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

7、第七章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钱唯!”陆询看着自己鞋子上沾到的黄褐色污渍,终于再也高冷不起来了,他的声音充满了努力克制的愤怒。

    “我不都已经提醒你了吗?”钱唯很无辜,“我说了前面路上有狗屎啊。”

    “行了,你能不能别跟着我了?”陆询终究是忍无可忍。

    “我没跟着你啊,我也去图书馆。”

    只可惜从此处到图书馆只有一条路,否则钱唯毫不怀疑,陆询是宁可绕远路也不愿意和自己同行的。

    “我真的不是尾随你,我就是想交个朋友。”钱唯摆出了一副诚恳的表情。

    “你就这么缺朋友?要到路上找?连个同行去图书馆的都不放过?”

    钱唯腆着脸:“我就是只想和你交朋友,我说过,你是我学习的榜样啊,和你做朋友,我觉得自己一定能变得更加先进。”

    “是吗?”陆询的声音冷飕飕的,“既然你这么想和我交朋友,刚才理财选修课上,怎么零食发到我这里就没有了?周围那么多人,唯独没有发给我?”

    “这个……”钱唯脑门上有些冒汗,但还是急中生智道,“因为其他人对我而言都是普通同学,都一视同仁发同样的零食就好,但你是我的偶像,对我来说是与众不同的,对待你当然我要更加郑重,怎么能和普通同学待遇一样呢?今天给他们发的都是普通国产零食,国产零食怎么配得上你?!当然要是进口的才行啊!”

    陆询露齿一笑:“谢谢。”

    钱唯心里美滋滋的,看来陆询这家伙也和别人没什么不同,都喜欢听马屁,你看,一夸赞只有进口食品才配得上他把他给高兴的。

    “那明天给我送早饭的时候把配得上我的进口零食一起带给我吧。”陆询的表情还是带着微笑,“放心,你都把我捧成你的偶像了,你的礼物我是一定会收的。”

    钱唯:???

    难道不知道这种夸赞就和“下次请你吃饭”一样,根本就是彼此下台阶的场面话???

    不过没事!钱唯自我安慰道,这至少是个突破口,自己的初衷不就是成为陆询的小狗腿吗?从小,钱唯都被教导,做任何事就要做到极致,做到无人代替!所以做狗腿,也要做到极致,做到无人代替,敢为别人之不敢为!

    “陆询!把你的球鞋给我洗吧!”钱唯大义凛然,“不管怎么样,确实是我提醒不够缜密,才让你踩到了狗屎,我应该负责!”

    洗踩到狗屎的鞋,钱唯自觉自己为了拍未来老板马屁已经做出了巨大的牺牲,然而没想到陆询竟然丝毫不领情。

    “你该不会是那种喜欢收集别人贴身物品的变-态吧?”他狐疑地看了钱唯一眼,“让我都怀疑那狗屎是你故意放在路中间的了。正常人谁会跑来说要洗鞋,我们很熟吗?”

    要换做平时的钱唯,早就“放你的狗屁竟敢污蔑你姑奶奶我是变-态”了,可对着陆询,钱唯想想未来,不自觉矮了一截。

    “我真的只是想和你做朋友,对你也没有非分之想,只有仰慕之心,让我做你的跟班也行!”钱唯语重心长道,“你怀疑我就是怀疑你自己,难道你对你自己的人格魅力那么没有自信吗?”

    陆询沉凝了片刻,打量着钱唯:“你是有所图吧?怎么,是想哪门课期末考试让我给你偷看?”

    “我怎么是这种人!”钱唯义正言辞,“当然,你要是愿意让我偷看也是可以的!刑法你觉得怎么样?不行的话法理学也可以!”

    “我不愿意。”

    “……”给点面子你也不用拒绝的这么快吧……

    “至于做不做朋友,那就看你未来表现了。”陆询似笑非笑地看了钱唯一眼,这才转身回头走了。

    这???这是终于和陆询的关系有了一线生机?!钱唯望着陆询的背影,差点热泪盈眶,她仿佛看到了很多年后她背靠陆询的资源扶摇直上赚钱数钱到手抽筋的场景,美,这场景真是太美了!

    陆询!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

    ****

    陆询离开后,钱唯还是继续去了图书馆应聘,今年图书馆勤工助学的岗位很多,钱唯没什么悬念地成功上岗。应聘完时在图书馆正遇上来自习的李崇文,钱唯趁机搭讪问他借了民法的课堂笔记。她自然没有改性洗心革面,借笔记不过是多了个由头,有借就有还,这样就有了下一次为了表示感谢请李崇文吃饭的正当借口,水到渠成,堪称完美。

    和未来老板陆询成为朋友、帮助陆询和莫梓心终成眷属成为未来老板老板娘的媒人、改变李崇文的人生避免他重蹈覆辙得病、走上打工攒钱买房的致富道路,截至目前,重生以后的这几件大事,钱唯可谓是有条不紊慢慢地推进着,回宿舍地路上,钱唯一边走一边盘算,想了想,唯独还遗漏一件事还没开始行动,事不宜迟,现在就干!

    刘诗韵对钱唯突然捧回来的一堆东西好奇地围着左转右转,她照着那些包装盒上的字念了出来。

    “章光101……霸王洗发水……钱唯?你买了这么多都是什么玩意儿?”

    钱唯从众包装盒中分别拿出了一套章光101和霸王洗发水递给了刘诗韵:“好东西,你值得拥有,这可是目前市面上最好的几款了,看在我们深厚的革命友谊上,送你一套了。”

    刘诗韵很愕然:“这都是生发治脱发的,你头发又不少,我也多着呢,买这玩意儿干嘛?你该不是被什么传-销组织洗脑做什么代理经销商了吧?”

    钱唯拍了拍刘诗韵的肩膀,语重心长:“你以后就知道了,咱们学法律的,容易头冷,防患于未然,年轻人,以后你就会感激我了。”

    “那这个呢?”刘诗韵从一堆生发产品里找出了一张色彩艳俗的卡片,“‘阳光健身’?你?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人,竟然办了学校里那个健身房的会员卡?”刘诗韵沉吟了片刻,才有些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你看上健身房里哪个男的了吧?”

    “你懂个屁!”钱唯白了刘诗韵一眼,“学法律,需要有绝对强健的体魄!身体强壮,才能熬夜以后不猝死,另外尤其需要练习短跑长跑,以后被对方当事人围攻的时候方便跑路。”

    “哈哈哈哈哈,得了吧钱唯,你肯定是看上谁了。”刘诗韵哈哈大笑完,又有点忧伤,“不过你这生发产品我先收着吧,最近我是有愁的事,感觉头发都愁掉了。”

    “什么啊?”

    “还不就是之后的职业技能大赛吗?系主任让我组织,可说实话,这种活动谁有兴趣啊,虽说有奖金,但也才那么点,谁看得上啊?要是搞个什么噱头就好了,我们法学院女的多,比如能把陆询叫上参加,那就能带动其余女生来参加了。”

    “那你去游说陆询啊!”

    刘诗韵翻了个白眼:“别想了,陆询才不可能参加这种级别的活动,太幼稚太不上档次了,人家根本看不上,他可都是参加国际性比赛的,那个jessup模拟法庭辩论赛,全英文专业法律性辩论,你知道吗?算了,不和你说了,我去想想怎么搞今年下个月的职业技能大赛吧。”

    刘诗韵去忙她的事了,钱唯也没闲着,她是个行动派,当晚就去了健身房。

    上一世的钱唯确实如刘诗韵所言,从没有想过锻炼身体,连一次健身房的大门都没踏进去过。这次去,还真是大开眼界,a大的健身房,设在体育馆一楼,设施算得上豪华了,器械室内有一排跑步机和踏步机,在锻炼的人也不多,器械室的一侧则是校体育馆的游泳池,这个泳池是a市体育赛事时都曾征用的,设施十分完备,而器械室另一侧是一个练功房,平时有瑜伽课和芭蕾等舞蹈课,这个点了,练功房里倒是传来一阵阵女生们叽叽喳喳的声音和音乐声,钱唯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学生会文娱部正在为今年中秋的舞蹈节目排练。连接着器械室的健身房大厅里有一个台球桌,这个点了,真正健身的人倒是不多,反而是台球桌很有人气,围着一群人,钱唯好奇看了一眼,打台球这帮男生痞里痞气的,顶着当年流行的洗剪吹发型,好几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耳朵上还挂着耳钉,为首的那个手指间还夹着一根点燃的香烟,完全无视了健身房的禁烟标志。这些年因为扩招,a大也下设了二级学院,虽然同样冠着a大的名,教学楼宿舍也都在a大里,但实际录取分数线比a大的正统本科部低了不知多少,生源自然不怎么样,有不少家境不错的小混子也被家人出钱送了进来,结果也没在学校里好好学习,成天拉帮结派横行霸道,眼前这群打台球的八成就是二级学院的那部分人。

    那些人此时交头接耳在说着什么,钱唯也没在意,径直走到器械室,上了一台跑步机开始跑起来。

    二十分钟挥汗如雨,正在钱唯渐入佳境之际,突然听到大厅传来了骚动的声音。

    “留下陪我们天哥打个台球怎么了?不情愿?”

    “给个面子一起打个球,待会请你吃夜宵。”

    “不夜宵了,麻烦让一让,我们要回宿舍了。”

    拉拉杂杂的几个男声里,那脆生生的女声回复就显得非常清晰了。

    钱唯停下跑步,往台球桌那一看,就看到了熟悉的面孔。

    莫梓心和几个女生正被那群小混子拦住在台球桌前,她们身上还穿着舞蹈服,原来刚才在练功房里排练节目的正是她们。

    为首被称为天哥的混子头目笑嘻嘻的,撩了撩自以为很帅气的长刘海:“你叫什么?留个号码,交个朋友。”

    他看向的自然是最漂亮的莫梓心,此刻她身上的贴身舞蹈服紧紧包裹着她的身体,勾勒出她漂亮的身材曲线,刚才排练过的脸上因为跳舞还红扑扑的,带了点汗珠,充满了吸引力,但她的脸上写满了拒绝和冷淡。

    “我有男朋友了,不好意思。”

    “有男朋友也可以分手,这种时候都不陪你不来接你回宿舍的男朋友要来干嘛?不如现在换一个,我送你回去?”

    莫梓心从来都是被人捧着的待遇,遇到这样二皮脸纠缠不休的,很快就不耐烦了:“你让不让开,不让开我报警了。”

    这种荷尔蒙上脑年纪的小混子最在乎的就是面子,当着其他几个女生还有自己手下的面,被莫梓心用这种态度回复,被称为天哥的头目果然拉下了脸,他摁灭了手里的香烟,吊儿郎当地朝着手下几个弟兄使了个眼色。

    “今晚你们不仅要留下打球,还要陪我们去外面再玩玩。”

    钱唯心里干着急,莫梓心啊莫梓心,你就不能服个软虚与委蛇一下,一定要跟人家硬碰硬?和莫梓心同行的几个女生大概也从来被人捧惯了,也不是省油的灯,叽叽喳喳就和几个混子吵起来了,几个混混也上手开始拉扯莫梓心一行了,局势越发不可控起来。

    钱唯实在看不下去,可惜此刻器械室锻炼的男生都走了,她只能赶紧给钱川打了个电话:“我在体育馆遇到点事,赶紧带点你们体科院的兄弟过来救急。”

    钱唯匆匆关照完钱川,就从器械室冲了出去,准备去大厅帮莫梓心解围。

    “你凑什么热闹,好好待着。”

    就在她要往外冲之际,一只手从她身后拉住了她的衣领,一个慵懒的男声响起。

    钱唯回头,才看清来人是谁。

    九月的夜晚,眼前的少年身上穿着松垮的运动t恤,刚从冲淋房出来,额前的发上还滴着水,雪白的脸上因为冲淋房的温度还带着淡淡的粉,嘴唇饱满,带着健康又艳丽的红色,眼珠黑亮,睫毛纤长,从运动裤下露出的长腿笔直性-感,钱唯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陆询这双腿,腿部线条实在是很美,皮肤下能看到蛰伏的肌肉线条,既不失阳刚又不至于粗犷,恰到好处的让人难忘。

    但钱唯好在没忘记正事,她见了救星一般激动:“陆询!”

    陆询瞟了一眼钱唯,撩起运动t恤下摆随意擦了擦还没来得及吹干的头发,顷刻间便有细小的水珠飞洒出来,落到了钱唯的脸上,钱唯这才发觉出自己的脸上有多烫,她看着因为陆询动作而露出来的紧实腹部,只觉得脸发热到仿佛那滴水珠刚接触自己皮肤,就会被自己脸上的温度蒸发。越是不经意越是撩人,19岁的陆询,介于成熟与青涩之间,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荷尔蒙,钱唯只要在心里默念“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可他的腹肌和人鱼线还是在她脑海里晃荡……她乱七八糟地想着,陆询当律师真是可惜了,当男公关可能发家致富更快一点……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