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

15、第十五章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钱唯简直莫名其妙,就算自己的长相不是莫梓心那一款的,但也不至于长得辣眼睛啊,平时意意磷咴诮稚希彩浅3s腥舜钰u模窖劣谡庋穑

    “陆询……”

    结果钱唯话还没说,就被陆询打断了:“你安静点,别和我说话。”

    “……”

    就这样,两人之间保持着绝对的安静一起坐在咖啡馆里,陆询似乎打定主意不准备看钱唯,他的头一直望着窗外,脸上的红色终于渐渐消退,然而眼神偶尔瞟到钱唯时仍旧有些忽闪。

    好在暴雨来得快,结束得也快,窗外的雨终于停了,天空也重新澄澈起来,钱唯站起来,迫不及待想马上回宿舍去,身上的衣服还有些湿答答的,她急着回去换。

    然而她刚站起来准备往外走,陆询就一把拽住了她的手。

    “你坐着。”

    “为什么啊?”

    陆询也站了起来,高大的身躯遮住了钱唯面前的光线,他看了一眼钱唯,又移开了目光,姿态挺独-裁。

    “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就在这里等着。别走开。”

    他说完,又警告意味地看了一眼钱唯,然后竟然自己一个人转身推开门快步走了出去。

    钱唯被一个人留在咖啡厅里,看着陆询高大的背影目瞪口呆,这是什么发展?明明天气都好了,为什么不能两个人一起走,陆询一定要让自己等着?

    好在陆询说到做到,并没有让钱唯等很久,他就行色匆匆地推开了咖啡馆的门,钱唯还没来得及发问,陆询就劈头盖脸丢了一件黑色外套给她。

    “穿上。”

    “啊?”

    陆询皱了皱眉:“把这件衣服穿上,我说的还不够详细吗?”

    “可是我不冷啊……”

    “刑法课期末论文我帮你写。”陆询看了钱唯一眼,“你穿上。”

    “好好好!我穿!我穿!”钱唯在这个巨大的喜讯面前,都有点找不着北,她几乎是抢一般的从陆询手里拿过那件外套,赶紧往自己身上套了上去。

    “把拉链拉上。”

    钱唯连连点头,赶紧把黑外套胸口的拉链拉了上去。

    她穿上衣服后,陆询才终于好像能重新直视她一般把头转了过来,他扫了钱唯一眼,脸色变好看了不少。

    难道是怕自己淋雨后着凉吗?钱唯看了一眼脸有点臭的陆询,突然有点释然:“谢谢你啊,陆询。”看来自己未来的黑心老板,也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

    陆询抿起嘴角,面色冷峻:“不用谢,你里面那件衣服太难看了,影响市容。”

    “……”

    钱唯望了眼自己套着的显然随手买的宽大黑外套,想不明白陆询买的这一件,能美化市容到哪里去,从咖啡馆玻璃窗的倒影里,钱唯总觉得自己像是套着个黑色垃圾袋,还是大号的那种……

    可惜陆询显然对自己的审美没有继续深聊的兴趣,钱唯只能亦步亦趋跟着他,两人没再说话,直到两人走到了学校门口,钱唯才突然想起了什么。

    “哎?陆询,你不是要去别的地方,不回学校的吗?”

    陆询似乎才想起来似的愣了愣,但片刻后他就重新恢复了自己高冷的神态:“我衣服也湿了,先回宿舍换。”

    “哦……不过你为什么绕路啊?从学校大门进来走教学楼那条近路,明显先到男生宿舍啊?”

    “女生宿舍到了,你还不走?”陆询挑了挑眉,“你时间这么多,我看你刑法课论文完全可以自己写了。”

    “哎哎哎,我没时间,我很忙的,刑法论文就交给你了!我先走了!再见!”

    钱唯说完,赶紧一溜烟地跑了,生怕陆询反悔似的。

    ****

    “你怎么穿得和个黑乌鸦似的回来了?”一进宿舍,正在涂指甲油的刘诗韵就盯着钱唯的黑外套有些愕然,“出去时候明明穿的不是这件衣服啊?”

    “你也觉得这件外套丑吧?还特意给我买了让我穿……”

    钱唯一边嘀咕一边把外套脱了下来,她正要继续抱怨,却被刘诗韵的一个口哨声给打断了。

    钱唯抬头,才看见刘诗韵正意味深长地盯着她的胸口看:“钱唯啊钱唯,你竟然喜欢这么性-感的黑色蕾丝bra啊。平时看不出来啊,你这事业线相当深啊。”

    钱唯低头下意识看了一眼胸口,才终于意识到刘诗韵的意思,今天她穿了一件白色t恤出门,现在被暴雨淋过以后,紧紧贴在身上,完全毫无保留地勾勒出了身体的线条,更要命的是这件白色t恤湿了以后完全变成了透-视-装,可以清清楚楚地看清钱唯的内衣……

    钱唯的脸轰的就红了,连耳朵都变得滚烫起来。

    她刚才,竟然就穿着这样的衣服在陆询面前走来走去……

    刘诗韵语气八卦:“你话还没说完呢,是谁特意给你买了那个黑乌鸦似的外套让你穿?是谁看到了我们钱唯小同学如此壮观的事业线?”刘诗韵眯了眯眼睛,“说吧,你在谁面前上演了这出湿-身-诱-惑?是故意的?搞上没?你这个胸器应该无往不利啊。”

    钱唯红着脸,没好气道:“没!我没想搞人家,也没搞上!”

    “哎,不应该啊,人家都给你买衣服让你穿了,这就是不希望你这个身材让其他人看啊,而且买个这么丑的衣服,总感觉故意似的,好让你穿这么丑都没其他人关注你,感觉这男的用心挺险恶,老奸巨猾啊……”刘诗韵摸了摸下巴,“我感觉你完全不是对方的对手。”

    刘诗韵这家伙言情小说真是看多了,钱唯心想,陆询能看上她?呵,那恐怕他真的得瞎了才行。

    *****

    钱唯再次见到陆询,是第二天早上,这时候的钱唯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决定忽略咖啡厅的插曲。她一如既往地给陆询送早餐,这一次陆询没有再要求钱唯一起吃,而是直接拿走了早饭,只在临走前又回头喊住了钱唯。

    “图书馆座位的事,现在还有效吗?”不知是否是错觉,陆询的脸上露出了一点别扭的表情,他昂着头,眼睛只看了一眼钱唯,就又移开了。他今天穿了一条修身的裤子和藏青色上衣,腿型笔直,而深色的衣服则衬得他容色逼人,恍惚中钱唯想起来校园论坛里说的,陆询的长相让人觉得自己能和他讲话都是一种荣幸。

    “有!当然有!”钱唯搓了搓手,表忠心道,“我对你,只有要约,不会有要约邀请,我向你提供的offer,永远都不会撤销!”

    “哦。”陆询转开了眼神,“那帮我在图书馆占个座位吧,我最近都准备去。”

    “没问题!你什么时候到图书馆直接来东二馆找我就行。”钱唯朝陆询了然地笑笑,“这次要抓住机会啊。”

    陆询皱了皱眉,又问了一遍:“什么?”

    钱唯朝他挤眉弄眼了一番:“你懂的。”陆询这家伙也太能装蒜了,这种事遮遮掩掩有意思吗?之前自己明明说不爱去图书馆,也不在乎钱唯提供的占座服务,现在却特意来说希望钱唯给他搞个座位,呵,钱唯心想,还不是因为最近一个礼拜开始,莫梓心常常出没在钱唯负责的东二馆里自习吗?还真当钱唯瞎看不出陆询心里那点小九九?明明喜欢人家莫梓心,很想追,可偏偏还傲娇,追人还不肯大大方方地追,还不想被别人知道,要偷偷摸摸地进行。

    “有人少一点的座位吗?”

    钱唯比了个“ok”的姿势:“全包在我身上了”

    而早上刚和钱唯说过,下午陆询就到图书馆东二馆报道了。钱唯一边把陆询引到给他预留好的座位处,一边神秘地笑笑:“一会儿有惊喜。”

    钱唯为陆询占的座位是图书馆靠墙壁拐角的一张桌子,别处都摆了六人桌的大桌子,只有这里因为空间限制,摆了张只够两人坐的桌子,毕竟周边也没有其余自习桌了,在这么座位资源稀缺的图书馆里堪称是相当安静的vip式待遇了。

    陆询那张难以取悦的脸上果然露出了难得的满意笑容,甚至还少见地对钱唯笑了一下。

    钱唯得意洋洋,她想,等着吧,等待会儿你会更感激我的。

    果然没过多久,钱唯就在东二馆的门口看到了莫梓心袅袅婷婷的身影,从上周开始,她几乎每天这个点会来东二馆自习。

    “莫梓心。”钱唯压低声音喊住了她,“我帮你预留了座位,你不用再找啦。”钱唯说完,指了指墙壁的拐角处,“那儿,我领你去。”

    莫梓心虽然有些惊讶,但放眼一看,此时图书馆里确实没看见其余空位,她声线柔美地和钱唯道了谢,便走向了钱唯给她指路的座位。

    钱唯就这样看着莫梓心朝陆询所在的书桌走去,心中很是雀跃,她想,自己这个事恐怕办得十分体贴了,这个惊喜想必陆询一定心中十分喜欢。

    可惜钱唯的安生日子没能持续多久,她刚交班了图书馆的工作,就被等在图书馆门口的钱川逮住了。

    “钱唯,我有件事情想拜托你帮忙。”钱川的语气热情洋溢。

    “没门。”钱唯听也没听就给予了对方无情的拒绝。

    钱川看了她这个反应,果然有些气急败坏:“这次不是问你借生活费,我就是想让你帮我出出主意,我想追莫梓心。”

    这怎么行?!莫梓心可是自己的未来老板娘!

    “钱川,听我一句,莫梓心和你不合适,你们是不会长久的!”

    钱川不服道:“你凭什么这么说?我这次是认真的,我决定和人家谈一场永不分手的恋爱,现在不是流行从校服到婚纱吗?我就要这样的感情。”

    钱唯心想,按照上一世的经历,你就算追上了莫梓心,最终你们也会分手的。可是面对此刻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钱川,钱唯估计自己说什么对方都不会信。

    “反正你别指望我给你当狗头军师或者帮你牵线搭桥。”钱唯无情地看了钱川一眼,“而且人家陆询也喜欢莫梓心,你自己掂量掂量,你和陆询一起竞争谁更有戏?更何况陆询和莫梓心都是我们法学院的,平时能相处的机会也多,近水楼台先得月,又都是学法律的学霸,还有共同语言。”

    “什么叫我自己掂量掂量?”钱川一边说着一边就恨不得撩开衣服准备展示自己的肱二头肌,“我哪里比不上陆询?何况陆询根本对莫梓心没那档子意思。你看那天吃火锅时候他都什么表现啊,根本没有要追的意思,我看他全程都在专心地吃东西,几乎没怎么看莫梓心,反而是看了你不少眼,要不是他看的是你这个德行的人,我都以为他是看上你了。”

    这下轮到钱唯不满了:“什么叫我这个德行?我怎么了?”

    “你看看你,一点也不淑女,马上就对我吼上了;你再看看莫梓心,人家多温柔啊,说话都温声细语的。”

    “钱川,我和你的亲情到底结束了!再见!”

    和钱川不欢而散之后,钱唯回了宿舍,她特意替刘诗韵也打包了一份晚饭,然后对方竟然不在。直到钱唯独自把自己那份饭菜快吃完,刘诗韵才推开门回了宿舍。

    “累死我了,最近学生会那边事好多。”她四仰八叉地坐到了椅子上,谢过钱唯后拿起那份盒饭就狼吞虎咽吃起来,吃到一半,她想起了什么,“对了钱唯,这周末一起去郊区那边新开的主题公园吗?学生会组织的活动,我们包了车,行程什么都不用操心,会安排好,一起去吗?听说那个主题公园很好玩的。”

    钱唯对此并没有多大兴趣,她摇了摇头:“我就不去了,大好周末,还是在宿舍睡觉来得实在。”

    刘诗韵有些惋惜:“钱川去我还以为你也去呢。”

    一听到钱川的名字,钱唯一下子清醒了过来,钱川这家伙一向不喜欢什么游乐场主题公园,这次这么反常必然有妖:“我们学院还有谁去?莫梓心去吗?”

    “去啊。”刘诗韵眨了眨眼睛,“陆询也去的。”

    “那我也去!”钱唯精神了,人家陆询和莫梓心好好地去个主题公园培养下感情,绝对不能让钱川这家伙半路又杀出去破坏!绝对不行!

    刘诗韵却是误会了:“现在不双线进行了啊?放弃攻略李崇文,专注陆询了啊?”她笑得挺意味深长,“这次活动是两天一夜啊,第一天我们在主题公园活动,第二天就去主题公园附近那个森林公园里玩,你可要抓住机会啊!”

    钱唯知道怎么解释也没用,索性放弃了挣扎。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