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

19、第十九章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钱唯僵硬着脖子顺着自己的手一看,自己牵着的,也正是陆询那只白皙干净的手……而顺着这双手往上看,便是陆询带了雪霜气的脸,仍旧很白皙,只是眉眼间隐约有些黑气……

    “陆询!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说的都不是真心的。”钱唯赶紧放开了陆询的手,就差一点跪下痛哭流涕,“其实我家里重男轻女,钱川被众星捧月像是生活在天堂,而我却像菲佣一样什么脏活累活都要干,还动不动就会被骂被打,生活暗无天日,每天都像在地狱里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为了生存,我不得不委曲求全,拍好钱川的马屁,在他面前我根本不敢说他一点不好,其实我心里自然是觉得你才是最棒的,可,毕竟现实让我没法挺起腰杆,我只能这样艰难地在夹缝里求生存,从小学会了看人脸色和睁眼说瞎话……”钱唯做出凄苦的表情,“其实我说的都是假话,钱川怎么比得上你在我心里的地位呢?你可是我的偶像,而且我就说,钱川根本没有你这个身材的,他哪里有你那种腰和屁股啊,想想也不可能哈哈,我刚才一边摸一边心里就在嘀咕,哈哈,果然不是他……”

    钱川,对不起了!这个黑锅你先背一下!

    紧张之下钱唯慌不择言,这话说完才意识到不妙,这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这不是提醒陆询刚才自己那么摸人家的腰和屁股吗……钱唯回想了下自己刚才说的话,简直羞愤欲死,什么公狗腰什么床受不了,自己刚才都说了什么啊!幸好这是09年,法律还没有对男人的强制猥-亵罪!钱唯第一次感恩中国法制发展还没那么与时俱进。

    “包夜一千一晚?”陆询说这话的时候面带微笑,他的表情显得非常友好,但这样反而让钱唯更加内心忐忑瑟瑟发抖,陆询是那种越生气反而越平静的类型。

    “我刚才以为是钱川呢!”钱唯狗腿道,“他撑死就值一千一晚,不能再多了!但以陆询你的学识、才能和长相,怎么可能才一千一晚?!你这样层次的,最起码五千一晚!你知道的,现在各行各业毕竟都讲综合素质,你这样的,非常稀缺啊!”

    “钱唯你这是在讽刺我看起来像鸭吗?”陆询继续笑笑,“可刚才不是又说我肾虚,肾虚怎么做鸭?我们学法律的,最讲究的是逻辑,钱唯,不如你给我解释一下?”

    钱唯欲哭无泪,得罪谁也别得罪学法律的,尤其是陆询这种,上学期的法律逻辑学,那么变态的课程,全班平均分在64分,钱唯在考试前给老师连续发了一个月的早安晚安语录溜须拍马才终于低空飞过,可陆询竟然考了满分。

    “你怎么可能肾虚?!你的话我相信一夜七次不是梦!”

    “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对我的信心?”

    钱唯干笑:“那怎么敢!能对你表达我对你的信任是我的荣幸!”她转了转头,四处找了找,就这样成功转移了话题,“哎,钱川他们呢?其实我刚才是准备帮你拆散钱川和莫梓心的,只是没想到不巧,把你误认成钱川了。”一说到这里,钱唯也忍不住有些捶胸顿足,“真是便宜钱川了,陆询啊,咱们接着可得加把劲了!”

    陆询脸色淡然不置可否,一点也没有紧张的表情:“我陆询追女生不需要别人的帮忙。”

    看,就这清高劲,都这时候了,还争一口气,钱唯忍不住叹了口气,她想,你这话留着十年后去说吧,有本事就别因为没追上莫梓心单身了那么久记恨了自己那么久啊!

    “我就给你打打下手,不妨碍你发挥自我去追求莫梓心。”钱唯看了陆询一眼,“我不是准备当你的小跟班吗?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主公啊!”

    “我是主公,可你的定位好像不是忠臣。”陆询说完,看了一眼钱唯衣服,那上面赫然是“奸臣”两个大字。

    “……”

    似乎嫌钱唯内心吐槽素材还不够,陆询又颇为冷艳高贵地补充了一句:“而且问题是,我陆询需要追女生吗?”

    “……”

    陆询,男人傲娇成你这样,真的是会单身的!你以为一直被女生倒追了不起啊!!!等你发现,原来还有女生不吃你这套,不仅不追你,还对你免疫的时候,你就哭去吧!!钱唯心想,要到那时,我就静静地看着你还怎么装-逼!

    此刻鬼屋的又拉拉杂杂出来了一批批游客,然而钱唯左等又等,就是没见到钱川的人影,别说钱川,莫梓心和刘诗韵也连带着不知上了哪儿,钱唯打了电话,但可能主题公园里到处都是音乐和人声,压根听不到铃声,电话根本没人接。

    “难道比我们还先出来?”钱唯等了半天,鬼屋里上一批游客都出来的七七八八了,也没见着其他人,倒是她的肚子,不争气地咕噜噜直叫,钱唯有些不好意思地咳了咳,试图掩盖这声音,幸好陆询望着别处,看起来并没有听到。

    “不等了。”陆询双手插着口袋,“我饿了,先吃饭。”

    大概饥饿是会传染的,陆询竟然就这么直接迈开腿朝餐厅方向去了。

    钱唯一边跟着他跑,一边忍不住劝解道:“要不我们再等等?这样待会儿吃饭可以和莫梓心一起,你看你俩都连续两个项目没一起玩了!万一我们吃完饭又错过了她这可怎么办啊!”可惜很不争气的,钱唯话刚说完,她的肚子又叫了起来。

    陆询没说话,盯着钱唯的肚子看了一眼。

    “我可以等的!这点时间我能坚持住!”

    陆询懒洋洋道:“我不能等。”

    “那要不你先去吃?我先在这儿等等?待会等到莫梓心以后我带她过来和你碰头?”

    陆询皱了皱眉:“你不是要当我的跟班?难道不应该是跟班鞍前马后去排队点餐的吗?”

    行吧……钱唯无法反驳,只能跟着陆询去了餐厅。

    进入主题公园内不能自带食物和饮料,因而园内的餐厅属于垄断行业,此刻饭点,都被四面八方涌来的游客占满了,陆询还真没说错,还真的需要排队。这里的餐饮不是坐在桌子上点餐类的,而是更偏向快餐型的,因而都是排着长龙付钱点单,统一在出菜品的地方领取餐点,餐饮中心里分别有几类不同的类型可供选择,比如披萨、盖浇饭、汤面等等。

    “陆询,我请你吃披萨!”

    结果陆询并没有买账钱唯的热情,他颇鄙夷地看了一眼她:“我不吃垃圾食品,我自己去排汤面就好,你去排你的披萨吧。”

    钱唯也乐得清闲,她就好好地在披萨的队伍里等起来。虽然是陆询所不屑的垃圾食品,但排队的人却意外的多,然而就在钱唯一边发着呆一边等待的时候,原本站在队伍外面徘徊的一男一女,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若无其事地插进了钱唯的前面,这对男女看起来像就是对年纪轻轻的大学生情侣,但这插队技术娴熟的让钱唯简直目瞪口呆。

    “喂,同学,麻烦你们去后面排队,不要插队。”

    以往的经验里,一般被这么直接的提醒,多半插队的人是会灰溜溜地走开的,然而今天这对男女显然战斗力很不寻常。

    那女生转过头来,挑了挑自己精致的眉毛,对钱唯露出个鄙夷的笑容:“插队?我和我男朋友可从刚才起就一直排在这里。”她说着,看了眼自己的男友,钱唯顺着她的视线,才发现站在她面前的这男生身材挺高大,露在衣服外面的膀子也相当粗壮,脸上一对倒三角眼,面相上十分凶恶难惹。

    那男生面色不善居高临下地看了一眼钱唯:“我们就是排在这里的,你有什么意见?”

    他那模样一看就不是善茬,排在钱唯后面,同样被这两人插队影响到的几个人,因此最终也选择了敢怒不敢言,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他们甚至没敢声援一下钱唯。

    这一男一女现在见惯了这种场面,那女生嚣张地笑笑,故意大声说:“亲爱的,待会我们是要点六份披萨对吧?”

    男生也笑:“是的,已经让猴子他们去占位了,点个八份吧,我和他都能吃下两份。”

    “你们插队没素质也有个限度好吗?”这儿的披萨都是现烤的,这插队男女一开口就要点走八份的话,钱唯可又得等上好一阵才能点上单了,这实在太让人忍无可忍了,“你们这种插队惯犯,是不是恨不得什么事都要插队?”

    “是,我们就是什么事都要插队,而且要专门□□的队,你管得着?”那女生一张脸上写满了得意,“你看人家有你意见这么多的吗?就你话多是吧?你以为自己是谁啊?不知道出门在外少管闲事?”

    钱唯身后有个女生也拉了拉钱唯的衣袖:“同学,算了吧,别和这种人一般见识,也没多大影响,就是稍微晚一点点到餐。”

    作为一个法律人,或许骨子里都充满了战斗维权的基因,钱唯也较真了:“就是人人都这么息事宁人,才会越来越纵容这种没素质的人出现。”钱唯深吸了一口气,中气十足地大喊了一声,“你们两个插队的,给我出去。”

    这声音十分大,导致半个餐饮中心的人都朝这边转过了头,那对插队男女面对这么多探究的目光,终于有些撑不住,尤其那女生,一张脸上赤橙红绿青蓝紫依次闪过,甚是难堪,而那男生就粗鲁多了,他直接用力推搡了钱唯一把。

    “你什么玩意儿?!给我女朋友道歉!”

    这男的人高马大,又为了维护女友面子用了七八成的力,钱唯被那么一推,一个趔趄就没站住,眼见着朝身后倒去,只是刚后退了那么一小步,钱唯的肩就被一双有力的手扶住了。

    “没人教过你不能对女生动粗吗?”

    这声线带了点冰冷的质感,然而此刻在钱唯听来,却从没有那么动听过。

    钱唯在这声音中回头,然后看到了陆询。

    陆询瞥了插队的男女一眼,声音仍旧冷冷的,但说出来的话是一如既往的毒舌:“你们既然什么事都爱插队,是不是以后连死也要赶着插个队先死?”

    插队男果然被激怒,他露出自己粗壮的膀子:“本来这儿没你的事,别多管闲事就行了,你偏偏要自己凑上来,想挨揍了不是?”

    虽然对面的男人整个人都很粗壮,对钱唯而言简直是庞然大物般的存在,然而陆询往这一站,就能看出对方还比陆询矮上了那么点。

    陆询仍旧那副高岭之花的模样,用一种蔑视人类般的眼神扫了一眼对面的男人:“我从来不管闲事,也不管和我无关的事。”他看了一眼钱唯,“这个人,你还真没资格碰。”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