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

14、第十四章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钱川嘴巴甜,也不知说了什么把莫梓心哄得笑声连连,陆询却一点没有听进钱唯的忠告,继续表情淡然地自顾自优雅用餐。

    钱唯实在有些恨铁不成钢,她决定使出大杀招:“哎,陆询,莫梓心,我想起来我和钱川还有点事,现在吃得也差不多了,我们就先走了。”说完,她给钱川使了个眼色。

    然而钱川却全然不顾:“你有事你先走吧,我没什么事啊。”

    “我失恋了,难道你不陪着我?”钱唯瞪大了眼睛,“我要是想不开去跳河了割腕了,你怎么和爸妈交代?你的良心过得去吗?”

    钱川翻了个白眼:“就看你刚才那个食量,你也不像想不开的人,你看看你刚才吃了多少猪肉丸子?十二个!你一见到丸子眼睛都亮了,你能自杀?”他朝莫梓心和陆询道,“钱唯这个人,你们放心吧,她就是还剩一口气,也会挣扎着爬起来吃东西,尤其喜欢猪肉,只要猪还没灭绝,她就死不了。”

    “我那是痛苦至极之下的暴饮暴食!”

    “那你要是自杀了正好便宜我,本来家产还要分两份,现在全归我了。”钱川挥了挥手,“钱唯,你走吧,我还得留下买单呢。”

    他这番话,逗得莫梓心又笑起来:“你们感情真好。”

    钱唯心中在咆哮,我们哪里感情好?!!

    钱川嬉皮笑脸地看了一眼钱唯:“你不是要走吗?那赶紧走吧,别耽误了你正事啊。”

    钱唯本来主要目的是想把钱川带走,这下偷鸡不成蚀把米,但骑虎难下,她不舍地看了眼火锅汤里沸腾的鱼片肉片,咬牙切齿道:“那我走了!”

    “我也先走了。”就在钱唯站起来之际,陆询清冽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们两人慢慢吃。”

    钱川笑得差点合不拢嘴:“陆询,你路上可一定当心啊,改天我再好好请你吃个饭,咱俩好好叙叙,你这个兄弟我交定了。待会那就麻烦照顾下钱唯正好送她一起回学校了!有你在,我也放心!”

    钱唯看着钱川,心里有些绝望,这狗腿的基因,她和钱川真是一脉相承……

    陆询果然饶有兴味地看了眼钱川,再看了眼钱唯,他一句话没说,但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钱唯还试图挽救局面,这怎么能让钱川和莫梓心单独相处啊!这绝对不行!

    “陆询,我没事的,我可以一个人走回学校,你留下和钱川他们一起吃饭吧。”

    陆询看了一眼钱唯,声音懒洋洋的:“可是我没准备送你回学校啊,我是有事去别的地方。”

    “……”钱唯心里充满了咆哮,陆询,就算你看不上我,你在莫梓心面前伪装一下绅士形象会死吗?你至于脸上挂着这么明显的“你想多了”这种表情吗?

    *****

    虽然钱唯极力阻止事情往最差的方向发展,但显然现实是残酷的,等她回过神来时,她已经和陆询走在了离开的路上,钱川这小子还是成功和莫梓心单独吃饭了。

    钱唯简直痛心疾首:“陆询,我给你制造了那么多机会表现你自己,你为什么都没有好好珍惜?现在是很多女生喜欢你这种看起来冷酷到不行的类型,但你要知道,大家不是真的希望做了男朋友以后你还这么冷,是希望你对别人都这么冷,只对自己一个人暖,全世界只有自己是独特的,要的是这个感觉。”

    “所以你喜欢这种类型?”陆询瞥了钱唯一眼。

    “哦,我啊,高冷型、忠犬型、糙汉型、小鲜肉型、中央空调暖男型、霸道总裁型,我都可以接受。”

    陆询显然被钱唯的回答噎了噎,他顿了顿,才问道:“你有集邮癖?”

    “我只是比较博爱。”

    “那你的前任是哪一款?”

    钱唯白了陆询一眼:“你能不能不要关注这些不重要的细节?”

    陆询扯了扯嘴角:“我只是觉得,失恋的你似乎精神很亢奋,一点看不出痛苦,怕你这是受刺激过度用正常的行为来掩盖内心的压抑,别真想不开了连带我也被扯上关系。”

    钱唯没好气道:“我好得很!陆询啊陆询,你怎么就不能理解我的一片苦心呢?我根本没失恋!失恋这种话是我编出来骗钱川的,本来莫梓心应该在学校大礼堂里参加歌手大赛,钱川也会去,我骗他说我失恋才把他拉出来逛街避免他们两个人见面,我怎么会想到莫梓心也没去参加,也上这儿吃饭来了啊!”

    陆询听到钱唯没失恋,似乎觉得自己不会被失恋的她牵连到,神情整个放松下来,但随即,他又面露讥诮道:“在钱川今天第一次见莫梓心之前你就算出他会追莫梓心了?还真是未卜先知,难怪一口咬定我会追莫梓心,你是不是有什么妄想症?”

    钱唯梗着脖子解释:“我就是知道!我有点预知能力,你那天不也看到了?中国法制史考试的几道大题,我都提前预知到了。”

    陆询冷笑了一声:“我也有点预知能力。”

    钱唯不服:“你能预知什么啊?”

    “要下暴雨了。”

    钱唯抬头看了看天,虽然是个阴天,但也没看出下雨的征兆。

    结果钱唯和陆询没走几步,竟然真的狂风大作,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往下砸。

    钱唯简直目瞪口呆:“你……你怎么能预测到这些?难道你每次成绩这么好都是真的有预测能力预测都试卷题目?”

    “怎么可能。”

    “那,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乌鸦嘴?好的不灵坏的灵?”

    陆询面无表情道:“气象新闻十分钟前刚发布了全市暴雨黄色预警。你以后可以多关注点天气预报,少看点封建迷信。”

    “……”

    天气预警果然十分精准,这雨不一会儿就上升到了暴雨的程度,此刻钱唯和陆询正走到一条小路,跑了十来分钟才终于找到了一家可以躲雨的偏僻小咖啡馆,钱唯也顾不得什么,跟着陆询就冲进了咖啡馆。

    等钱唯进了室内,才意识到这是一家猫咪主题的咖啡馆,店铺虽然不大,但沙发上、地上都懒洋洋地睡着各色的猫咪。许是早就习惯了人类,这些猫咪也不怕生,喵喵地叫着,就朝着钱唯和陆询走来,有一只热情的布偶径直跳到了陆询面前的桌上。

    钱唯心急地一把把那只布偶给抱离了陆询。结果不知道陆询是有什么吸引力,连猫也对他似乎更加青眼有加一点,钱唯手里那只布偶还没放下,就有一只美短朝陆询跃跃欲试,钱唯只能左手拎着布偶,右手过去提起了美短。

    “陆询,你离我远点!”

    陆询皱了皱眉:“你到底在干什么?”

    钱唯提着两只猫,颇有点“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风姿,她卖了个关子:“记得我和你说过我有预知能力吧?”

    “所以?”

    “我可以告诉你,你猫毛过敏,你肯定以前不知道吧?”钱唯刻意营造出了神神叨叨的氛围,“我劝你躲开点,否则小心肿成猪头直接毁容。”

    结果陆询只是略带嘲讽地笑了一声:“不用你预测,我从五岁开始就知道自己猫毛过敏,这种事也不是秘密,只要找我同宿舍的打听下就知道了。”他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取了一小颗白色药片塞进了嘴里,“所以我常备抗过敏药。”

    陆询吃完,神色淡定地走到钱唯面前,一左一右抱起了钱唯手里的两只猫,径直走到窗边的沙发上休息起来。

    钱唯望着陆询的背影,简直目瞪口呆。

    什么???从五岁时就知道自己猫毛过敏?身边还常备抗过敏药?可上一世里,钱唯记得清清楚楚陆询第一次发现自己猫毛过敏可是在工作后啊!那次有一位客户咨询拜访时带上了养的猫,结果一个会开下来,陆询整张脸都肿了。钱唯非常确定自己没有记错,因为最后是陆询压迫钱唯照顾了他一个晚上直到自己那张脸恢复成英俊的出厂设置。

    所以是哪里出了问题???

    “两位要来点什么吗?”

    “一杯摩卡。”陆询看了一眼钱唯,“一杯热巧。”

    热腾腾的巧克力端上来以后,钱唯很快放弃了思考,她一边喝着热饮,一边抖了抖因为被雨淋湿粘在身上的衣服,窗外的雨看起来一时半会儿还不会停,她转过了头看向对面的陆询:“要不我们聊聊天?培养一下革命友谊?”

    陆询放开了腿上的两只猫,他瞥了一眼钱唯,似乎本来想说什么,然而只看了钱唯一下,他就仓促地转开了脑袋,动作甚至大到有些粗鲁,破坏了他一贯的文雅贵气。

    “我们没什么好聊的。”

    “……”至于这么无情吗……

    陆询整个人把头偏了过去,只留给钱唯一个侧脸,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给她,他那双漂亮得有些锋利的眼睛看着窗外,浓密的睫毛卷翘中带了点羽翼般的质感,皮肤白皙,侧脸的线条漂亮而流畅,此刻坐在窗边,如若外面是条人来人往的大路,恐怕陆询单单这么坐着,就能为咖啡店吸引来不少客流。

    钱唯盯着陆询的脸看了片刻,才转头看了眼窗外,雨还在下,她发着呆,陆询仍旧没有理睬她,但间或,钱唯能感受到陆询偶尔瞟过来的目光,然而等她转头看向对方,陆询那种若有似乎的目光便又看向了别处。

    昏黄的暖色灯光下,钱唯终究把打量这家咖啡馆的目光又转回到了陆询身上,然而这一次她发现了陆询的异样。

    “陆询,你的脸好红!不会刚才淋雨感冒发热了吧?”钱唯指了指陆询的脸颊,她不说不要紧,这么一说,陆询似乎连耳朵都开始泛红了。

    然而面对钱唯的关心,陆询显得态度有些奇怪的恶劣,他看了钱唯一眼,马上像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一样,飞快地移开了目光,甚至都称得上有点慌乱。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