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个武夫

第一章 终有一日,我也会站在火光之下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伤员大出血,血库血浆供应不足!”

    “伤员心脏出现骤停!”

    “全身器官多处出现衰竭!”

    “……”

    “准备推一针肾上,问问他还有什么话想说吧……”

    充满刺鼻血腥味的抢救病房里,一群医生默然无语,看着病床上那名身材高大、虎背熊腰,脸色却异常苍白虚弱的年轻人,目光中露出悲悯的神色。

    随着1mg的肾上腺素注入,那名年轻人的脸色似乎回转了一些。

    “你还有什么事要交代吗?”主治医生弯腰,轻声问道。

    “……”年轻人张了张嘴,发出“嗬嗬”的声音。

    “什么?”主治医生再次问道。

    “我……后悔了。”年轻人脸颊淌出两行清泪。

    医生们默然无语。

    “本来不关我的事……我已经退出现役了……”

    “我本来,能活着的……”

    年轻人双目看着天花板,喃喃自语。

    病房内满是肃穆的气息。

    滴……

    心电监测仪上,那条微弱起伏的线变的笔直。

    医生们默默站直,用自己的方式来对这位勇敢的年轻人表达自己的敬意和缅怀。

    低头。

    鞠躬。

    抢救室的大门打开。

    诸多记者涌了上来,用手中的长枪短炮对准了刚刚走出抢救病房的医生们。

    “我们尽力了……”

    主治医生叹息一声。

    记者们愣了一下。

    然后问道:“他有留下什么话吗?”

    主治医生看着眼前的诸多镜头,想起年轻人之前在临终前说的那些话,犹豫了一下开口道:“他说……”

    记者们屏住了呼吸。

    主治医生摘下眼镜,轻声说道:“他不后悔。”

    “他是……英雄。”

    咔吧!

    这一瞬间,被无数摄像机定格。

    三个小时后。

    “于我市昌平路16日晚发生的枪击案,经过警方全力侦查,在案发五小时后以将五名嫌疑人全部逮捕归案!”

    “但不幸的是,在案件中勇斗嫌犯,并且成功解救出一名被挟持幼童的退役士官沈岳,在遭遇枪击后抢救无效,宣告死亡……”

    “沈岳在服役期间表现优异……多次在全军大比武中获得荣誉……”

    电视机内,主持人平静的声音响起。

    ……

    大魏国西南。

    霸州。

    飞熊县外城。

    苍山南。

    二月十二,惊蛰。

    深夜。

    春雷惊百虫,蛰眠了一整个寒冬的蛇虫醒来,开始活动自己僵硬的身躯,又要重新面临填饱肚子的困扰。

    一个低洼的盆地中,几棵体态扭曲的枯树枝条向天空伸展着,就像陷入沼泽无法自拔的人伸出绝望的手臂。

    天空没有月亮,大片的天都被乌云遮蔽着。

    山野之中有狂风大作,眼看就要下雨了。

    阴森。

    寒冷。

    飞熊县城外十里荒山,山神庙。

    沈岳缓缓睁开眼睛,闻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由于木头长期潮湿而散发的腐朽味道。

    月光冰冷,从早已经腐朽的门窗照射进来。

    借着窗外的光芒,沈岳看清了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个荒芜破败的庙宇。

    石台上供奉的神像早已经落满了灰尘,并且从眉心裂开,看上去已经没有半分祥和的味道,反而有种狰狞的恐怖感。

    沈岳躺在神像前方的草堆上,看着自己身上穿着的充满古朴质感的衣服和瘦弱的躯体,沉默了良久……

    神像供台前,刻画着一些文字。

    这些文字每一个看上去都很熟悉,但熟悉之中却又透露着一股陌生。

    这些文字不属于繁体字,也不属于任何一种已知的古文。

    沈岳的脑袋越发的疼痛起来。

    “在此地醒来,已有十天了……”沈岳用手搓了搓自己的脸,令脑海中的疼痛缓解,也让自己的意识迅速的清醒过来。

    是的,他死去了。

    但又醒了过来。

    两世为人的记忆融合在一起,让他有些分辨不清到底之前那个被歹徒枪击的退伍士官沈岳是自己,还是现在这个生活贫困、父母双亡的孤儿沈岳才是自己。

    是庄周梦蝶?

    还是蝶梦庄周?

    这不是普通的魂穿或者占据他人的躯体。

    因为此时沈岳的这具身躯,无论是相貌还是姓名,都和之前的他一模一样。

    这是在三千世界中,两朵相同的花。

    只不过这具身躯太瘦弱了。

    看上去就像个十五六的少年,骨瘦如柴!

    就像《宇宙通缉令》中,完全一样的人,只是经历和身处世界不同。

    这是一个充满古风,却完全和华夏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都无法对应的世界。

    人们作风野蛮,粗鄙!

    融合记忆之后,沈岳也得知了一些事。

    孤儿沈岳,由于身体瘦弱、体弱多病,连自家的两亩薄田也守不住,被同村的莽汉揍了几拳,强行夺走了家宅和田地。

    而他也被逐出了一直生存的卧牛村,最终冻饿交加,倒在山神庙内。

    “真是有够窝囊的……”沈岳看着被虫蛀出窟窿的床板,目光微寒。

    但无论如何,能死而复生总是好的。

    沈岳站起身来。

    他感觉自己身体传来一阵虚弱感。

    这十日以来,他只依靠捕鱼摘果为食,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他要回去,拿回属于他自己的东西。

    就在这时,远处的官道上忽然影影绰绰亮起了火把的光芒。

    沈岳的脚步忽然停顿了。

    他犹豫了片刻,又转身走回山神庙内。

    这世道很乱。

    深更半夜,万一遇到流亡的山贼,或者剿灭山贼的猎人都很危险。

    尤其是后者。

    猎人们割一些流民的头去冒充山贼领赏的事,并不少见。

    ……

    火把缓缓的接近。

    借着火光,看清来临是一伙穿着青衣的壮汉,共有八人。

    他们停在山神庙前,驻足抬头。

    “陈林,就是此地吗?”站在最首位的那名男子与其他几人穿着不同,一身黑袍!

    他肤色黝黑,几乎要和夜色融为一体,短发随意用草绳扎在脑后,手指粗大,气质淡漠的宛若一块石头,背负一柄朴刀,目光看着前方黑洞洞的山神庙。

    “我家老爷请了野道人卜算,那只东西,今晚大概率会途经此地。”立刻,旁边便有一个青衣人回答道。

    “野道人……很好,进去生火吧。”那名黑袍男子点了点头说道。

    接着,密集的脚步声踏入山神庙,火光亮起。

    炙热的光芒,瞬间驱散了山神庙内的冰冷与黑暗。

    “啊……这里怎么还有一个人!”火光亮起,忽然有人惊呼了一声。

    被耀眼的火光照耀。

    沈岳坐在山神庙大堂的角落中,面色有些不适。

    他不是没想过要躲开这些人,只不过山神庙后方是一片悬崖峭壁,他避无可避。

    沈岳看到了七名身穿青衣,宛若侍卫打扮的青年,簇拥着那名面容漠然、目光宛若鹰隼般锐利的男人。

    那个男人此时脱掉了上衣,上身赤裸,肌肉棱角分明,在火光下散发着悠悠的古铜色光芒,充满了一股匀称的美感。

    庞大的血气之力扑面而来。

    这是一名“武夫”!

    天下之大,江湖高手众多,练武修行者也不在少数。

    但惟有正式修成拥有九牛二虎之力的“铜皮铁骨境”,才能配的上“武夫”的名头。

    铜皮铁骨境的武夫,已经足以成为一县之主的座上宾,根本无需用猎杀盗贼这种方式来换取金银。

    想到这里,沈岳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这样一个武夫,深夜带人到这里来所为何事?

    几人在荒芜的山神庙,陡然看到一个陌生人,顿时都紧张起来。

    那名武夫气血磅礴,眼神宛若刀一般死死的盯着沈岳,仿佛要盯到他的灵魂中去。

    良久,他缓缓摇头说道:“不是妖鬼,是人。”

    这句话一开口,众人都松了口气。

    但随即,那七名青衣人之中走出一名领队,他脸色平静,看着沈岳的目光就像看着一只多余的老鼠,薄唇微启吐出三个字:“滚出去。”

    紧接着,领队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开口道:“我们今晚有事要做,你在这里,会碍我们的事。”

    他并不刻意的羞辱。

    因为从此时沈岳身上的气息和衣着来看,甚至不值得他刻意针对。

    但就是这种态度,才更让人难以忍受。

    沈岳两世为人的记忆正让他心烦意乱,此时听到侮辱更是怒火中烧,但他忍住了自己的愤怒,因为他实力不足,这具身体也太弱。

    连卧牛巷的莽汉都能三拳把他打出血,此时面对七名壮汉,即便他有前身的攻杀技巧,凭着这三两骨头的身体也难以发挥多大的杀伤力,而且对方还有一名更猛于虎熊的武夫,他若暴起,就是死!

    当然,沈岳并不是太过畏惧死亡。

    死过一次的人,心态已经变了。

    他不想第二次死的如此没有价值,如此愚蠢!

    而他原本就是要离开山神庙,回到卧牛村。

    此时见对方不是强盗,于是便不再犹豫,转身向门外走去。

    “回来!”就在此时,那名宛若石头一般武夫却摆了摆手,沉声冲着沈岳喊道:“今天是阴日,已经将近三更天了,现在你出门下山一定会遇到脏东西,你的气血太弱……继续待在这里吧!”

    沈岳的脚步停住了。

    他忽然想起最近流传着飞熊县内城的鬼怪传闻,一时间也有些摇摆不定。

    但……堂堂武夫,想必不会骗自己。

    沈岳权衡利弊,再次转头走回来。

    只不过他并未和那些人坐在一起,而是尽量躲着他们,坐在角落中盘膝而坐,平静的看着他们。

    武夫在这群人之中的地位显然很高,他一发话,其他人都不再就此事而发言,皆唯唯诺诺的恭敬点头。

    一帮人开始动作娴熟在火堆上架烤干粮、肉类和酒水。

    很快,带着焦香的谷物味道和肉类的香味在破庙中飘荡开来。

    “南先生,鸡肉烤好了……您先尝尝……”

    “今晚还要您多多出力……”

    “我们哥几个的生死,都要仰仗您了!”

    青衣壮汉们,都簇拥在那名武夫四周,大献殷勤。

    就连之前驱逐沈岳的那名领队,也带着谄媚的笑容。

    火光下,那名武夫宛如神灵一般接受着众人的尊敬和供养,灿烂无比!

    而几米之外的黑暗中,沈岳就像泥土中最不起眼的小草,无人在意!

    这是鲜明的对比!

    啪!

    一块被烤焦的面饼被人扔了过来,落在沈岳的脚下。

    沈岳很饥饿,他双目闪烁捡起那块饼,但却并没有吃。

    他忽然笑了起来。

    一股异样的感觉在他心中升起。

    沈岳眯着眼睛,看着火光下武夫那并不高大的身影,联想到这具身体在泥洼巷的悲惨遭遇。

    这一刻。

    他忽然深刻的明白了力量在这个野蛮世界所具现的价值!

    那便是天堂与地狱!

    那便是别人恭敬着献上酒肉,与随手施舍的糊面饼的区别!

    一个来自异世的灵魂,此刻目睹火光,在内心发出最不甘的誓言。

    “终有一日,我也会站在火光之下!”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