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落我心上

第19章 19号登机口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第十九章

    阮思娴走出警局时,外面已经艳阳高照。

    柏扬紧随其后,    看见她腿上红了一片,    问道“你的腿没事吧”

    “只是擦破了皮,    没事。”

    阮思娴朝外看去,傅明予的车停靠在路边。

    没想到傅明予还没走。

    阮思娴走过去,    敲了敲车窗。

    傅明予摇下车窗,    侧头看着她。

    “都解决了”

    阮思娴点点头,    鼻尖沁出了点点汗珠。

    夏天说来就来,昨天路人还裹着外套,    今天变纷纷换上了短袖。

    她摸了摸鼻尖的汗水,喃喃道“警察都搞定了。”

    傅明予摇上车窗前,    说了句“上车吧”。

    打开车门,空调的凉风吹散了阮思娴身上的燥热。

    她和傅明予分坐两端。

    旁边的人声音和车内的气温一样清冷“怎么回事”

    刚刚在警局里走了流程,事情也弄清楚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早上抓奸失败又突然进了一遭局子,    那个女人遭受了太大的打击,说话语无伦次,阮思娴好半天才抓到重点。

    那女人是宴安前女友,两人分手时间不长,男人是她哥哥。

    宴安这人有大部分男人的通病,分手前期就是冷暴力,不接电话不见面,    好像成天忙得要死。

    那人家自然就觉得他有了别的女人,    逼问不成,    于是带着自己的哥哥蹲了宴安快一个月。

    作为前女友,    她当然知道宴安平时偶尔在名臣公寓歇脚,最近却频频出现,定有猫腻。

    再后来,就是昨晚宴安下飞机直奔阮思娴家,给前女友造成了宴安金屋藏娇的错觉。

    不过阮思娴觉得这兄妹俩也是挺厉害,大早上在公寓外等了半天,见一个老太太买菜回来,能面不改色地跟着人家刷卡进门,搞得好像一家人似的。

    这技能不去当间谍反而当网红真是屈才了。

    “误会。”

    阮思娴简明扼要,“蹲了几天,昨晚看到宴安来我家,今天早上就上来找证据。”

    说完这句,阮思娴听见他极轻的嗤笑了声。

    那感觉,就跟早上他出现时说的那句“你不是自己就可以解决吗”一模一样。

    傅明予看过来。

    车窗外的阳光正好零星地洒在他脸上,眸色被映得特别淡,平日里总是漆黑的一双眼睛现在看来有点琥珀般的温柔况味。

    有那么一瞬间,阮思娴觉得这人长得真好看啊。

    “我早就提醒过你慎重。”

    “”

    行吧,阮思娴收回刚刚的感觉。

    前排的柏扬回头问“回公寓吗”

    傅明予点头,车便开了出去。

    一路上,阮思娴没说话。

    她看着窗外,想了想,自己好像该跟傅明予道个谢。

    饶是她独居惯了,早上那情况换个女人也受不了,陌生人突然闯入,还有个身强力壮的男人上来就武力钳制,丝毫不讲道理。

    而傅明予的出现的那一刻,虽然伴随着他那傅氏讥讽,但阮思娴一颗心着着实实是落了下来。

    “傅总。”

    阮思娴转头去看他,神色郑重。

    可是傅明予却闭眼靠着坐垫,一副养神的样子。

    “嗯。”

    “今天谢谢你。”

    说完,过去了几秒,阮思娴眨了眨眼睛。

    给个反应啊

    而旁边那人却好像睡着了一样,只有嘴角缓缓蔓延出一丝笑意。

    阮思娴清楚,这绝对不是什么善意的笑容,他接下来要说的话也绝对不是什么好听的话。

    “我居然还能从你嘴里听到这句话。”

    果然。

    “我是真情实感在给你道谢,还有”

    她顿了顿,又说,“昨天晚上的事情不好意思。”

    傅明予睁开眼睛,玩味地看着阮思娴,嘴角挑着笑,“所以我现在还收到了一个道歉”

    “那你接不接受”

    傅明予慢悠悠地转回去,平视着前方后视镜。

    “接受道谢,道歉就算了。”

    阮思娴琢磨了半天没明白他什么意思。

    而手机铃声不合时宜地打断了她的思路。

    宴安打来的。

    “宴总”

    宴安那边很吵,显然,他刚刚下飞机。

    他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件事,立刻打电话过来询问情况。

    “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现在是什么情况我派人过来帮你”

    “不用,已经解决了。”阮思娴想了想,还是把刚刚了解的情况说了出来,“两个人拘留十天,你前女友在里面又哭又闹呢。”

    毕竟是个网红,被拘留的事情肯定藏不住。

    她们不像明星有专业的公关团队即便有,也没有明星的强大粉丝基础。所以要是被爆出非法闯入私宅还被拘留了十天,公众形象算是全完了。

    宴安听到这个,也是沉默了一阵,然后说道“实在是对不起你,是我没处理好,我现在刚刚下飞机,明天就回来,我亲自给你道个歉。”

    “真的不用了,宴总。”阮思娴想起什么,又说,“还有昨晚你送我的东西,真的太贵重了,我会还给你的。”

    “别别别,你千万别还给我,昨晚你不收就算了,今天必须收下,当做是我道歉。”

    “口头道歉就行了,宴总,真的,我说了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我不会放在心上了。我不是个小心眼的人,你完全没必要这么在意。”

    阮思娴说这话时,没注意到一旁的傅明予瞥了她一眼。

    一个非常不相信的眼神。

    “真的不用送我这个,宴总”阮思娴说到快没耐心,“而且我也不喜欢这些东西。”

    “那你喜欢什么”

    听到这句话,阮思娴愣了一下。

    她捂着手机,看向傅明予。

    傅明予也看着他。

    原来刚刚没听错,他和宴安真的同时问了这么一句。

    手机连接着宴安,阮思娴却疑惑地看着傅明予,一字一句道。

    “我喜欢飞机。”

    “空客380,双层大飞机。”

    电话那头和车里都同时沉寂了片刻。

    四目相对,是傅明予先收回自己的视线,别开脸,眼里还带点无语。

    而宴安那边,虽然知道是开玩笑,但这话题也聊不下去了,撂下一句“我回江城再说吧”。

    挂了电话,车里再次陷入沉默。

    阮思娴静静地看着车窗。

    车窗上映着傅明予的脸。

    她在想,刚刚傅明予为什么会突然问她喜欢什么。

    人说出来的话肯定是动机驱使的,比如宴安,问她喜欢什么,是想送她礼物赔礼道歉。

    那傅明予呢

    也想送她礼物吗

    这不符合他人设啊。

    阮思娴百思不得其解,鬼使神差地转头,想看看他的表情。

    然后就猝不及防对上了他的视线。

    “”

    “”

    两人都默契地移开视线,默契地沉默,默契地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车内空气流淌得很慢,又安静得出奇,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整个上午算是被毁了,阮思娴睡了个午觉,醒来后也没什么心情再去健身房。

    躺在床上闲来无事,给卞璇打电话聊起这事儿。

    卞璇听了在电话那头连翻几个白眼。

    “真的假的我上次见他还觉得这人不错啊。”

    “你说他人吧,确实是不错的,就是这方面太糟心了。我跟他还什么都没有呢就发生了这种事情,要是真有点什么进展,他的前女友们可不得够我喝一壶”

    “对,这种男人做朋友可以,绝对不能做男朋友,那你打算怎么处理跟他的关系啊”

    “还能怎么处理啊赶紧说清楚连夜买站票走吧。”

    阮思娴觉得这种事情最忌讳拖泥带水,越早说清楚越好,及时地把关系停留在朋友这一层,免得节外生枝

    第二天傍晚,阮思娴和宴安约在上次吃饭的地方。

    席间的气氛也很自然,毕竟双方来的时候都知道对方的意图。

    她知道宴安想道歉,宴安知道她想及时止损。

    不过宴安既从来没有明确地说过“追求”二字,阮思娴也不会明确说“我拒绝你”,只是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两人以后的关系就停留在“朋友”上面。

    宴安又不傻,这话说得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而阮思娴要还给他礼物,他也没有再拒绝的理由。

    这顿饭勉强算是融洽吧。

    阮思娴这么想。

    至少宴安没有纠缠的意思,尽管他眼神里有遗憾。

    两人吃完,走到外面,宴安抬头看了看天,好像要下雨的样子。

    他爸因为前女友那事儿大发脾气,他妈也气得不轻,宴安为了缓和家里的关系,并且表明自己有悔过之心,最近夜里都回了星湾壹号的别墅。

    “我送你吧。”

    宴安很自然地说。

    阮思娴到现在还以为他真的常住名臣公寓,便也没拒绝,都是顺路而已。

    今天宴安自己开车来的。

    一路上两人没怎么说话。

    再怎么样,宴安也是知道自己今天被拒绝了,要强颜欢笑也有点难。

    他把车开到了阮思娴住的那栋楼外面,踩下刹车,他叹了口气。

    “到了,你早点休息吧。”

    阮思娴点点头,解开安全带,下车的时候,说“嗯,那你也早点休息。”

    宴安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直到她快进一楼大厅了,没忍住,喊了一声阮思娴。

    她回过头,见他好像有话要说的样子,便又走了回来。

    宴安把车窗摇到底。

    阮思娴弯腰探过去,“怎么了”

    宴安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看着阮思娴,许久,他才说“如果我把那些事情都处理好,我还有机会吗”

    今天一晚上都没有明着说,阮思娴以为这事儿就过了。

    没想到最后一秒,他还是没忍住点破了。

    如果宴安没有发生这些事,或者说他保证会处理好那些事。

    会真的想要跟他在一起吗

    阮思娴认真在心里想了想。

    好像貌似也没有很想。

    不知道是原本就对他没有太大的冲动,还是因为昨天发生的事情打消了冲动。

    总之,这是阮思娴目前心里最直观的想法。

    连冲动都不浓烈,何况这还只是假设。

    阮思娴笑了笑,“宴总,算了吧,我觉得我们做朋友就挺好的。”

    宴安没再说什么。

    像他这样的人,被拒绝了也不会露出败落的表情。

    坐在豪车里,轻轻一挥手,就这么离开。

    阮思娴目送着他,出了一会儿神。

    想起他送的花,送的首饰,开的豪车,会勾起一幕幕不愿意想起的回忆。

    那些被她埋藏了十几年的回忆

    直到宴安的车消失在视线里,阮思娴转身进了大厅。

    她低着头在包里翻手机,快步朝前走去,直到站在电梯门口才抬头。

    “傅总”

    傅明予一只手插在兜里,一只手拿着手机。

    抬眼看了阮思娴一秒,又漫不经心地继续看手机。

    就在阮思娴以为自己被无视了的时候,他却开口道“什么事”

    “”

    阮思娴有点懵。

    她刚刚也就是打个招呼而已,你回应一下就行了,我能有什么事

    不过他这么一问,阮思娴还真想起一件事。

    昨天早上傅明予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两人虽然住在同一栋楼,但是电梯直达,除非傅明予脑子不太对劲喜欢走楼梯,否则他是不可能出现的。

    但阮思娴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傅明予突然走到阮思娴面前,说道“我很好奇一件事。”

    “嗯”

    两人面对面站着,头顶的灯光打下来,照得傅明予的眼睛格外亮。

    却有些咄咄逼人。

    阮思娴想起昨天早上,她还因为这双眼睛里流露的温柔晃了一会儿神。

    而这会儿却

    傅明予似乎不是很想开这个口,眉宇间都有不耐烦,语气自然也有些盛气凌人。

    “你既然那么喜欢北航,为什么还要来世航。”

    “”

    阮思娴愣了一下,心想这不是你求着我来的吗

    见她不说话,傅明予又问“如果你想要双薪,你跟宴安开口,他会不答应吗”

    电梯其实刚刚就到了,门缓缓打开,又缓缓合上。

    阮思娴不知道傅明予这是突然怎么了,昨天都还挺正常,怎么今天就开始阴阳怪气。

    两人依旧一动不动地面对面站在门口,颇有些对峙的气氛。

    “会啊。”阮思娴抬头说道,“我要四倍年薪他都会答应我。”

    说完,阮思娴突然反应过来。

    刚刚傅明予看见了

    以为她身在世航心在北航

    傅明予闻言,鼻腔里哼了声,又露出了他那傅氏冷笑。

    “那你为什么要来世航为了我吗”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