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落我心上

第18章 18号登机口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第十八章

    柏扬站在车旁,正在琢磨什么时候把傅明予的行李送上去。

    他就说了句“一会儿”,    也不知道这个“一会儿”是多久,    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一会儿”。

    柏扬看了看腕表,    距离傅明予下车已经过去快二十分钟了,差不多了吧。

    于是他让司机打开后备箱。

    但是刚把行李箱搬下来,    便见傅明予从大门走了出来。

    于夜色中依然清晰可见他铁青的脸色,    脚步迈得大,    似乎迫不及待要离开这个地方一般。

    柏扬下意识退了一步,贴着车身,    问道“傅总,有什么东西忘了吗”

    “回湖光公馆。”

    他只说了这么几个字,    柏扬心里惴惴不安,连忙去开车门。

    傅明予却没立即上车,柏扬回头,    见他站在路边,点了一支烟。

    傅明予烟瘾不大,一包烟小半个月才会抽完,并且很少在公共场合抽烟。

    柏扬想,这两周他从临城赶往巴黎,中途还去了一趟塞舌尔,辗转回了江城,    睡眠时间严重不足,    或许是真的累了。

    只是夜色里,    小小的火光明明灭灭,    傅明予脸上的表情并未放松下来。

    一个小时候,汽车驶入湖光公馆。

    车绕着湖边道路逐步减速,路灯在潋滟的湖水中泛起波光,枝头玉兰花垂着头,摇摇欲坠。

    傅明予开了车窗,一阵阵晚风吹进来,他的神情终于略有缓和。

    出来开门的是罗阿姨,迎着傅明予进去。

    “您半个多月没回来了,夫人早上还在念叨你。”

    傅明予环视一圈,却没见那个念叨他的母亲,倒是一只金毛犬扑了过来。

    弯腰揉了两下,傅明予抬头问“夫人呢”

    罗阿姨立即解释“今天画廊开展,有个after    arty,夫人还没回来。”

    “嗯。”

    傅明予上楼洗个澡的功夫贺兰湘便回来了。

    她一只手提着真丝晚礼服裙摆,一只手摘着耳朵上鸽子蛋般大的耳环,在楼梯上和傅明予擦肩而过时瞥了他一眼。

    “一会儿来饭厅陪我吃夜宵。”

    说完就走,像个发号施令的皇太后。

    傅明予本来也打算吃点东西。

    他到饭厅时,桌上已经摆好了合他胃口的清粥小菜。

    不多时,拆了发型换了衣服的贺兰湘下楼,径直坐到傅明予面前。

    “宴安那事到底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傅明予抬头,拿纸巾擦了擦嘴,“都过去一个月了,你怎么还在问”

    贺兰湘搅动调羹,一口没动,随想极力掩饰,眼里还是透出八卦的光芒。

    “晚宴的时候我听人说的,他女朋友是个小网红听说最近一直在网上骂他,说他劈腿出轨,是这么回事吗”

    傅明予顿时没了胃口,放下勺子,淡淡道“我不清楚,而且,是前女友。”

    “哦,也对,闹成这样肯定都分手了。”

    贺兰湘知道傅明予想走,沉下脸,“坐好了,多久没回来了,不陪我说会儿话”

    “你说。”

    贺兰湘对傅明予的态度很不满意,但亲生的,又能怎样。

    “我觉得宴安这孩子吧,应该也不至于做到那份儿上。但女孩子闹成这样,他肯定也是有责任的,肯定是对人家不好,或者跟哪个女孩子不清不楚的。”

    傅明予繁衍地“嗯”了一声。

    贺兰湘自顾自说道“听说那女孩有一两百万粉丝这下可不好收场了,现在你宴叔叔很生气,这件事影响了公司形象,一边架空了宴安,另一边也不放过那个女孩子,要吃官司了。如果真的是抹黑,那这个女孩子就摊上事儿了。唉,你说你们这些年轻人也是,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呢非要闹得这么难看。”

    对面的人这次连“嗯”都没有一声。

    他垂着眼睛,目光定格在面前的碗里,似乎在想些什么。

    “算了,跟你说话真没劲。”贺兰湘掩着嘴打了个哈切,“礼物呢”

    傅明予下巴一抬,示意贺兰湘去看身后的柜子。

    “算你心里还有我。”

    贺兰湘起身走到置物架旁,首先看见了一个精致的丝绒盒子,上面绣着“iat”几个字母。

    打开一看,是她想要的那款金色绿洲高阶珠宝。

    让罗阿姨把盒子收走,又看见旁边还有一份。

    盒子小,她随手打开,黑色绒布上挂着一串珍珠手链,细腻荧泽,很是精致。

    她喜欢珠宝,自然能看出这是90年初的天然珍珠。

    “这也是给我的”

    傅明予抬头看了她一眼,很快又移开目光。

    “你喜欢就拿去。”

    这样一说,贺兰湘还有什么不懂的。

    她盖上盒子,懒散地朝楼上走去,“我才不抢别人的东西。”

    走到一般,她又凭栏望下去,“明天早上会展中心有个巴尔塞艺术展,你不是有空吗陪我去一趟。”

    “没时间。”

    “哼。”

    与此同时,名臣公寓的灯大多数还亮着。

    阮思娴泡了个澡,舒服得想在浴缸里睡觉。

    要不是门铃声响了,她真不想从浴缸里起身。

    这么晚了不知道谁还会来,阮思娴匆匆穿上衣服,拿干发帽包住头发,匆匆去监视器看了一眼。

    竟是宴安。

    这个点,她的家,其实是有些尴尬的。

    不过想到人家好歹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阮思娴还是开了门。

    “宴总”

    宴安笑眯眯地站在门口,“怎么还叫我宴总,多生疏,你可以叫我名字啊。”

    阮思娴点点头“有什么事吗”

    “没事儿。”宴安说,“前几天我不是去意大利了吗今晚刚回来,给你带了点小礼物。”

    说着,他拿出藏在身后的东西。

    不用打开,阮思娴只看上面的标志就知道是价格不菲的奢侈珠宝。

    阮思娴推脱着说不要,几番你来我往后,宴安直接跨进去,把盒子放在她的玄关上。

    “一点心意而已,你这都不收,也太不给我面子了。”

    “”

    阮思娴沉默,宴安也没其他话说,问了几句最近的情况,阮思娴一一答了,见她却连请他进去喝口水的意思都没有,便走了

    阮思娴关上门,看着那个珠宝盒子,宴安这种动不动就送礼物的追求方式真让她头疼。

    本来是有在认真考虑,只是他这样,倒是搞得阮思娴有些上不去下不来。

    她吹干了头发,倒在床上,翻了两次身,却没有睡意。

    她又想起今天傅明予被她气走的样子。

    当时他什么都没说,饶是气得血气倒流,也只是盯着她看了几秒,然后转身扬长而去。

    或许是夜色让人松乏,也可能是泡了澡让人困倦,阮思娴的神经也渐渐放松下来。

    有那么一刹那,阮思娴觉得自己今天是不是太过分了。

    冷静下来想一想,傅明予只是帮她拿一下飞行员,至于摸了一下她的手,大概真是不小心。

    毕竟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再烂也不至于这样。

    可是她也没办法,明明自己也不是个脾气很差的人,但是看到傅明予就总是一点就炸。

    阮思娴想,肯定是他的问题。

    阮思娴又翻了个身,手机滴滴响了一下。

    看到发来消息的是傅明予,阮思娴心里咯噔一下。

    傅明予你明天白天有什么安排

    这是什么意思

    傅明予后知后觉,终于觉醒,要请她去办公室喝茶了

    阮思娴很忙。

    傅明予你明后天都休假。

    既然知道,那问我干嘛

    阮思娴休假就不能忙了我要跑步健身练拳击。

    发出去后,阮思娴想了想,又补了一句。

    阮思娴万一以后还有人动手动脚,都不用警察动手,我自己就可以解决。

    对面沉默了好一阵,阮思娴以为他被气得溘然长逝了。

    半分钟后,他发来一句语音。

    “阮思娴,我最后说一次,今天我不是故意的”

    听这语气是气得不轻,阮思娴莫名又有点开心,翘了翘嘴角,回了个“。”。

    也不知道对面是手机炸了还是人气炸了,没有再回消息,阮思娴也渐渐睡着

    第二天,闹钟准时响起,阮思娴洗漱后穿上运动服,绑上头发,准备出门跑步。

    在门边换鞋时,她听到外面好像有人说话。

    想着可能是邻居,她也没在意,穿好鞋就打开门,却见一男一女就面对她的家门。

    两人手里捏着手机,见到阮思娴开门,说话声戛然而止,还愣了一下。

    变故就发生在这一瞬间。

    阮思娴还没反应过来,那两人突然举起手机冲过去。

    “宴安呢出来宴安你给我出来”

    阮思娴完全不设防,被挤到一边,见两个人冲进她家里了才反应过来。

    “你们干嘛”

    她两步追上去,“你们是谁啊有病啊给我出去”

    这两人是有备而来的,分工明确。

    男人负责拦住阮思娴,女人负责拿着手机冲进去录像。

    眼睁睁看着那女人推开她房间门了,阮思娴却无能为力。

    男女之间体力悬殊到底过大,她根本挣不开那男的。

    “我要报警”

    说是这么说,可是手机还在房间里,阮思娴根本过不去。

    女人气势冲冲地踹开房间门,对着里面大喊“宴安”

    喊完愣了一下,看见里面就一张整洁的床。

    到了这份儿上,阮思娴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这两人是来干嘛的。

    她气不打一处来,用尽全力去挣脱,那男人一下狠力气,直接把阮思娴推到了地上。

    大腿撞在茶几上,阮思娴疼得吸了两口冷气,爬不起来,而那女人已经开始开她衣柜了。

    “宴安你是不是在这里”

    “有病啊你们”

    阮思娴挣扎着要起来,那男人又来按她。

    只是手还没抓到阮思娴,他的侧腰突然袭来一股强烈的痛感,电光火石间,痛得五脏六腑都要炸了。

    他倒在地上,眼前冒着金星,往后看去,踹开他的男人脸色阴冷,目光沉得像深渊。

    对视仅仅有那么一秒,傅明予收回目光,蹲下来朝阮思娴伸手,嘴角似有讥笑。

    “你不是自己就可以解决吗”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