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

94、第九十四章(正文完)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第二天一大早,陆询仍旧比钱唯醒的早, 钱唯还迷迷糊糊时就已经感觉到他的吻温柔地落在自己的额间, 然后柔软的床另一侧微微下陷, 是陆询起身了,没多久,卫生间里传来了电动剃须刀的声音。

    昨晚都没觉得害羞, 然而这样平白无奇的早晨,钱唯反而害羞上了,她用被子遮住了自己的脸,总觉得和陆询在一起这件事,至今都像是梦一样。

    钱唯就这样在梦境般的恍惚中被陆询哄着起了床,两个人不知道为什么, 明明连那么亲密的事都做了,此刻眼神接触,仍旧带了点害羞。

    陆询的眼神专一而认真, 钱唯很快在这种眼神中败下阵来, 她拽起被子,想遮住自己的脸:“我没化妆, 也还没洗脸, 你不要看。”

    陆询对她幼稚的行为有些失笑,他轻轻地拿走钱唯手里的被子:“傻乎乎的,你现在遮住不让我看,能遮一辈子吗?”他盯着钱唯,一字一顿认真道, “而且在我眼里,你不论怎样都漂亮。”

    “可是陆询,我一直想不明白,你是为什么喜欢我?19岁的你,到底是因为什么喜欢上我的?”钱唯想了想,终于问出了一直以来的疑问,“大学的时候,说实话,我和你也不是多熟啊……”

    “钱唯,你这个人就是这样,撩过别人就跑,事后还一脸无辜。”

    “哎?我什么时候撩过你?”

    陆询很无奈,也有些宠溺:“幸好我这个人心态好,否则恐怕被你已经气死一百次了。”他侧开脸,睫毛轻颤,声音有些不自然,“说实话,我一直以为你追我的。”

    钱唯:???

    “你那时候成天在我面前转悠,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在哪里,你就出现在哪里,明明跟着我一直偷偷看着我,但我一回头,你又假装没有。说实话,这种伎俩我见得多了,不新鲜,这样做的女生太多了,只要不理睬,对你们冷淡到底,很快你们就会自讨无趣退散的。”陆询抿了抿唇,“但我没想到你这么有……有毅力,我这么无视你,你竟然还能每天巴巴地跟着我,甚至变本加厉,把我的行踪都打听到位了,我甚至去个电影院还能在距离我三排之内的地方看见你。”

    钱唯看着陆询,忍不住戳穿了他:“你其实本来想说没想到我这么厚脸皮,而不是有毅力吧……”

    “不要在乎这些细节。”陆询狼狈地咳了咳,“总之,对于当时的我而言,你就像是一块怎么甩都甩不掉的牛皮糖,一开始我对于你跟踪我非常烦躁,但后来被你跟踪的多了,我都麻木了,好像习惯了,不论我在哪里,只要稍微抬头看看四周,就能找到你。之前没有女生能做到像你这样的,我想,你恐怕是迷恋我迷恋到不行了。”

    “……”钱唯斟酌了下语言,“你那时候是不是想着有这样一个疯狂的追求者,虽然有点烦,但自我感觉还挺好的,觉得自己特别有魅力啊?”

    陆询看了钱唯一眼,深吸了一口气:“我虽然觉得很烦,但也觉得你挺可怜的,这得喜欢我到了什么程度。”

    钱唯相当意外,她不知道自己当初的行为原来在陆询眼里竟然是这样的解读。

    钱川那时候一根筋地迷恋莫梓心,他偏执地觉得陆询是他的情敌,又因为钱唯和陆询、莫梓心都是一个学院的,所以死求活求着让钱唯过去盯紧陆询,大学里相当一毛不拔的钱川,为此竟然还向钱唯上贡了自己半个月的生活费。

    拿人手短,钱唯享受了钱川大半年的上贡,也根据他这位甲方的要求,紧密盯人盯了陆询大半年,钱唯到现在还记得,钱川还给自己提了两点要求呢,第一是要知己知彼保证自己百战不殆,要钱唯严密监控陆询在干什么,分析陆询这个情敌的性格,然后定期汇报;第二就是一旦陆询有和莫梓心一起的机会,钱唯就必须跳出来使劲的破坏。

    然而钱唯从来不知道,陆询竟然会误以为自己这是迷恋他迷恋到癫狂了……

    “后来我和莫梓心一起为了探戈大赛排练,你又成天过来送饮料,各种关心,做我们排舞的观众,认真地提意见,而且你当时只和莫梓心互动,我就觉得,你这人挺笨的,明明是想来看我,想和我说话,可事到临头又怂了,又不敢,只好假意是来找莫梓心聊天,但其实动机一眼就能看穿了。所以我当时故意和莫梓心谈笑风生,却对你爱理不理,希望你自己知难而退,但你好像也都不介意,还乐呵呵地每天来,我真的很惊讶,怎么会有人,就真的喜欢我到了这种程度。”

    陆询抿了抿嘴唇:“当时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我们排练完突然练功房外面下了大暴雨,我们都没带伞,就过来送奶茶送水果的你带了,结果你竟然把伞让给了我们,自己一个人冒着暴雨走了。”陆询侧开了头,掩饰性地咳了咳,“之前一直觉得你有点烦,但那个刹那,我看着你冒雨跑开的背影,突然就觉得有点心疼。你只是喜欢我而已,又没有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而且这么全心全意为我付出,其实还挺单纯的,虽然有时候姿势挺笨拙,又从来是热脸贴我的冷屁股,还怂,但有时候还挺可爱的。”

    听着这些在陆询脑海中和自己完全不同版本的往事,钱唯的内心惊愕之余却也十分温柔,她盯着陆询,凑近他亲了他一下,有些撒娇:“所以我是哪里可爱?”

    陆询说到这里,脸有些微红,声音却还带了佯装的镇定自若:“就很可爱,虽然有时候有点吵,但眼睛好像一直自带笑意,总觉得什么时候看到你都在笑,好像连带着我的心情也会变好。而且觉得你长得也还挺漂亮的,虽然死皮赖脸追我,但其实人还挺单纯的,可能实在是对我一往情深吧。”陆询咳了咳,“所以我决定就容忍你出现在我身边追我了。”

    钱唯心想,看不出看不出,表面冷淡疏离的陆询,原来内心戏这么丰富……

    “我当时想,如果你再追追我,我就给你点暗示,你如果向我表白,看在你那么喜欢我的份上,我就答应你算了。”

    钱唯看着陆询气呼呼的表情,突然有点想笑,她想,真没想到,高冷如陆询,竟然还有过这样的内心挣扎。

    虽然不想不给陆询面子,但钱唯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那个……其实我原来根本不是在追你,我只是帮钱川在盯梢你……只是帮他在破坏你和莫梓心,绝对不给你们两人独处的机会,去练功房不停送奶茶和水果,也其实是应了钱川的要求去监视你俩有没有什么亲密行为,顺带照顾他的未来女朋友,我不停和莫梓心聊天但从来不找你说话,也是因为本着莫梓心没准是我未来弟媳的考量,提前和她搞好关系,那天把伞让给她也是这个原因,但没想到她和你一起撑着走了……”

    陆询虎着张脸:“我现在当然是知道了,难怪自从钱川和莫梓心在一起以后,你就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

    “所以当时你觉得我为什么消失了?”

    “我开始自我反省是不是自己对你太冷淡了,把你对我的喜欢耗尽了。”陆询呵呵冷笑一声,“结果没过多久,我看到你就和李崇文走得挺近,打得火热,原来是喜新厌旧。”

    “……”钱唯想了想,自己其实和李崇文在学生时代并不熟,只是确实有一段时间为了学院里的一个辩论赛,和李崇文有过一段时间的简短讨论,结果这在陆询的眼里就成了打得火热???

    男人吃起醋来,可真是了不得。

    “那我都对你喜新厌旧了,你怎么后来还给我写情书表白?”

    “我贱,不行吗?”陆询狼狈地瞪了钱唯一眼,“可能是被你下了降头吧,那段时间就觉得,不行,我要把你抢回来,你不主动,那我主动好了。”

    钱唯模拟了下当时的情景和陆询当时的心态,突然就有些乐不可支,陆询啊陆询,无所不能的陆询,竟然也有过这样求而不得般的心路历程。她突然觉得十分同情陆询,试想,像他这样骄傲的男生,第一次喜欢一个人,结果对方竟然突然喜新厌旧了,自己各种挣扎,好不容易做好了心理建设主动写了情书表白,竟然还被对方冷处理了,人生里最珍贵的初恋,随着这封情书就这样石沉大海了……对陆询这样的性格,这该是多么致命的打击?

    然而他竟然还这样坚定地喜欢了自己九年。

    “我很想不通,为什么你之前喜欢我喜欢的明明那么死去活来,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一点不含糊。我给你写情书,你也理也不理。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是因为之前对你太差了吗?”陆询低下头,“所以我想,我就默默地等你,默默地守着你,守到你重新再喜欢我的那一刻。”

    明明是已经过去的往事,然而钱唯却有些忍不住情绪,她又想笑又想哭,心情懊丧又遗憾:“你这些事,为什么不早点和我说,要不是现在解开误会,我什么都不知道呢!就和你的表白似的,如果你不这么傲娇,能早点和我当面说,我们可能早就在19岁就在一起了。”

    对于错过了九年这件事,钱唯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一直是有些耿耿于怀的,九年啊,如果能早点在一起,九年里,她能和陆询拥有多少珍贵的回忆啊。

    “19岁的青春没能在一起虽然很遗憾,但28岁也有19岁没法比拟的优势。”陆询摸了摸钱唯的头,“如果是19岁的我,不如28岁的我成熟,可能还会惹你生气,时间让我变得更加稳重,也变得更加有能量,19岁的我没有办法为你保证未来,但28岁的我可以,现在的我比19岁更加有底气,我能够保护你,能够给你想要的生活,能够为你遮风挡雨。”陆询看着钱唯,淡淡地笑了,“能让我在28岁和你在一起,我一直很感激命运,28岁也很美好,有你,有事业,有自己想要拥有的一切,只要初心不变,错过九年又怎样?有遗憾才是人生,没能在一起的九年,我们未来会有更多的九年来弥补,我有一辈子的时间听你告诉我你想象中我们19岁在一起的故事,那些你幻想中的经历,我们有漫长的时间可以一件一件来尝试。”

    陆询挑眉笑了笑:“何况有一件事,19岁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

    “什么?”

    “19岁,还不到法定婚龄。”

    钱唯也笑了,然而内心感动的同时,钱唯也有些嘀咕,只恨自己当时情绪不稳定之下傻愣愣地在机场就说出了要和陆询结婚这种话,结果陆询这态度,是真的打定主意不求婚了?

    虽说两个人兜兜转转错过九年,仍旧能最终牵手,已然是人生难得的幸事,但求婚这种事,是个女的都会期待,钱唯心里难免也有些委屈,只怪自己太大大咧咧了,结果这下连求婚都没体验到。

    “对了,最近大四的学生求职季,今天下午我们学校法学院邀请我作为优秀毕业生嘉宾,会进行简短的演讲,给法学院的学弟学妹们一点职业建议,你陪我去吧。”

    两个人在酒店自助餐厅用晚餐,陆询送钱唯一同去律所的路上,笑着对她进行了邀约。

    钱唯点着头应了,但心里多少还想着求婚的事。

    可惜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就算再大的事,在工作面前,还是要有一个律师的职业责任。一回到所里,钱唯和陆询都收到了客户的咨询,不得不投入紧张的工作中去。

    下午陆询演讲的时间是三点,此前陆询有一个客户企业投资会议需要列席,而钱唯有一个法院质证需要参加,因此两人最终决定分头行动。

    钱唯的质证结束的早,她比陆询提前到了学校。

    虽说工作后一直留在a市,但因为时间的关系,钱唯也鲜少回学校,这次再次走在a大校园的银杏大道上,身边是欢声笑语无忧无虑的年轻脸庞,有两两并肩骑着自行车驶过的小情侣,有青春飞扬打着篮球的男生们,有坐在树荫下看书的女生,一切都是这么的熟悉,a大的校园格局九年来并没有怎么变,只是这校园里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

    自己和陆询,曾经也在这里挥洒着青春,懵懂的成长过,九年前的自己,想过会有今天吗?

    或许阿甘正传里讲的对,生活就像是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你拿到的下一颗是什么,自己面对陆询,曾经内心里自卑过,自卑到从没有想过自己与他之间的可能,然而谁知道这样优秀的陆询,竟然原来默默地爱着自己,爱了九年。

    *****

    演讲的地点定在学校大礼堂,陆询显然非常知名,除了法学院的学生,竟然还吸引了各个其余院校的学生。

    钱唯提早十分钟到了礼堂,能容纳上千人的礼堂竟然已经乌泱泱几乎坐满员了,钱唯只能找了个靠近礼堂后方的位置。

    “你知道陆询吗?那是a大法学院史上最厉害的活字招牌了,我们好多选了法学的女生,都是被他在法学院官网上那张脸骗进来的,明明都毕业好几年了,结果法学院的老师也太心机了,不停沿用陆询的脸作为法学院学生宣传照,我进法学院的时候还以为法学院男生各个长得和他那样好看呢,结果……呵呵,我都大四了,连个黄昏恋也没着落!”

    钱唯的旁边,一位法学院大四的女生正在和大一的几个小学妹科普陆询的光荣事迹。

    旁边一个女生也加入了讨论:“要是陆询愿意去娱乐圈,恐怕早就c位出道了!我见过他真人,比照片还帅,而且又高又白身材还好,除了特别高冷,没有别的毛病!”

    有个大一新生很好奇:“那他结婚了吗?”

    “没有!没有结婚!我有个学姐是他客户公司的法务总监,绝对可靠的消息,不仅没结婚,而且单身!我这个学姐喜欢他挺久了,也各种暗示明示想要追过他,坚持了三年,结果他真的特别高冷,好像根本无心感情,一心工作那种人,连我学姐最后都放弃了。”

    几个女生热烈地讨论着陆询,讲着各种陆询大学期间真真假假的传闻,语气之间都是崇拜和爱慕。

    钱唯坐在这群女生中间,忍不住微微笑着,她的心中有一种隐秘的快乐,别人都不知道,高冷的无心工作的陆询,是她的,只是她的。

    *****

    很快,整个大礼堂座位全数告罄,走道里走站满了旁听的人,陆询准时走进了会场。他整个人看起来还有些风尘仆仆,显然是赶来的,然而三点整,分毫不差。

    礼堂里的学生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了他们这位年轻英俊的学长。

    “比想象中还帅啊!!!!”

    “我的天啊!这个脸我能舔一年!”

    不少女生被他的脸蛋惊艳,连钱唯都听到了不少窃窃私语。

    “各位同学下午好,我是陆询,九年前从a大法学院毕业,现在是一名商事律师,很荣幸……”

    “吴晓波先生说过,今天的知识青年良心,一半在于律师界,一半在于传媒界。这是一种期待,如果我们国家,律师和新闻工作者能够有良心,能够坚守底线,能够坚守自己的职业道德,能够对法律有信仰,对真相有执着,那么我们的国家就能有良心。”

    “我们每个法学院毕业生,可能都会成长为法律工作者,进入法院、检察院、公证系统、律师行业,我们每个人,割裂开来,都是独立又普通的法律工作者,法律只是一门我们赖以生存的工具,法律行业也只是一份普通的工作,我们无法承担整个国家法制的进步,这个话题太沉重了,但只要我们每个法律从业者,做好自己那份在自己看来最普通的工作,信仰法律,也信仰善良,遵从公正也遵从真相,那我们每个普通法律人的点滴力量,都会凝聚拧成一股很大的能量,最终我们将会改变这个社会,这是专业的力量,也是信仰的能量……”

    陆询的演讲生动风趣,从他在a大法学院上学期间的趣事开始,讲了他从懵懂到走上律师执业道路的心路历程,穿插了很多工作后遇到的内心挣扎和案件困境,深入浅出,既引人入深,又足够平易近人,最后自然而然过渡到了法律和信仰的意义。一场演讲,所有人都鸦雀无声地听着,没有人玩手机,只有那一双双年轻法学生们认真的眼睛。

    陆询永远有一种能量,他有一种让人想要追随和仰望的气质,这场演讲,他毫无保留,虔诚而热血,他想要向这些未来的法律人传递他的信仰、他的良心、他的执着,还有他的坚持。律师,是赖以生存的职业,也是更高层次的精神需求,是career,而并非是简单的job。

    一席话落,现场是经久不息的掌声。

    世界是残酷的,社会会让你受伤,会让你痛苦,会让你怀疑,但十年饮冰,难凉热血。

    这番说词太过鼓舞人,现场甚至有女生落泪了,法学作为就业率一路几乎处于垫底的专业,每一个法学生,或许都曾经迷茫过,然而或许陆询这番话,冥冥之中也能带给那些挣扎的心灵一些鼓舞吧。

    钱唯环顾四周,这些年轻的脸庞里,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因为陆询这番话,选择坚守法律,这里面会有多少人,会成为未来的检察官、法官或是律师?

    中国的法制环境远算不上优异,需要改进的太多太多了,然而钱唯这一刻,内心也是震撼的动容,如果每一个法学毕业生,都能坚守良心坚守法律信仰,我们国家的未来,是不是也能够变得值得期待?

    钱唯曾经也对法制环境失望过,然而这一刻,她的内心也如同在场每一个学生一般,充满了信念。

    只要有一个法律人还在坚持,法律的良心和正义就永远不会消失。

    “另外,今天在场的,除了各位外,还有我心里最重要的人。”演讲正题告一段落,陆询却并没有致结束词,他笑笑,“我热爱我的母校,因为在这里我不仅学到了专业知识,学到了法律人的信仰和坚持,更找到了我想度过一生的女人。”

    本就热烈的现场气氛,一下子因为陆询这番话,被推到了至高点。现场甚至有男生吹起口哨来。

    “钱唯,我想邀请你和我一起开启人生的新篇章。”穿过人群,陆询的眼光直直地看向钱唯,原来他早就发现她了,“我在a大爱上你,从19岁,爱了9年,所以我也想在a大的这间大礼堂向你求婚,始于这里,终于这里,从校园到婚纱。”陆询笑了,他的声音压得很低,透过麦克风,犹如低声呢喃,“我请求你嫁给我。”

    “作为律师,我建议我的每个客户都能签署婚前协议,但我想告诉你,对于你,你才是我的法律。没有婚前协议,我的一切都属于你。”

    现场彻底爆发了,礼堂内响起了疯狂而热烈的掌声。

    钱唯在这万千的声响中,想要微笑,然而笑着笑着,竟然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她没有想到陆询会给她这样一场求婚。

    然而这确实是钱唯心中最好的求婚了。不庸俗、不传统、不普通,高调、嚣张、不羁,有爱情,有梦想,有事业,有未来,她想要的一切,陆询都有,陆询都愿意给,他把自己整个人,连带着他的爱,如祭品般,呈现给了钱唯,捧着自己的心,毫不保留地送给了钱唯。

    钱唯抬头,在她的泪光中,陆询正从台上下来,朝着她走来。

    钱唯很小的时候,读过一个童话,童话的结局说,这个世界上,会有一个人,他会拨开嘈杂的人群,走过荆棘,带着他的勇气和爱,缓慢而坚定地向你走来。

    原来是真的。

    作者有话要说:  感动!!终于写完了!!想要爆哭!

    可能是这辈子写过的最长的东西了!也是这辈子最勤奋的坚持了!

    明天可能休息一天,之后开始更新番外,包子番外有!

    想要表达的东西!都写了!94个日夜,感谢你们每个人的陪伴,感谢你们耐心地等待陆par和钱唯!感谢你们愿意出现在这里。

    真的非常谢谢!如果可以,我们新文见!(大约一个半月到两个月后开文,日更!)

    可以的话请大家顺手收藏下我的专栏,还有新文,谢谢谢谢!

    手机版链接——

    文案1:

    秦瑶被从没正眼看过自己的前未婚夫裴时一脚踹了,成了圈子里著名的笑话。

    但没想到老天开眼,一个月后,为人心狠手辣的裴时时运不济, 竟然被车撞成了个智障……

    秦瑶差点没笑死,裴时啊裴时,你也有今天!

    文案2:

    变成智障后的裴时顶着那张英俊贵气的脸,天真地道:“为什么要叫你爸爸?爸爸应该是男的呀!”

    秦瑶恶声恶气道:“你懂个屁,现代社会,谁有钱谁就是爸爸,你吃我的喝我的,都是我花钱,你叫我爸爸有什么问题?”

    “唔……爸爸!”

    “给爸爸去打盆洗脚水!”

    “好的爸爸!”

    然而n个月后——

    秦瑶被裴时困在身下。

    裴时伏在她耳畔,声音低沉性感:“所以昨晚上还满意吗?爸爸?”

    秦瑶欲哭无泪,谁特么告诉她,这年头都智障了竟然还能恢复?!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