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婚女配不跑了

第 15 章(哄你)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小陆绝抬起头, 他眨着黑溜溜的大眼睛,神色呆呆的。

    距离上一次,小陆绝又长大了。

    宁知看见, 他脸两侧的小奶膘已经消失, 脸上只有一点婴儿肥,五官精致, 像是漂亮的小男孩。

    对上小陆绝茫然的眼神, 她伸手捏捏他的脸蛋,依然是软乎乎的手感超级好, “ 还记得我吗?”

    黑溜溜的大眼睛看了眼宁知, 挪开了。

    宁知也没有勉强小陆绝认出她,距离上一次见面,已经过去好几年, 小家伙必定是忘记她了。

    宁知开始检查他的身体,发现没有受伤,她才舒口气,“ 小绝绝怕吗?我带你出去。”

    如果是正常的小孩被关起来, 早已经吓得拍门喊叫,呼救, 或者害怕得大哭起来,而小陆绝却不会。

    被关了,他只会安静地呆着。

    这样默默不哼声的性子,很容易吃亏,被欺负。

    宁知站起来想要带小家伙离开, 她突然反应过来, 自己能直接穿过门板,但门依然锁着, 她没有办法带小陆绝出去。

    她很懊恼,让她穿过来,却接触不了实物,她受到了很大的限制,每一次施救都很困难。

    宁知叹了口气,现在是上课时间,洗手间周围都没有人,只能等下课的时候,有人来了才能呼救。

    “ 小绝绝。” 宁知重新蹲下来,跟小陆绝聊天,也不知道她穿来前,他被关过多少回。

    小陆绝没有反应。

    宁知双手捧起他的脸,他眼帘微颤着,不敢看她。

    “ 不用怕,我在这里陪着你。”

    小陆绝飞快地看她一眼,又垂下眼帘。

    宁知开始念念碎,“ 下次有坏人欺负你,你要大声呼喊别人救你,不能任由他们欺负,他们人多,你打不过,记得回家告诉妈妈。”

    “ 小绝绝这么乖,这么可爱,不是让坏蛋欺负的。”

    “ 一定要回家告诉你妈妈,小绝绝,你要学会告状,他们就是欺负你太乖了,还欺负你不会哭。”

    “ 对,你还要哭,谁欺负你,你就大哭,让大家都知道你委屈。”

    ......

    “ 怪姐姐。”

    突然,小陆绝开口。

    他的声音还有点奶气,稚嫩生脆,哪怕很小一声,宁知也听到他在喊她。

    宁知的双眸瞬间亮起来,“ 你记得我?”

    小陆绝抿着小嘴巴,又不应声了。

    他应该是认出她吧?

    宁知惊喜得忍不住对着他奶乎乎的脸蛋好一顿揉搓,“ 小绝绝有没有想姐姐?”

    好一会儿,小陆绝才慢吞吞地开口:“ 想我。”

    我想。

    宁知笑弯了眸,她现在恢复了美貌,漂亮的黑眸里像是缀满了星碎,眉目弯一弯,亮亮的星星像是要跑出来了,“ 对对对,我想小绝绝了,姐姐天天都在想你。”

    闻言,小陆绝抬眸看宁知,他眨了眨黑溜溜的大眼睛,再次开口:“ 怪,姐姐。”

    宁知纠正他,“ 我这么漂亮,是天使姐姐,而且是你专属的天使姐姐。”

    小陆绝坚持:“ 怪姐姐。”

    宁知忍不住捏了捏他肉肉的小脸蛋,嫌弃道:“ 你现在的审美就不行,长大后更差了。”

    “ 老师,就在里面。” 这时,外面传来了小女孩的说话声,“ 我看见他们把陆绝同学带进去了。”

    然后,男人的声音响起:“ 老师进去看看,你先回去上课。”

    “ 老师,陆绝肯定是被他们欺负了,上一次下课的时候,我看见他们翻陆绝的书包,然后丢在地上踩,他们好坏啊,班上的小朋友都不敢告诉老师。” 小女孩不断地向老师告状。

    “ 好,老师会查清楚,如果是真的,我会惩罚他们。”

    听到有人走进来的脚步声,宁知惊喜,“ 小绝绝,有人来了,你快喊开门。”

    宁知听到对方推开门板的声音,她转头看见小家伙抿着小嘴,不哼声,她直接握住小陆绝的手,拍向门板。

    一下又一下的拍门声响起。

    外面,男老师听到最后间隔里传来的声响,他赶紧走过去,“ 陆绝,是不是你在里面?”

    宁知握住小陆绝的手,又拍了拍门。

    “ 等一下,老师帮你开门。” 男老师推了推门,发现门柄被绳子绑住了,看来真的是学生们恶作剧,把陆绝锁在里面。

    男老师快速解开绳子,他推开门,看见蹲在间隔里的陆绝。

    小小的身体蹲在那里,孩子很是可怜。

    “ 别怕,老师带你出去。” 男老师想要扶起小陆绝,然而,他的手还没有碰到小陆绝的身体,小陆绝已经闪躲开。

    男老师知道班上这个孩子患有自闭症,“ 好,老师不牵你,你自己起来。”

    宁知在一旁,她赶紧伸手去扶起小陆绝,她柔声对他说道:“ 我们跟着这个老师出去。”

    男老师看见他站起来了,才转身往外走,“ 我会把这件事告诉你的班主任。”

    他只是体育老师,没有权利惩罚对陆绝恶作剧的学生,只能向他们的班主任反映。

    回到班上,小陆绝安安静静地坐着,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换了其他的孩子,现在必定是哭鼻子,找老师告状了。

    宁知坐在他身旁,用指尖轻戳了戳他的小手,“ 小绝绝,我又成为你的同桌了。” 她故意逗他,“ 你要多多照顾我。”

    也不知道小陆绝是不是听懂了她的话,他下意识地挺了挺小胸膛,腰身坐得直直的。

    而这时,一个小女孩走了过来,她拍了一下桌面,“ 刚才你被关在厕所里,是我找老师来救你的,我现在是你的救命恩人了,你以后不能不理睬我。”

    宁知认得小女孩的声音,刚才在洗手间门外的人应该就是她。

    小女孩长得很可爱,她继续对小陆绝说道:“ 刚才我看见梁栋他们几个被班主任喊去办公室了,他们肯定要被老师批评。”

    “ 陆绝,你怎么还不理我啊?” 小女孩双手撑在小陆绝的桌面上,小嘴巴不满意地撅了撅,“ 我救过你,你不是应该喜欢我吗?”

    宁知单手托着下巴,啧,小陆绝这么可爱,小同学都喜欢跟他做朋友。

    她凑近他的耳边,“ 小绝绝,你不能这么冷漠,要多认识一些朋友,这个女孩子刚才帮过你,你可以答应跟她做朋友。”

    “ 陆绝,你再不理我,我就生气了。” 小女孩穿着干净漂亮,看得出是被家里娇宠的,“ 在班上我只喜欢你,你要当我男朋友吗?”

    旁边,宁知被惊吓得托着下巴的手猛地一歪,她几乎倒下去。

    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早熟吗?

    她赶紧凑到小陆绝耳边,“ 不行,不能答应,你只是一个孩子,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其他的不能多想。”

    宁知告诉他,“ 学生就该好好学习,小绝绝你在上大学之前,都不要早恋。”

    想了想,宁知自私地改了口,“ 上了大学也要认真上课。”

    她可不想小陆绝有丰富的恋爱经验。

    小陆绝低垂的眼帘颤了颤,他抬起头,对小女孩说道:“ 不喜欢。”

    小女孩像是被打击了,她跺了跺脚,气道:“ 那我以后也不喜欢你,也不去救你,你被人欺负我也不管你了。”

    说完,小女孩跑回座位。

    宁知觉得现在孩子的思想真是早熟,她上小学的时候,脑子里整天都想着每天该穿哪一条漂亮的裙子,还有吃什么甜点。

    “ 小绝绝,你可以跟那个小女孩做好朋友,但不是......” 对上小陆绝茫然的目光,宁知放弃解释,算了,这个小呆子懂什么啊。

    放学的时候,陆母来了。

    她身上穿着精致的套装,上身一件浅蓝色的小西装外套,下身是配套的半身裙子,大方又优雅,她的出现,吸引了不少家长还有学生的目光。

    陆母带着小陆绝和陆深远上车,宁知再次穿进车子,坐在副驾驶座上。

    她回头去看陆母,发现她神色没有异样,老师没有把小陆绝被关在洗手间的事情告诉她?

    宁知皱眉,是还没有来得及说吗?

    回到陆家。

    小陆绝背着自己的小书包,安静地上楼,完全不理会陆母关切的眼神。

    陆深远乖巧有礼貌地告诉陆母,他回房做作业。

    “ 等一下。” 陆母喊住了陆深远,“ 今晚我和你爸爸要参加一位老爷爷的生日宴会,你房间已经放了准备好的衣服,今晚我们会带你去参见宴会。”

    陆深远青稚的脸上布满开心,他懂事地问道:“ 弟弟呢?他不跟我们一起去吗?”

    陆母叹了口气,“ 弟弟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

    “ 那我现在回房间换衣服。” 陆深远的声音轻快。

    “ 去吧。”

    宁知看到陆母转身,她交待管家今晚给小陆绝准备晚餐的事。

    不带小陆绝去吗?

    宁知知道小陆绝去人多的地方会害怕,会失控,让他安静呆着是最好的。

    莫名的,她心里有一股酸涩。

    宁知上楼,她来到小陆绝的房间时,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 小绝绝?” 他不是回房了吗?

    宁知往洗手间,阳台找去,没有发现人,外面的走廊,影音厅,书房,她都没有找到小陆绝。

    小家伙是不是藏起来了?

    最后,宁知只能回到房间,她刚坐在椅子上,目光不经意看到衣柜门夹着的衣服角,上面绣着一只小小的卡通图案,是今天小陆绝穿的衣服。

    宁知走过去,站在衣柜门前,她想起陆母跟她说过,她突然有一天找不到小陆绝,后来发现他藏在衣柜里,躲在里面不愿意出来。

    宁知抿紧唇。

    下意识地,她打开了衣柜门。

    光从门缝投落进衣柜,照亮了一张白嫩,奶萌的小脸蛋。

    宁知看到,穿着红色衣服的小陆绝安安静静地缩着两条小短腿,靠在衣柜侧坐着。

    小陆绝飞快地看了宁知一眼,又低下头。

    “ 小绝绝,原来你在这里,我找了你很久。”

    宁知没有责怪他躲藏起来,她俯身,也坐进了衣柜里,“ 衣柜里这么黑,我进来陪你。”

    衣柜的空间窄小,宁知钻进去后,空间就显得更小了。

    她关上衣柜的门,柜子里的光线一下子暗了下来。

    漆黑,幽静。

    在陆绝的小硬壳里,就是这样的世界。

    宁知眨了眨眼,她敛去眼里的酸意,“ 小绝绝,我怕黑,你能牵住我的手吗?”

    旁边的小陆绝没有应声。

    宁知低声道:“ 是今天的那些坏蛋欺负你,让你害怕了吗?” 她哄着他,“ 没关系,我比坏蛋还要坏,我会帮你收拾他们。”

    柜子里放的都是小家伙的衣服,布料软软的,带着一股子的奶香味。

    宁知还想要逗一逗他,突然,一只软软的小手伸了过来,抚上她的手腕,然后钻进她的手掌心里。

    小手试图握住她的手,耳边,宁知听到小陆绝稚嫩的声音,“ 握你。”

    宁知一愣,她下意识握紧那只小小的手。

    小陆绝又开口:“ 胆小你,怕黑。”

    莫名的,宁知在小家伙的语气里听出了一分嫌弃,还有两分小骄傲。

    她笑弯了眼眸,“ 对,我胆子小,小绝绝可勇敢了。”

    光从衣柜的缝隙透进去,柜子里没有了静默和漆黑。

    “ 小绝绝,你握紧一点。”

    “ 有你在,姐姐突然不怕黑了。”

    “ 小绝绝,你坐得累吗?要不我抱抱你?”

    “ 小绝绝,姐姐腿麻了。”

    ......

    管家是在衣柜找到小少爷的,他听到小少爷自言自语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打开衣柜门,管家看到他独自坐在衣柜里,“ 小少爷,你怎么藏到衣柜里去了?”

    刚才佣人找不到小少爷,他们急得差点要打电话给太太和先生了。

    “ 太太和先生今晚都不在,厨房已经准备好晚餐,小少爷,你该用餐了。” 管家的态度极温和。

    小陆绝没有理会管家。

    宁知哄他:“ 小绝绝,我们出去吧,姐姐坐得腿麻了。”

    她牵着他的手。

    小陆绝没有抵抗,他顺从地被宁知从衣柜里带了出来。

    看着管家把衣柜门合上,宁知告诉小陆绝,“ 以后你不要藏在衣柜里了,我怕下一次很难找到小绝绝。”

    小陆绝没有应声。

    好一会儿,宁知才听到身旁的小家伙开口:“ 不,藏。”

    宁知忍不住摸摸他的小脑袋,“ 小绝绝怎么这么乖啊。”

    小陆绝低垂的眼帘微颤,软软的小耳尖红了。

    陆母和陆父他们不在家,宽大的饭厅里除了佣人,只有一个小小的身影在安静吃饭。

    他的旁边,是其他人都看不见的宁知。

    “ 小绝绝,你要吃点蔬菜。” 原来小家伙从这么小就开始挑食。

    之前她就发现陆绝挑食得厉害,不过已经纠正不过来,现在有机会,调-教丈夫还是要从小抓起。

    宁知在小陆绝的耳边吓唬他,“ 不吃蔬菜的小孩,不会长高高。”

    小陆绝闷声吃着饭。

    “ 你不想以后比姐姐高吗?” 宁知笑道:“ 姐姐可喜欢长得高高的男孩子。” 陆绝长大后很高,她看他,需要抬头。

    佣人站在一旁看顾着小陆绝吃饭。

    突然,她看到一向极不喜欢吃蔬菜的小少爷,竟然伸手去夹放置在最边上的那道酱汁胡萝卜丝。

    佣人感觉到不可思议。

    平常太太连哄带逼迫着,小少爷也不愿意吃半口,没想到今天他竟然主动吃了。

    小陆绝两道小淡眉拧紧,黑溜溜的大眼睛里透满了嫌弃,但还是吃下了讨厌的胡萝卜丝。

    “ 好棒,再吃几口。” 宁知觉得,还是小孩子比较容易哄骗。

    旁边的佣人一阵错愕,她看到小少爷一边皱着眉,一边小口地吃着胡萝卜丝。

    忍不住,佣人激动得赶紧告诉了管家。

    后来,就连回到家的陆母和陆父都知道小陆绝愿意吃蔬菜了。自此,陆家的饭桌上,总有几道大厨变着花样做的蔬菜。

    **

    第二天早上。

    宁知陪着小陆绝一起来到学校。

    上课前,她看到了昨天那几个欺负陆绝的小男孩。

    其中一个长得微胖的小男孩走到陆绝的座位上,他凶巴巴地对陆绝说道:“ 昨天是不是你向老师告状了?”

    小胖子长得比其他小孩都要高,是班上的小霸王,他把小陆绝放在桌面上的文具盒丢落地面。

    “ 啪” 一声,里面的笔全部散开。

    “ 我妈妈说了,主任是我的舅舅,老师也怕我舅舅。” 小胖子踩着地面那个彩色的文具盒,“ 我才不怕老师。”

    “ 你告小状,我待会还要把你关在厕所里。” 小胖子和其他几个小男生商量好了,他们要把这个傻子锁在厕所后,装鬼吓哭他。

    宁知听着小胖子恶劣的话,拳头都硬了,很显然,这个小胖子是被家长宠坏的熊孩子,竟然连老师也不怕?

    果然,在小陆绝去上洗手间的时候,宁知看到小胖子带着几个小男生跟了上前。

    她赶紧追进去。

    小胖子凶巴巴地拉着小陆绝的衣领,一声一声傻子,哑巴地喊他。

    小陆绝低着头不哼声。

    宁知看见他的两只小手握紧着。

    她恨不得上前揍这些熊小孩一顿,他们怎么学得这么坏。

    “ 我们又把他关进去吧。” 有个小男孩提议。

    他们胆子大,但不敢揍人,最多就是关起这个傻子,或者把他的书弄烂。

    宁知伸手去牵小陆绝,“ 别怕,姐姐在。”

    小手被握着,暖暖的,小陆绝松开小拳头,他抬头看向突然出现的宁知,闷声道:“ 怪姐姐。”

    “ 傻子又开始自言自语了。”

    “ 快关他,要上课了。”

    “ 要是老师又发现是我们做的,怎么办啊?”

    小胖子才不怕老师,“ 你们胆小鬼,我来关他。喂,傻子,你自己进去,把门关上。”

    宁知恨不得找抹布塞住这个小胖子的嘴巴。

    她使劲拉着小陆绝,但他还是被小胖子推动了,宁知着急,她一点也不想看到他再被关。

    宁知懊恼自己穿过来,却很多时候无能为力,眼看着小陆绝再被欺负,她也阻止不了。

    如果她能现身,或者能触碰其他实物,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无能为力。

    “ 啊,有鬼!” 一个小男孩看向小陆绝身旁,他吓得惊叫出声。

    小胖子回头,看见突然出现,穿着白色裙子,长头发的女人,他瞬间吓哭了,腿软坐在地面上,“ 妈妈,有女鬼。

    “ 呜,女鬼要吃小孩子了。”

    宁知看到几个小孩突然惊恐看着她的样子,她指了指自己,“ 你们看得见我?”

    小胖子颤着两条腿,他大哭,“ 别吃我,哇,女鬼来了。”

    宁知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她的反应很快,“ 我刚才看见你们在欺负小陆绝?”

    她低下头,长长的黑发往前垂下,还真有点吓人,“ 谁敢欺负小陆绝,我揍他。”

    小胖子哪里还有刚才嚣张的小霸王样?

    他的眼泪鼻涕直流,看来是真的害怕了,“ 我不敢了,别打我,呜呜呜......”

    宁知转向其他两个小男孩。

    “ 我们没有打陆绝,以后不敢了,我要回家。” 小男孩被吓得浑身颤抖,脸都白了。

    宁知重重哼了一声,“ 以后谁还敢欺负小陆绝,我会在夜里去你们家,等你们睡着了,就吃人。”

    “ 我不欺负了,别来我家。” 小胖子哭得好伤心啊,他害怕死了。

    宁知看见几个小孩几乎被吓晕,她才让他们离开。

    “ 小绝绝,他们走了,以后也不敢再欺负你。” 宁知不知道几个小孩为什么突然会看见她,她伸手去打开水龙头,水一下子流出。

    她能触碰到了?

    这是怎么回事?

    而且,宁知发现她脑海里仅存的一个小太阳不见了。

    宁知收敛起思绪,她牵上小陆绝的手,“ 我这么漂亮,明明就像天使,那几个小坏蛋竟然把我认作是鬼,审美眼光太差了。”

    小陆绝抬起头,“ 怪姐姐。”

    宁知捏捏他的小脸蛋:“ 你的审美眼光也差!”

    宁知陪着小陆绝走出去,原本她还担心自己从男洗手间走出去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但她发现,外面的人像是看不到她般。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刚才那几个小男孩能看见她?还有,她的那个小太阳怎么突然消失了?

    这两天,宁知从陆母的口中听说,小学闹鬼,小陆绝班上的几个小男生被吓病了。

    陆母虽然不相信鬼神之说,但她还是去求了平安符给小陆绝和陆深远。

    宁知发现,小陆绝被班上孩子欺负的事情,陆母一直不知道,显然,老师并不打算告知陆母。

    宁知现在又不能触碰实物了,但她想到了一个办法。

    书桌前,她坐在小陆绝的身旁。

    她握着小陆绝的手,开始在白纸上写下:陆阿姨,班上的几个男同学欺负陆绝,还把他关在学校的洗手间里。这件事老师也知道,那几位同学不怕老师,陆阿姨要好好保护好陆绝同学。

    宁知尽量模仿小学生的字迹,写完后,她握着小陆绝的手,把信叠起来。

    佣人在大门口捡到了一封信,看着上面写的收件人,她拿着信,往屋子里走去。

    宁知跟在佣人身后,期待佣人赶紧把信件交给陆母。

    “ 大少爷。” 佣人碰到了陆深远。

    陆深远穿着一件蓝色格子的小衬衫,小小的年纪,他已经很有礼貌,“ 华阿姨,你手里拿着的是信吗?” 他看见上面写着给陆太太。

    “ 对的,不知道是谁从门外丢进来,我准备拿去给太太。”

    陆深远很贴心,“ 妈妈在房间休息,你把信给我,我拿去给妈妈吧。”

    “ 麻烦大少爷了。” 佣人觉得,大少爷真的很好,小小的年纪不光懂事,还很有礼貌,这样的孩子,谁看见了都会喜欢。

    陆深远接过信,等佣人离开,他把信从没有粘上的信封里掏出来。

    一旁,宁知看着陆深远的举动。

    “ 弟弟被欺负了啊。” 陆深远看完了信,他抬头看了看周围。

    宁知皱眉,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接着,她看见陆深远把信纸撕成了两半。

    宁知瞪圆了眼!

    她有点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还是一个小男孩的陆深远,他竟然把信纸撕了?

    这时,宁知听到高跟鞋踩落地面的声音,是陆母。

    陆母从房间里出来,她看到陆深远慌张地站在茶几旁,“ 发生什么事了?”

    陆深远到底是一个小孩子,突然做了坏事被发现,他吓得没有来得及藏好撕坏的信纸。

    宁知看到陆深远慌乱,又小心翼翼地开口:“ 妈妈,刚才华阿姨捡到了一封信,我不小心把信纸掉出来,还弄坏了。”

    陆母:“ 谁的信?”

    “ 不知道是谁写给妈妈的,我忍不住看了,上面说有人欺负弟弟。” 陆深远双手把信交给陆母,“ 妈妈,这是真的吗?谁那么坏,欺负弟弟。”

    陆母赶紧接过信,她快速看了上面的内容,稚圆的字生涩歪扭,陆母并没有在意。

    看完信,她脸上的神色不太好。

    宁知看到陆母开始打电话,听到她对对方的称呼,是陆绝的老师。

    宁知没有再听下去,她知道,陆母会好好查明,处理小陆绝被欺负的事情,也不会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夜里,宁知听说陆母下午出去后,还没有出来。

    她牵着小陆绝的手,走到阳台外。

    夏天的夜,漆黑的天空上有很多星星。

    宁知陪小陆绝坐在阳台的摇椅上,悠闲地,一晃一荡。

    “ 小绝绝,姐姐快要走了。” 陆母解决完这件事,她要回去了。

    宁知捏捏他肉呼呼的小脸蛋,“ 你会想我吗?”

    小陆绝身上穿着一件红色,印着彩色缤纷卡通的恤衫,小脸蛋显得白嫩嫩的。听到宁知的话,他眨了眨大眼睛,好一会儿才开口:“ 想我。”

    会想你。

    宁知笑弯了眼眸,“ 我也会想你。”

    小陆绝两道小淡眉拧紧,黑溜溜的大眼睛里有了情绪,“ 不走你。”

    破天荒地,小陆绝主动伸手拉住了宁知的裙摆。

    宁知的目光亮起。

    她伸手,再一次捂住小家伙的大眼睛,她凑在他耳边,柔声叮嘱:“ 小绝绝要多多吃蔬菜,不要挑食,被欺负了,要学会告状,我们下一次见。”

    其实,宁知更想让他活泼一点,肆意一点。

    温热的气息落在耳尖尖上,小陆绝觉得自己的耳朵好痒。

    眼前黑黑的,他闻到宁知手上的馨香。

    很快,耳朵不痒了,鼻子前的香气没有了。

    小陆绝低下头,他茫然地看着自己的小手,他握着的裙摆也消失了。

    怪姐姐,又走了。

    宁知睁开眼睛。

    看着房间里的柔光,她知道自己回来了。

    “ 怪姐姐。”

    房间很安静,突然,旁边传来陆绝低沉的声音,宁知转头看去。

    陆绝的身体躺得笔直,他眼睛闭着,像是无意识的梦话。

    他记得她?还是梦见她了?

    宁知心情有点好。

    她凑过去,忍不住伸手,像捏小陆绝那样,她捏了捏他的脸,低声纠正他,“ 是天使姐姐!”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