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

11、第十一章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在不少女生各色的目光中顶着压力和陆询吃完早饭后,钱唯回宿舍带上课本和刘诗韵一起赶去上刑法课。刑法是法学十四门核心课程之一,也是司法考试重点学科,当然让钱唯不得不出席的理由主要是刑法课老师每节课都会对前一次上课内容进行随堂测验,一学期的随堂测试分数将作为平时分,如果随堂测试成绩不理想,即便期末考合格了,那仍旧有挂科的风险。

    钱唯有个本事,就是上课昏迷,一到下课就清醒。刑法课一结束,她就赶紧收拾东西,没顾上刘诗韵,先快步追上了李崇文,她走的时候余光扫了一眼坐在窗边的陆询,莫梓心正走到了他身边和他说着什么。

    “李崇文,上次的民法课堂笔记还给你。”刑法课结束的时间正好差不多是午饭时间,钱唯终于追上李崇文,“为表感谢,我请你吃饭吧。”

    李崇文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润文雅,他淡淡地笑笑:“不用了,都是同学,只是借笔记而已,没什么,不用破费请我吃饭了。”

    钱唯知道,他八成并不准备吃午饭,但即便如此,李崇文从没有那种捉襟见肘的狼狈,他总是克制的、温柔的、文雅的,像极了民国时期那种受过良好教育的救国青年,他的痛苦他的不安都是自己的,他不会为此责怪外界,也不会怨天尤人,更不会心态失衡,即便身处困顿,也绝不认输,每天仍旧能充满希望体面地生活,一步一步,即便慢也要朝着目标奋进。

    “主要其实今天刑法课上老师讲的几个案例,我不是很理解,想再找你请教一下,想着正好一边吃饭一边问问你,这样下节课随堂测试成绩也能好一点。”

    钱唯还想再说点什么显得自己更有诚意,结果被刘诗韵的声音打断了思路,她刚整理好课本,也追上了钱唯。

    “钱唯,你不会是发烧了吧?脑子没事吧?”她狐疑地看了眼钱唯,摸了摸她的额头,“你怎么突然转性要好好学刑法了?不是你说的,现在这个社会,大案看政治,中案看影响,小案看关系,大部分时候不看法律,所以不用好好学习了吗?”

    钱唯泪流满面,她以前为了不学习可找尽了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啊……刘诗韵啊刘诗韵,你不知道我是多么艰难才能找尽借口请李崇文吃饭吗!你就不能别拆台吗!

    钱唯咳了咳:“怎么不看法律了?期末考试的时候就看法律。”她义正言辞道,“而且刑法一定要好好学。”

    刘诗韵不解:“为什么?”

    “因为你长大了就会明白,赚大钱的办法,都写在刑法里。”

    李崇文这下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好了,那一起吃饭一起研究未来赚大钱的方法吧,好好商量下是准备抢劫银行还是杀人越货?”

    三人一同去了食堂,这次还真的是一边吃一边探讨刑法问题,钱唯内心实则对那几个案例并没不理解之处,但为了自然而然地找李崇文吃饭,狠下了心强迫自己听着枯燥的法学分析。

    “原来是这样!”李崇文分析完,钱唯佯装恍然大悟道,“你这么一讲,真是豁然开朗啊!”

    李崇文面露微笑:“还有哪里有问题吗?”

    “没有了没有了!你讲的真的太清楚了,不过刑法每节课都有随堂测试,我以后能不能再请教你?组个学习小组这样?作为报答,我帮你买一个月早饭吧。”钱唯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反正她也要早起替陆询买早饭,不如帮李崇文一起买了,李崇文是个好人,他不应该那么年轻就得了胃癌,更何况他未来可是个法官,和他处好对自己未来的人脉也很有帮助呀。

    “你别不同意。”钱唯抢在李崇文婉拒之前说道,“我是那种宁可自己不吃早饭也要赖床的人,这学期决定早起晨读,但我要自己一个人,肯定坚持不了,你就给我个机会,让我给你买早饭,你就当这样一举两得监督我早起了吧。”

    李崇文最后到底拗不过钱唯,只能点头同意了。

    “对了,我昨天去超市,菠萝买一送一,我买多了,自己一个人也吃不掉,给你一盒啊。”大概是刚才给陆询菠萝时候说顺口了,钱唯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拍马屁道,“菠萝从发芽,到成长,再到灿烂的盛开、结果都能心无旁骛,行者无疆,即使方寸之土,也要深入精髓,带着追求完美的信念,所以菠萝象征着完美无缺,就和你一样!我觉得水果之中,只有菠萝配得上你!看到这盒菠萝的时候,我就想到了你,你一定要给我这个面子,把这盒菠萝给吃了。”

    李崇文不比陆询,陆询对待这些溢美之词面不改色心不跳,显然早就免疫了,也或者是厚脸皮的他不论怎样的吹捧都能淡然收下;李崇文就害羞多了,他听了钱唯这番话,白净的脸颊微微泛红,眼睛也不敢正视那盒菠萝般的看向了别处,不过好在钱唯达到了目的,他最终收下了那盒菠萝。

    等李崇文走了,刘诗韵才从刚才的目瞪口呆中缓了过来,她意味深长地看了眼钱唯,朝她竖起了大拇指。

    “高,你真是太高了。”刘诗韵拍了下自己的大腿,语气充满了懊恼,“我怎么没想到呢!要我有你一半的智慧,我至于现在还是单身吗?”

    钱唯:???

    “我做的最错的事,就是一次只有一个目标,鸡蛋就不应该放在一个篮子里啊,上次那个建筑系的系草和后来那个计算机学院的才子,我应该一起追的啊!就用同一套方法就行了,多线进行,multi-task,还省时省力效率高,比如像你这样,早饭,两个一起买;菠萝,两个一起送;就算是讨好人家的说辞,也就背一套就行了!你看你刚才那个菠萝象征什么完美无缺,随便往哪个想追的人身上一套都能用。”刘诗韵拍了拍钱唯的肩膀,“钱唯,你真是个人才!你也很有勇气,竟然想陆询和李崇文一起追,这两个可都是咱们法学院的,你不怕事情败露?”

    “我什么时候要追这两个人了???”钱唯咳了咳,“我只是为了和这两个人搞好关系,你没听过一句话吗?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你看看,陆询和李崇文,这俩一看就是未来法律圈的精英,我未来可要做律师的,和未来圈中大佬搞好关系不吃亏啊!这是一种投资!以小博大!人啊,就是相识于微末时去结交感情才深,你要等人家飞黄腾达了,没准再看一眼人家都是死罪!”

    可惜不论钱唯怎么解释,刘诗韵也用一种“我懂你,你不用解释了”的表情看着她,直到下午,她还一脸忧心忡忡地盯着钱唯。

    “你说你万一要是把陆询和李崇文都追上了怎么办啊?这时候到底拒绝谁呢?哎,我替你想想就好头痛啊,好难抉择。”她说完,又自己否定了自己,“不过应该不会,毕竟他们都不瞎。”

    “……”

    刘诗韵摸了摸下巴,还不忘补刀:“至少我们陆询肯定不会。李崇文性格看起来比较温和,还没准被你和平政变成功;陆询就不可能了,他那么冷艳高贵,完全就是天山雪莲型的,平时恨不得拿鼻孔看人,你放心,你应该不会面临难以抉择的困境的……”

    听到这里,虽然没有非分之想,但钱唯不服气了:“为什么陆询一定看不上我啊?我也有很多优点也很聪明伶俐活泼可爱啊。”

    刘诗韵撇了撇嘴,对天翻了个大白眼:“行,聪明伶俐活泼可爱的你要是能把陆询搞到手,我叫你爸爸。”

    “哼。”钱唯死撑着打肿了脸充胖子,“我的聪明伶俐不需要通过这种事证明,我的才智应该运用到推动中国法制进步上!做人,怎么能局限于儿女情长的小爱,应该胸怀国家的大爱!”

    回答她的,是刘诗韵一个极其有力的“呸”。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