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后我成了皇后

第 4 章(……)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可惜,人就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人之所以会怕,就是因为所怕之物,是自己的弱点所在。

    在德喜总管的重赏之下,一个打扫花圃的婆子垂着头,指认了盛明歌身边的那位嬷嬷:“……那日,奴婢便是看见这位嬷嬷和粉黛进了假山后,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后才鬼鬼祟祟地出来。”

    她指的嬷嬷,正是盛明歌身后那位老嬷嬷。那老嬷嬷神色一凛,她还未来得及开口,盛明歌便怒了。

    “你胡说八道!”盛明歌见居然真被人瞧见了,惊怒无比,无论是她,还是从小就跟着她的这位嬷嬷可都不能去受劳什子的极刑,盛明歌这么一怒一怕,那身骄纵任性的脾气再也压不住,上前便想去打那位婢女:“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在这里红口白牙污蔑人!”

    盛明歌以侯府嫡女之尊,若是在宣平候府内别说打一个奴婢,就是打一个嬷嬷也使得,但这里是太子府。

    德喜总管脸色不渝,说句大逆不道的话,他真是不知道太子殿下眼睛好了之后心却瞎了吗?这所谓的盛明歌除了一张脸和侯府嫡女的身份外还有什么,哪里比得上侧妃。

    侧妃被人栽赃,人证物证全乎了个遍儿,也没失态,慢慢把身上的脏水都给撸了下来。这盛明歌握着一手好牌,怎么就不知事到这等地步?

    德喜总管一个眼色,差人拦住盛明歌,同时道:“二小姐!这里是太子府,不是喧哗的菜市口!”

    德喜总管虽然微微欠身,表情恭敬,但真是一点儿笑意也没有。

    盛明歌被这么一拦,那理智才渐渐回笼,脸色微白,盛如意这个庶女没被叱责不懂规矩,她这个嫡女却被呵斥……花圃的婆子瑟瑟地不敢靠近,盛明歌不得不慢慢放开手,她的嬷嬷赶忙扶过来,掐了她的手臂一把叫她保持清醒,盛明歌这才咽了口唾沫,仪态万千地福身:“总管见谅,嬷嬷与我一起长大,情同母女,适才见有贱婢……见有人污蔑她,我才有所失态。但她无缘无故的污蔑人,太可恨了些。”

    临到了,盛明歌还要强调她的嬷嬷是受了污蔑。盛明歌自幼,母亲就教她,整个侯府里唯有她这个嫡女最尊贵,丫头婆子们也属伺候她的最金贵,在她面前得宠的丫头婆子,合该比庶小姐都得脸。

    盛如意不可能看着盛明歌脱身,道:“二姐是宣平候嫡女,这婆子只是太子府奴婢,你们素不相识,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她怎会来污蔑你们,她说出事实,不过是遵从德喜总管的吩咐,又不是故意针对二姐。”

    她又看向盛明歌背后那个一直视线阴沉,到现在为止也不失态的老嬷嬷:“嬷嬷可有话要说?你偷偷摸摸和粉黛去僻静处是做什么?若是没什么话,便待会儿同粉黛一起去官府解释,或者,其实嬷嬷也是受人指使,毕竟嬷嬷同我也无冤无仇,背后指使嬷嬷的人是谁呢?”

    盛如意悠悠地朝盛明歌望去,暗示之意不言而喻。

    盛明歌恨毒了她,只恨不能动手。那嬷嬷倒镇定,声音沙哑:“五小姐是暗示奴婢攀咬小姐,认为二小姐害你?试问二小姐身份高贵,又有何害你的动机?”

    她断定盛如意不会撕破她自己的脸皮。

    盛如意一笑,是,她们都觉得,盛明歌身份高贵,她要和离了,日后的日子还要靠着宣平候府,所以不管盛明歌怎么对待她,则她说也不敢说,仗势欺人,不外如是。

    盛如意则淡笑道:“二姐害我的动机,恐怕难以启齿,若是一定要我说出来,那我也却之不恭。”她清了清嗓子,“自然是因为二姐抢……”

    所有人都一惊,似乎没想到看起来文文静静的盛如意竟那么大胆,敢说出所有人心照不宣的那个秘密:盛明歌当然有理由坑害盛如意,因为她身为嫡姐,做下抢妹妹夫君的事儿,还有什么是她做不出来的?且看眼下这情形,抢了妹妹夫君还不够,还要彻底踩死妹妹才罢休,众人之前还不觉得,如今心中各有思量,觉得这位京城第一美,与传言大相径庭。

    “住嘴!”盛明歌生生气红了脸,“你给我住嘴!”

    她那张艳丽的脸上热辣辣的,心底也像倒满了一锅热油,让她羞惭得满脸通红,旁边人哪怕只是眼神不小心勾到了她,盛明歌也觉得他们像在心里暗暗嘲讽她,她大声道:“盛如意,你给我住嘴。”

    盛如意温婉颔首,继而果真住嘴,但这未竟之语,已经足够在场众人联想。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有的事情,越是捂着不让人说,越让人无限遐想。

    盛如意并未想惹事,但是今日她若真被陷害,死的就是她。因而,不管对方身份多高,盛如意总要她怎么陷害自己的,就咽下什么样的苦果。

    否则,她若是白面儿,别人欺负一次上瘾了,就得有第二次第三次,她总要带些刺才好。

    嬷嬷及时制止住失态的盛明歌,也感觉到了盛如意的棘手,从开始到现在,盛如意从未走错过一步棋,把她们从上风活活逼到这般地步。

    嬷嬷现在只能尽力摘开自己,道:“五小姐,没有证据的事还是别说。五小姐无非认为那个婆子所说是真的,但刚才那个粉黛尚且能胡言乱语攀咬五小姐,现在侍弄花圃的婆子的难道不会攀咬奴婢?奴婢虽出身低微,也是在宣平候府伺候了一辈子的老人,断不会小家子气到偷窃财物,更不会栽赃他人。”

    盛如意摇头,并不认同:“嬷嬷,那可是天子贡品,宣平候府已经阔气到连一个老奴才都不把天子贡品放到眼里的地步?”

    嬷嬷张了张嘴,这盛如意太滑了,她阴□□:“奴婢不敢,请五小姐不要挑着奴婢一句话的错处。。”

    这可真是荒唐的一句话,盛如意从没有错处,她们也要陷害她,现在被拆穿,倒说盛如意不该只揪着一句话的错处。

    盛如意旋即冷笑道:“嬷嬷一句话,可能就要害宣平候府上上下下几百条人命,嬷嬷说得,我倒不能指出嬷嬷的错!看来嬷嬷的口舌之快,比我们整个府的命都重要!”

    此话何其重,但谁也不能说盛如意说错了,就连盛明歌的其他奴婢,也怕这嬷嬷说错话,惹她们遭殃,不免对她有所怨怼。

    那嬷嬷起初不过以为盛如意是个丫头片子,没经过事儿,好对付得很,没想到她这利舌生生能致人于死地,她不得不认怂,讪道:“是奴婢的错,奴婢这张嘴说错了话,该打,但是,断案到底是讲究证据,五小姐没有证据,恕奴婢不能认下教唆人偷窃的罪名。”

    盛明歌在一旁看得着急,只能慌忙点头。

    盛如意继续道:“证据?的确,光凭着一个婆子的话,不能定你的罪。”

    侍弄花圃的婆子是人证,还差物证。

    嬷嬷扬了扬头,笃定盛如意找不到证据。只要找不到证据,就没人能强行把罪名按在宣平候府嫡女的忠仆身上。

    盛如意上上下下打量她:“可是粉黛背主,一个丫鬟甘心背主,必定被许以利益财物,只要差人仔仔细细搜粉黛和她父母住处,看是否有大笔横财,便能知晓。”

    这话一出,那嬷嬷脸色当即一变,德喜总管闻言,立马叫人去搜。

    那嬷嬷神色间似乎有不喜,如心慌一般,盛如意却觉得没那么简单,嬷嬷这么个在后宅浸淫了许久的人,会白白把贿赂人的财物证据给留下来?

    她心中觉得不对,却也不发一言,静静等着德喜总管的人回来,

    果然,那些小厮翻箱倒柜地搜寻一番后回来了,只说并未找到可疑的财物。

    “这……”德喜总管皱眉,在盛如意的话语下,加上盛明歌异样的表现,德喜总管已经信了是盛明歌等人所为。他身为太子府总管,自是不可能看着府里乌烟瘴气,定要查清此事。只是,怎么没找到财物呢,没财物就没证据呀。

    “你可有仔细搜寻?”

    “小的已找了任何一个可疑之处,绝对没有漏掉的地方。”

    那嬷嬷一直站得笔直,脸上慌乱的神色早就消失,见状冷笑:“现在五小姐可以放过奴婢,不再无中生有了吧!如此嚼舌,真不知什么是闺誉二字……”

    她刚才故意变了脸色,就是想给盛如意希望,等到这希望落空再摧毁她。

    一个丫头片子,不过有张巧嘴,值当什么?这次她让她侥幸洗脱嫌疑,下一次,就是她的死期。她现在不只要当着她的面洗清嫌疑,还要讥讽她没有闺誉。

    那嬷嬷已然等着下一次再找盛如意的麻烦,奈何,盛如意没给她这个机会,她悠悠道:“府内没有,则去府外找。”

    府外?德喜总管狐疑地望着盛如意,若说是府内,范围还小些,可府外该怎么寻。德喜总管知盛如意性情沉静,不爱玩笑,便等着她给自己一个合理的理由,而那嬷嬷,十根手指微不可查地拧起。

    盛如意颔首道:“找找粉黛父母常去的赌场、或者附近的当铺,大笔财物想要花出去,总要有个口子。”她看向嬷嬷:“嬷嬷不会真以为把财物给花出去了,就能高枕无忧吧?”

    她适才先让德喜总管查粉黛的住处,不过是走个过场,毕竟,住处查完了,才能查别的地方不是么?

    “你……”嬷嬷这才心慌,她努力沉住气,“五小姐,这样的事,被你闹得京城不宁的……”

    “天子贡品丢失,是大事。”盛如意冷漠地看着她,“若仅仅是贪财还好,可天子贡品,象征着陛下至高无上的权威,偷窃贡品一事,万一是对陛下心存不满,想要借着贡品泄愤呢?”

    “你!”嬷嬷这时真清楚了,盛如意——这个在府内并不起眼的五小姐,外柔内刚,竟然真的不肯放过她。她就像一匹雪狼,外表疏冷优雅,内里却有着咬人一口就不放的歹性。

    德喜总管可不管嬷嬷如何想,他只知道天子贡品不可丢失,如果今日找不出真凶,那就是他们太子府看管不利,于是他立即差人去附近的赌场、当铺之类的地方查看,细细搜寻一番后,果真带来“粉黛的爹今日早上刚好拿了一大笔银子去还之前的赌债”的消息。

    那笔银子也被小厮带来,小厮们把青色的布匹一掀,内里露出许许多多白花花的雪花银,在太阳底下一闪一闪地晃人眼。

    德喜总管挑了一锭银子起来,扔给那嬷嬷道:“按照府里的月例,粉黛和她父母都不该有这样一大笔银子。”微沉了声音:“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那白花花的银子都到了嬷嬷怀里,嬷嬷还强自挣扎:“有这银子,就能说明是奴婢所为?谁亲眼瞧到奴婢给了粉黛银子?”

    她真没想到盛如意能叫人去府外搜寻财物,盛如意遇事不慌不忙,冷静聪慧,令她惊讶,但,她今天是打定主意不认账了,她相信,只要没有确凿的证据,哪怕所有人心里都知道是她,但按照太子府和宣平候府的关系,太子府也不会强送她去官府,她可有二小姐保着。

    盛如意却道:“证据?这些日子二姐住在这里,出手洒脱,赏了不少下人财物。二姐这样的大家闺秀,总不会天天带着银子,所以这银子一定是现兑的。只消把之前二姐赏赐下人的财物收集起来,同这些银子一对比,看看新旧、光泽、质地隶属于哪个银矿,是否一致,不就好了吗?”

    一言定生死!

    盛明歌太想做未来太子妃了,还没嫁进来就想着打点太子府的关系,正因此,她将证据活活送到盛如意手里,所谓鸟过留羽,鱼过留痕便是这个道理。

    嬷嬷无力地瘫软下去,已经没有必要对比了,不过是徒增笑料。她嗫嚅着嘴唇:“五小姐……”嬷嬷像是一下子老了一大截:“是奴婢所做,把奴婢带去见官吧。”

    她没有翻身的余地了,原本陷害盛如意的人证粉黛、物证凤簪一一被驳回,而这些银子浮出水面……她翻不了身。

    她只恨,以为盛如意是个不经事的小娘皮,走了眼导致自己送了命。

    德喜总管道:“把这刁奴押去官府!”

    盛明歌痛呼出声:“花嬷嬷!”

    这是一直跟着她的忠心耿耿的嬷嬷啊,她看着她长大,盛明歌眼泪“唰”地流下来,竟似悲痛欲绝。盛明歌痛恨自己的无能,从刚才到现在,她枉有嫡女之尊,居然一句话都插不上,眼睁睁看着嬷嬷被盛如意所害。

    花嬷嬷朝她磕头道:“二小姐,奴婢猪油蒙心做下错事,奴婢走后,二小姐还请保重身体。”

    “不,嬷嬷……”盛明歌美目噙泪,花嬷嬷这么利落认下此事,是为了保全她……她怎能不清楚?

    盛如意看着盛明歌美丽面孔上流下的眼泪,她现在倒是知道哭,若是心痛,何必如此害她?那些施加极刑的刀子割到花嬷嬷身上疼,割到盛如意身上就不疼了?

    或许,是盛明歌从未把盛如意当过人看。

    粉黛认罪,花嬷嬷不再挣扎,盛如意却没打算收手:“嬷嬷认罪倒是干脆,但你不过是个下人,哪里来的这许多银子?二姐,我想你应该解释一下,只有你才能拿出这么多银两,花嬷嬷也只听命于你。二姐若是无法解释这点,恐怕也要跟着去官府。”

    “……”花嬷嬷猛然抬头。

    所有人都没想到,盛如意性情如此刚烈,她是真要拔出萝卜带出泥,不让真正的主使好过。对一般人来说,盛如意不过是个庶女,这一次能斗倒了盛明歌的老嬷嬷,已经很好,她竟这么寸步不让?

    盛明歌气怒:“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是她,又怎么了?盛如意是个庶女,她是嫡女,哪怕盛如意为着他们宣平候府的名声,也该见好就收,不该把事情闹得这么难看。

    后宅里,那个庶女没受过嫡女嫡母的气,偏生她盛如意金贵受不了?

    盛如意泛着蓝意的眼睛薄凉,美丽无比,这一刻在盛明歌看来却如同妖邪,盛如意声音冰冷,上前一步道:“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二姐,请解释。”

    她个头比盛明歌高,居高临下一脸冷漠地望着她。

    盛明歌几乎喘不过气来,她怎么解释?她根本没办法解释,可恨盛如意咄咄逼人……如果盗窃天子贡品,并指使人陷害庶妹的名声传出去,她该怎么办?这是天子贡品啊,不是什么别的珠宝玩意儿。

    家族会为她蒙羞,太子殿下……也一定不会要她了,她该怎么办?

    盛明歌惶恐无比,陷入巨大的悔意之中,但是后悔无用,她必须面对眼前的一切,否则,等待她的便是极刑。

    她要死了?巨大的恐惧让盛明歌感觉盛如意有一双无形的手,掐住了她的咽喉,看她挣扎,看她疯狂。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