舞台会紧张而影响发挥,这不正是对方综合水平业务有问题的表现之一吗?

    自己临场发挥每次都很好,除了极少的运气,更多的是自己有足够的自信和心态调试能力,怎么能就此指责自己水平差呢?

    裴菲心里既气愤又委屈,要按照自己的性子,早就恨不得当场和对方对峙反驳起来了,只是如今碍于人设,对面坐着的顾锐还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裴菲一腔熊熊怒火,只能憋着。

    不仅要憋着,还要佯装大度,裴菲强颜欢笑道:“我确实不能称钢琴大家,面对观众朋友们的批评和不同声音,也都是要接受的。”

    去死吧隔壁的臭傻逼们,听两个钢琴曲就当自己是鉴赏家了?你们懂个屁。

    “多亏你带我来这家餐厅,让我听到了这些,可以鞭策自己未来继续好好努力。”

    妈的这烂餐厅怎么还不倒闭,以后再也不会来了!

    “作为一个弹钢琴面向公众的人,就要随时做好这样被别人评价的准备。”

    就你们也配点评我的钢琴技巧?

    ……

    裴菲整个人都分裂了,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完全不一样,隔壁隔间的几个人也不知道收敛,嬉嬉笑笑地从点评裴菲的钢琴技巧,转而谈起了她的私人生活――

    “她年纪也不小了吧?怎么还没对象啊?”

    “我有个亲戚和她以前大学一个学校的,说在学校里男朋友成天换,平均一个月就要分手一次,总之,人家可能是没对象,但是有炮友,不劳我们费心啊哈哈哈哈。”

    “是啊,这种文艺圈的女的私生活都很乱的,她家里又有钱,可不是乱上加乱吗?”

    ……

    裴菲差点要掀桌了,对自己不断做着心理疏导,我不生气我不生气,气死人来没人替。

    她要刚继续强颜欢笑解释,对面顾锐就先开口了:“你不生气?”

    裴菲坚强地笑着道:“我是个心态平和的人,不太会和人起冲突,不会为这种谣言就生气……”

    怎么可能不生气呢,背后嚼舌根就算了,还在自己目前攻略对象面前戳了自己的脊梁骨,哪个女生能大度到这个份上?

    可给自己安的人设,不是说抛就能抛的。

    裴菲努力转移着话题,试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缓和自己的情绪,但顾锐却并不愿意移开话题,他看了裴菲一眼:“你真的不生气是吗?”

    裴菲状若云淡风轻地点了点头:“恩。我不的。”

    她以为顾锐接着会夸她温婉大度,然而顾锐却是收起了此前有些微妙的笑,沉下了脸:“但我生气了。”

    裴菲还没反应过来,就见这男人站起了身,敲开了隔间的门――

    “餐厅是公共场所,几位虽然在隔间内,但因为隔音设施并不好,你们说话声音实在太响,已经影响了我和我女伴就餐。”

    “另外,一群男人在背后嚼舌根一位优秀女钢琴家的私生活谣言实在非常没有风度。”

    ……

    裴菲坐在自己和顾锐的隔间里,听着隔壁顾锐字正腔圆的一番话,心里翻腾的是动容和愧疚。

    顾锐真的是很好的人,她感激于他这样有风度的维护,但同时又有些坐立难安起来,他能这么保护自己,恐怕正是以为自己太过温婉大度,但……

    但如果他要知道了自己不仅不大度,甚至睚眦必报,根本不是个好东西,那……那他可能不仅不再维护自己,说不定加入骂自己的行列了。

    一顿饭,吃的裴菲很是胸闷。

    但这还不是最胸闷的部分。

    一个谎言要用一千个谎言来圆。

    因为裴菲号称自己平时业余生活热爱钢琴、交响乐、芭蕾等众多高雅活动,吃饭喜欢清淡健康饮食,平时爱好是看书写读书笔记,此后和顾锐的见面里,她不得不继续维系自己的这一人设。

    可……

    可这几乎和裴菲真正的业余生活背道而驰。

    平日里就是以钢琴为职业的了,业余生活除了必要的练琴,她其实会找些别的活动放松,比如打游戏,比如看看白桃的漫画,吃饭则是重口味,几乎无辣不欢,麻辣烫烧烤等等不健康食品是她的爱,清汤寡水的健康饮食则是消受不起。

    碍于人设,和顾锐能一起做的事越发收窄,也确实如白桃所言,两个人一起听交响乐、看芭蕾、看画展,次数多了,裴菲实在是觉得非常无趣和枯燥。

    按照自己的剧本设定,她大概确实踩准了顾锐的点,因此两个人自然而然走到了一起,确立了关系。

    可裴菲反而从一开始的热烈期盼约会,变成现在都有畏难情绪了。

    她毕竟不是演员,每次和顾锐在一块,都要调动浑身精力去演另一个人,去展现自己的完美,一次两次还好,次数多了,实在也有点累,和上班要被人考核KPI似的,即便这工作本身是她喜欢的,但长期精神压力很大的情况下,喜欢之余也开始觉得疲惫。

    有些人是越熟悉越接近,就越会此前滤镜破灭的,但顾锐不是,越是接近他,越是了解他,裴菲反而越是喜欢对方,这是她从不曾有过的体验,心情都会随着对方起伏波动。

    裴菲纠结了很多天是不是要和顾锐坦白,但总是没有勇气。

    只是没想到,在自己坦白之前,不知道顾锐是不是也觉得新鲜感退却,不再主动约自己了,这个月里唯少的几次见面,中途他的手机总是响起来,裴菲偷偷瞥过一眼,是个女人的名字,每一次都是同一个女人的名字。

    顾锐会回避开裴菲去接电话,每次接完也会脸色如常的回来。

    但此后,他约裴菲的频率,却是越来越低了。

    顾锐的职业原因,本身就忙,但要是他忙着救治病人,裴菲是不会有别的感受的,但找他的这女的,明显不是工作上的事……

    所以,顾锐是不是劈腿了?!

    这怀疑在周末裴菲再次主动约顾锐,顾锐却推说有事,结果被裴菲撞见在路上挽着个漂亮女生时得到了坐实。

    他妈的顾锐,竟然真的是劈腿了!

    男人果然没有一个是不同的!

    除了自己哥哥和爸爸,所有男人都会劈腿!

    裴菲简直气到快要爆炸,她为顾锐付出这么多,装了这么久,结果又和以往每一次没有任何不同。

    被背叛的愤怒和难受挤压着她的内心,正好今天她是带着裴雨蒙一起逛街想买新的钢琴谱的,索性“物尽其用”,当即低头凑在裴雨蒙耳边讲出了自己的计划,然后她推了推裴雨蒙:“行了,现在上吧!事成之后必有重赏,姑姑给你放一天假!不告诉你爸妈!”

    ……

    *****

    顾锐明知道裴菲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也知道每次见自己她都是可着劲矫揉造作,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见了她一次以后,他还是约了第二次、第三次,甚至顺水推舟和她确定了情侣关系。

    裴菲演的确实不错,完全是照着自己喜好模子来的,温柔大方得体懂事,又大度,一切都完美的不行,品行高洁志趣高雅。

    只是这样约会的次数多了,顾锐却发现不是这么回事。

    如此完美的性格,反而有点无趣,反倒是裴菲每次以为他没注意时流露出来的真实片刻,才比较好玩――

    明明隔壁隔间里的人骂她,趁着自己低头以为不在注意她时,裴菲的脸都快气扭了,白眼也快翻天上去了,但自己一回头,她又立刻恢复了本分又谦卑温婉的模样。

    听交响乐的时候,以为自己不知道,她一直在偷偷打哈欠看手表,像是恨不得这场演奏立刻结束。

    吃健康素菜馆的时候,她看着盘子里的荠菜丸子,整个表情都快垮了,感觉像是下一秒就可以哭出来。

    和自己分别后,以为自己没在意,当即掏出手机叫了个烧烤外卖……

    顾锐对和裴菲约会有点上瘾,只是恰是这时,他家里出事了――

    顾锐从小一起长大、关系亲厚的表姐未婚先孕,结果没想到遭遇了渣男,对方隐瞒了已婚已育的事实,自己表姐一下子被小三了。

    虽然他表姐当即和渣男断绝了关系,但因为怕丢人,一个人去医院做了人流引产,结果术中大出血,人差点没了,也是幸好顾锐医疗系统里有熟人,才得知这个情况,赶紧火急火燎去接手了表姐术后的照顾料理工作。

    不过因为表姐的拜托,他也帮着隐瞒了下这个事,只想着等表姐身体好转后再和她的父母坦白。因为也确实不光彩,他也没有和裴菲讲起这事。

    这天表姐身体康复出院,他便婉拒了裴菲的约会要求,想陪着表姐散散心再把她送回家。

    因为表姐刚住院,又是引产后,身体总体还是虚弱,因此顾锐一路都搀扶着她。

    “我最近认识个女孩子,挺好玩的,下次介绍你和她认识。”

    顾锐表姐来了兴趣:“你交女朋友了?是什么样的女孩子?”

    “就……挺好玩的,嘴巴挺毒的,脾气挺大,有点公主病,喜欢吃垃圾食品,听交响乐会打哈欠,但是演技挺好,挺能装的……”

    顾锐一想起裴菲,就有点想笑,只是他话还没说完,突然就有个小孩冲过来抱住了他的大腿。

    顾锐低头一看,这不是那天走丢后自己和裴菲帮着找家人的小孩吗?难道是又丢了?还是见到自己有点激动过来感谢?

    可惜很快,裴雨蒙就让他知道了以上都不是――

    这小孩抱着顾锐的大腿,当即就是眼泪汪汪,然后字正腔圆道:“爸爸!我可找到你了!”她可怜兮兮地看向了顾锐的表姐,再瑟瑟发抖般看了眼顾锐,“爸爸,你是不是不要我和妈妈了……”

    裴雨蒙的大声呼喊很快吸引了周围的路人,不少人停下对顾锐指指点点起来,顾锐表姐也一脸意外:“这……这怎么回事?”

    裴雨蒙涕泪交加道:“姐姐,你被骗了!我爸爸他早就有对象了!”

    ……

    *****

    裴菲见时机差不多,这才从人群中黑着脸走了出来,事到如今,她也不想装了,只瞪着顾锐。

    “顾锐,没想到你也不是个好东西,男人劈腿,断子绝孙!”

    裴菲虽然脸上装着镇定,但心里也难受的不行:“我就知道你最近鬼鬼祟祟的很可疑,还老是接到同一个女人的神秘电话,没想到今天果然被我抓到劈腿。”她看了眼顾锐边上的女人,“姐妹,你恐怕是被这男的骗了,别看他衣冠楚楚还是个医生,但其实一边和我在交往……”

    “没……没有,姑娘,你搞错了,我是小锐的表姐……”顾锐身边的女子在短暂的惊慌后,很快解释起来,“这是个误会,这些日子打电话给他的人也是我……”

    ……

    很快,顾锐的表姐把一行人都带进了咖啡厅,然后简短地向裴菲说明了来龙去脉:“你就是顾锐的女朋友吧?之前是我,因为自己的私事实在不光彩,都没脸面对,所以才一直不希望别人知道,也不希望作为小锐女朋友的你知道……没想到引起了你的误会,我该向你道歉才是。”

    “但请你相信,小锐绝不是你口中那种会劈腿的男人,我自己就是出轨渣男的受害者,我也最恨这种男人了。”

    顾锐表姐笑着看向了裴菲:“不过你和小锐说的还真是一模一样……”

    虽然顾锐表姐还在说着话,但裴菲整个人已经麻了。

    顾锐没出轨,这是好事,证明他是个好男人。

    但可惜的是,不管他有多好,自己已经凉了……

    她因为过分的敏感和激动,而暴露了自身,顾锐又不蠢,还是同一个“群演”裴雨蒙,他能不理清前因后果吗……

    这会儿,他表姐说话的全程,顾锐都似笑非笑煞有兴致地盯着裴菲和裴雨蒙看呢。

    自己废了。

    毁灭吧,这地球。

    裴菲没想到自己千算万算,各种佯装,最后还是栽在了自己的暴脾气和单细胞上――因为以往每个前男友都以劈腿分手收场,她几乎是下意识看到顾锐挽着别的女性,就觉得他是出轨了,都没往是亲属的方向想……

    想想自己刚才意气奋发怒骂顾锐的模样,裴菲就知道,半身武功毁于一旦,以往苦心经营的温婉大度人设,看来是彻底崩了。

    顾锐倒真的是个挺有绅士风度的人,即便想明白了,此时也很有风度,对裴菲也仍旧非常温和,态度都没带一点变化的。

    “我姐身体还不太好,我先开车送她回家,你可以自己一个人回去吗?”

    裴菲麻木地点了点头,希望用面无表情来伪装内心的尴尬懊丧和难受。

    “那回去后再联系。”

    顾锐真是个滴水不漏的人,都这个时候了,裴菲很清楚,没有然后了,他还能面不改色地说出这种场面话,可真是干大事的人。

    *****

    裴菲把裴雨蒙送回白桃那,再心如死灰地回到家里,几乎一躺下,就把头埋进了被窝里。

    结束了。

    一切都结束了。

    裴菲在音响里开了首气氛悲戚的钢琴曲,正准备吊唁自己刚刚死透的爱情,结果门铃就响了。

    她以为是刚叫的外卖奶茶到了,去开了门,才发现门外站着的竟然是顾锐。

    这下裴菲就有点尴尬了。

    她紧张时就容易慌乱,被顾锐看的理亏,内心既是羞愧又是破罐子破摔的心酸。

    顾锐看向了她:“你没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裴菲低了头,咬了咬嘴唇,索性也不逃避了:“就,对不起,我骗了你。”

    “一开始就对你有点不轨想法,刚才那小孩是我侄女,所以所有一切是串通好的,认识你和你见面这些都不是意外,至于我本人……也不是什么温婉得体大方的人,我都是装的……”

    裴菲一口气道:“我业余时间也不喜欢听什么高雅的音乐,更讨厌看展览,最好窝在被窝里看肥皂片,欣赏水平也不怎么高大上,漫画和狗血小说我都很喜欢,也讨厌健康饮食,最喜欢垃圾食品,总之和你喜欢的样子是背道而驰。”

    “你要能接受我的道歉,那很感谢你的大度,你要是不接受,觉得产生了时间损失和精神损失,我也愿意在合理范围内对你进行赔偿。”

    “哦。”顾锐笑了笑,“你是应该赔偿。”

    裴菲原本内心有一线希望,如今是彻底没了,果然……

    哎。

    她语气涩涩道:“你要什么赔偿啊?”

    “程明街有家新开的烧烤店听说很不错,你晚上陪我一起去吃吧。”

    “?”

    “明晚还有一个新的爱情片上映,我买好票了。”

    “至于你的侄女,我看挺有缘的,我刚过来的路上给她买了个小礼物。”

    顾锐看了看裴菲:“还有,你现在不请我去你家里坐坐吗?”

    ……

    裴菲对此刻的发展完全茫然了,她看着淡定走进自己家里然后倒了杯茶喝的顾锐,整个人都充满了不真实感:“顾锐,我刚说什么你听到了吗?我骗了你!我完全不是你的理想型!我就是你最不喜欢的那种很差劲的女生!我脾气很差的!还老骂人!以前交往过的所有前男友都劈腿了!我……”

    顾锐没让裴菲再继续说下去,他揽着裴菲的腰,给了她一个吻。

    “我知道啊。”

    一吻完毕,他笑着看着裴菲,语气温柔:“我一开始就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但你一点也不差劲。”顾锐顿了顿,“很真实也很可爱。”

    “遇见你之前,我确实以为自己的理想型是完美型的,但遇见你之后,我发现还是有小性子的更可爱一点。”

    “在我面前你没必要表现的完美,也没必要伪装,做你自己就很好。”

    “你前男友劈腿不是你的错,是他们的错。他们劈腿也不是因为你差劲,不是因为你不够好,而是他们品行不端。”

    “要说你唯一的问题,就是眼光有点差了,以前那些前男友,真的连和你玩过家家也不配。”

    虽说平时一直咋咋呼呼,谈起被前男友们劈腿也很不屑一顾的模样,但裴菲其实心里是在意的,一个前男友劈腿还能说意外情况,可轮到她,是每一个前男友都劈腿了。

    一开始还能说服自己对方劈腿是对方的问题,可时间长了,她也总是怀疑自己了――是不是自己不够好,才会每一个前男友都劈腿?

    也是在长久的心理暗示后,她才觉得,只有自己足够完美,才能得到爱情。

    因此虽然白桃提出了很多质疑,她还是坚持设计了温婉大方的人设和剧本,接近了顾锐。

    她以为顾锐果然是喜欢她的完美,然而……

    然而现在这一刻,顾锐告诉她,不是的,他早就知道她的缺点,但仍旧喜欢她……

    “好了,既然说开了,我们也没有再装的必要了,我发现我也不太喜欢听交响乐看芭蕾,也更喜欢吃垃圾食品,当然,也更喜欢有脾气的你。”

    顾锐笑了笑:“现在我饿了,所以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去吃烧烤?”

    “……”

    直到裴菲坐到车上,她还有非常大的不真实感。

    这?

    她心里一堆疑问。

    自己明明演技还不错啊?

    是哪里开始暴露的?

    顾锐是怎么知道自己脾气很差的?

    不对啊……

    “你怎么知道的啊?”

    顾锐帮裴菲拉上安全带,然后看了她一眼:“很早很早以前,早到你还不认识我的时候。”

    “那是什么时候?”

    “等你和我交往满一周年的时候再告诉你。”

    顾锐发动了汽车,然后问出了一直以来的另一个疑问:“还有,白桃是谁?这名字为什么这么熟,总像是在社交平台上见过的样子,她是垃圾?她对你做了什么?你为什么老骂她?”

    “……”

    顾锐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裴菲紧张起来:“这都是过去的事了!以后你见我的家人,可千万别提这个!”

    “嗯?”

    “她就是那个抱着你大腿哭的小戏精的妈!”

    ……

    裴菲一路叽叽喳喳,顾锐的车就这样缓缓驶离,载着她驶进她人生真正的春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