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

第17章 (修错字)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17

    说完,他还拿手挠了挠的下巴,“是吧?”

    摇尾,看上去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苏盏茫然,抬起手臂嗅了嗅,不应该啊——出来的时候,还特地喷了点香水在手腕,颈子等重要部位,嗅到一半儿的时候,瞥见某人嘴角挂着一道若有似无地笑时,就意识到自己被人涮了。

    电梯正好下来,她不动声色地走进去,没有要跟他攀谈的意思,她转身站到电梯里侧,没有关门也没有催他,徐嘉衍琢磨半会儿,这才牵着,慢悠悠走进去。

    电梯门关上。

    “喂——”他歪着脑袋叫她。

    “……”

    “金盏花。”坐在两人中间,他微微往后仰,用脚尖轻轻顶她的后跟。

    “……”苏盏铁了心不理他。

    “苏盏。”

    苏盏发现了,他现在叫她,第一声——喂,不理,第二声——金盏花,不理,第三声——才是她的名字,他叫她名字的时候,声音会微微下压,低沉刻意,带点儿诱哄。

    就光是这样,她都濒临失守,这人要是哪天一本正经诱惑起她来,……她这片寸草不生的荒芜之地,必定顷刻沦陷。

    “干嘛?”她终于瞥他,视线第一次大大方方落在他身上。

    徐嘉衍把手插\进口袋里,从容道:“你在光世上班?”

    她点下头。

    徐嘉衍不经意间拧了下眉,很快意识到不妥,慢慢舒展开,目光落在身旁这小姑娘身上,他尽量让自己看上去耐心,语气听上去“和蔼”:“为什么去光世呢?或者为什么选择这一行?”

    徐嘉衍太了解沈星洲了。

    光世那是什么地方?

    ——那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沈星洲这人,虽然平时看上去吊儿郎当,但眼睛毒着呢,十九岁就跟着家里做生意,别的倒不说,他父亲那点儿生意头脑和行事做派都学了个十成十。沈家的家史说起来也能说上个三天三夜。沈星洲祖上一直捯饬古玩生意,从他太师爷那辈开始沈家就已经是有名的古董世家。虽然从沈星洲父亲那辈开始转行做起了房地产生意,但家里的古董宝贝都是个顶个的值钱,在沈星洲还小的时候,不小心啐过一个上等骨瓷花瓶,那个花瓶是一对儿,成对的东西得成对才值钱,啐了一只,另一只也就不那么值钱了,沈父心疼地差点心梗,把小子恨抽了一顿,大半年都没缓过劲来。

    直到现在,沈星洲至今还没找到那只花瓶,还给老爷子。

    沈星洲这人除了在女人方面混点儿,但是对家人朋友兄弟这些可都是真仗义,知道老爷子心疼那花瓶,于是他就想着以后独立了买一只还他,对徐嘉衍也是,这人是自己兄弟,刚开始电竞困难的时候,他就全力资助他,帮着跟徐国彰抗衡。

    但唯独一点儿,大概是商人本性,一跟工作沾上边的事儿,他有强迫症,一点儿都不能含糊,策划、报告、程序,一丁点儿不对的地方就要人加班加点儿无数次修改,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放过,直到他满意为止。

    男孩子还好说,女孩子哪受得了这么加班,日夜颠倒的,基本不出三个月,就辞职离开。

    对于光世,外界有句话——铁打的团队,流水的员工。

    简单点儿说,沈星洲这个二世祖啊,就是以压榨员工为乐。

    徐嘉衍倒是没有功夫把这些都一个字一个字解释给面前的小姑娘听,解释了估计她也听不懂,于是坦然地望着她,等着她的答案。

    他显得前所未有的耐心,见她沉默,索性把话题挑明了,“或者,我说得再直白一点儿,是对什么感兴趣?游戏?”

    苏盏思考了一下,摇头,并不。

    他点头,又问:“对程序工作感兴趣?”

    工作也很枯燥,她摇头。

    “明白了。”他抿了下唇,一副了然地表情,轻描淡写地瞥她一眼,故意半开玩笑地说:“难道真跟孟晨说的,是因为我?”

    苏盏霍然朝他看了一眼,下一秒,平淡转回,视线落在前方,小声嘀咕了句,

    “小跟班都比你开窍。”

    说话间,电梯刚到达到十层,叮咚响了声,徐嘉衍没听清,“你说什么?”

    苏盏挎着包转向他,朝他露出灿烂一笑,到底是年纪小,笑起来纯粹,眼睛弯弯,眼神里有光,

    “大神,正如孟晨所说,我是对你挺感兴趣的,也是因为你才选择游戏这个行业进了光世,因为我想要了解你,了解你的世界,包括你的游戏,你的荣耀之路,你的电竞梦,你的热血,你所有的一切。你说我们俩不是一路人,而你的出现也确实打乱了我原本的人生计划,我改了路线,我正往你那边儿赶,我不需要你停下来等我,你继续走你的,总有一天,我能追上你,就算追不上,至少,我们现在是在一条路上。”

    徐嘉衍目光沉静,别了下头,扯着嘴角,欲开口,被她一句话堵回去。

    “先别急着拒绝我,或许你还不太了解我,我这人脾气倔,认定的事情是不会轻易改变的,就算你是块悬崖峭壁,我现在也已经勒好绳索。”

    她说话的时候,眼睛里盈盈闪光勾人,一点儿都不像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像个久经情场的老手,一颦一笑,都十足撩人,说这话的时候,也认真,也调侃。

    可不就是。

    生命嘛,不坚持到底,怎么能看到闪耀的光。

    ……

    第二天临下班的时候,盛千薇跑过来,敲敲她的桌子,脸都跑的红扑扑的,一脸兴奋地说:“赶紧收拾一下,太子爷要请吃饭。”

    苏盏对着电脑一下午,眼睛干涩,揉了揉,“啊?”

    “沈太子爷啊!”盛千薇说:“太子爷说了,下班谁都不许走,晚上一起吃饭,当欢迎我们新员工了!”

    苏盏其实下午在休息室的时候,就听到这个消息了。

    三个女生讨论得不亦乐乎,不怀好意地揣测。

    “新员工来来去去这么多,太子爷什么时候一本正经请过咱们吃饭?今晚还一个都不许跑,全部得去,晚上我还约了饭局呢?”

    “傻!还有什么饭局能顶得上太子爷的饭局?”

    “你说太子爷这回是为了苏盏还是盛千薇?”

    “苏盏吧——”

    “我觉得盛千薇,毕竟她家里背景那么硬,太子爷光有钱有什么用,估计想借着她拉拉政\府的关系吧?”

    “听说太子爷还请了pot,据说也是为了接下去的一个月的公开邀请表演赛。”

    “pot?大神不是从来不参加这种饭局吗?”

    “多半不会来吧?”

    ……

    晚上的饭局,pot还真的来了,等所有人都落了座,他跟孟晨姗姗来迟。

    难怪盛千薇激动得跟什么似的。

    两人一进门,就瞥到了坐在沈星洲身边的苏盏,孟晨看了眼老大,后者倒是神态自若,目光平淡地扫了一圈。

    沈星洲拍了拍自己另一边的空位:“来,嘉衍,坐这儿。”

    徐嘉衍插兜慢慢悠悠走过去,苏盏靠坐在椅子上,目光也落在他身上,两人视线交汇瞬刻,他很快别开,转而看向沈星洲。苏盏觉得他经过自己位置的时候,背后有风,带着他的气息。

    心动了一下。

    盛千薇掐着她的手臂,激动的,“卧槽,他还是穿这羽绒服最帅。”

    苏盏吃疼,出声提醒她:“千薇,你掐你自己行不?”

    盛千薇低头一看,发现苏盏白嫩纤细的手臂被她掐的全是一个凹凹的指甲印,红通通一片,不好意思地收回手,“对不起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话刚说完,盛千薇又掐起她的手臂来,边掐边在苏盏耳边低声喊:“啊,大神刚刚往我们这边看了,他一定是想起我了!!在看我!!”

    这一下来得突兀,毫无心理准备,盛千薇激动地又下了死守,苏盏吃疼地啊了一声,很低,但半边桌的人都能听见。

    盛千薇忙揉她,“对不起对不起,我又忘了。”

    这下,徐嘉衍已经抱着臂,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目光清越地打量她了。

    苏盏揉揉手,也大方回视他。

    他轻轻弯了下嘴角,算是打过招呼了。

    苏盏冲他一眨眼,算是回应。

    两人这微小的互动,在这一桌子觥筹交错间,丝毫没引起注意。

    但苏盏心里却砰砰砰直跳,比任何跟他在一起的时候都紧张,怎么有种——偷情的感觉。

    沈星洲几句话点明了今晚这饭局的主题,——迎新和接下去的公开邀请表演赛。

    他指指苏盏身边的盛千薇,“先给你们介绍一下,盛千薇,别看这姑娘学历不咋地,普二毕业的,但普二出人才啊!咱们杨树不也是普二毕业的么?跟你们说,这姑娘大二的时候就设计过一个木马程序把我一哥们儿的电脑给瘫了,至今还瘫着呢。”

    有人问:“沈总,您咋都知道?”

    “她父亲跟我一哥们儿父亲是老战友,我虽然跟她不熟,但也打过几次照面,我那哥们儿是什么人,横街三胡同都没人敢跟我那哥们儿作对,就这姑娘虎啊,行,我就给招进来了。”

    其实沈星洲这人表面上看上去吊儿郎当的,但心里跟明镜儿似的,公司里这几天传得风言风语,他可都清清楚楚,这也算是,给盛千薇这“关系户”正名了。

    “苏盏呢?”有人问。

    徐嘉衍一动不动,正低着头刷游戏。

    沈星洲喝了口酒,继续说:“这姑娘啊——”

    “二十岁清大计算机系毕业。”他扫了一圈,“我找她的原因,还用解释吗?”

    听到这儿,

    徐嘉衍手一顿,人物躺倒,——gameover。

    他不动声色地把手机放桌上,端起面前的高脚杯,抿了口红酒。

    众人一片哗然。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