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

4、第四章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陆询说完,很随意地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又看了一眼钱唯,还真的捧着个仙人掌走了。一场风波终于就此平息,看热闹的人散了,钱唯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个点也是午饭时间了,她也有些饿了,直接便往食堂方向走。

    “钱唯!”钱川这时也终于彻底反应过来,态度激烈,他三下五除二追上钱唯,在饭桌上堵住了她,质问道,“你说,你是不是也看上陆询这个小白脸了?”

    钱唯一边吃着糖醋小排,一边翻了个白眼:“你真是不知道自己躲过了一场什么样丢人的风波。”

    “什么丢人?难道你觉得我打不过陆询那种小白脸?”

    “确实打不过。”钱唯鄙夷道,“你别觉得自己是体育生就一定比人家强壮,人家陆询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类型好吗?”上一世,钱川挑衅陆询,结果不仅没讨到好,还差点被陆询打成猪头,陆询这家伙别看平时斯文内敛的,心里煤球一样黑,打起人来专门捡脸上和身上疼却不致命的地方下手,和钱川那种没章法的乱打根本不同,钱川事后顶着那张姹紫嫣红堪比彩虹的脸恢复了一个月才敢出门见人,因此和陆询有了不共戴天之仇。

    “你看过?”钱川气吼吼的。

    “我没看过我还不能意-淫?”

    “你果然对这个小白脸有意思。”钱川阴阳怪气地笑了笑,“我说你今天怎么一反常态对陆询那么溜须拍马,原来是想泡他。什么学习的榜样?我认识你十九年就没见你什么时候想认真学习过,你上课就没不迟到过,连早起都做不到的人,就突然在学习上有了偶像?”

    “你这个人思想不要这么龌龊好不好?陆询根本不是我喜欢的那类型好吗?”钱唯停下了筷子,脑内浮现出28岁斯文败类衣-冠-禽-兽般的陆询,“我喜欢清纯不做作的男人,陆询那种妖艳贱-货型的我可驾驭不了。”

    “妖艳贱-货??”钱川对这个未来的流行词很陌生,“虽然我不爽他,但也不能平白污蔑人吧,陆询哪里妖艳贱-货了?他穿得清清爽爽的,一张小白脸也干干净净的,虽然我也是男人,但也承认他确实长得不错……”

    “你懂个屁。”钱唯敲了敲餐盘,“陆询就是那种骨子里很骚的妖艳气质,看人要透过表象,你看看陆询现在就够招蜂引蝶了,虽然如今还是一张清纯的脸,但他再过几年绝对就进化了,脸上那种骨子里的妖艳就会透出来了。”

    “咳咳咳咳咳。”

    “你咳什么咳?什么东西都没吃还能被自己口水呛成这样?眼睛呢?眨这么快是抽筋了?”钱唯看了一眼突然大声咳嗽不断眨眼的钱川,有些莫名其妙。

    她显然没收到钱川好心的示意,直到陆询冷着张脸出现在她面前,钱唯才意识到危机。

    “这个……我可以解释……”倒了血霉,竟然在食堂吃个饭还能继续撞见陆询,“陆询……是我用词不当,我请你吃饭,你听我慢慢说……”

    可惜陆询的脸色并没有转好看:“我突然想好让你做什么补偿措施了。”他冷飕飕地说道,“你不是要请我吃饭吗?行,那就请吧,一个月。”

    钱唯松了一口气,刚要点头称好,就听见陆询恶魔般的声音继续响了起来。

    “一个月早饭。”

    “……”陆询一定是故意的吧!钱唯内心欲哭无泪,他一定听到钱川的话了,明知道自己是绝对早起不来,连上课都迟到的人,却要帮他打一个月的早饭。a大的食堂早餐非常丰盛,但相对的,早饭也因此十分火爆,如果不早起排队,根本抢不到早点。

    钱唯试图垂死挣扎:“最近的早点真的很难抢,能不能缩短点时间,半个月怎么样?一个月实在有点强人所难啊……”

    “不行。”陆询面无表情,语气淡淡的,“毕竟我是妖艳贱-货,我们妖艳贱-货就是喜欢强人所难。”

    “……”

    “你手机号?”

    “就……就不用交换手机号码了吧?”

    陆询瞥了钱唯一眼:“你是不是想多了?以为是言情偶像剧,还‘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你放心,我视力和品味都很好,不用去眼科。没有你的手机号,第二天早上我想吃什么怎么提前发给你?”

    陆询,你果然19岁和28岁的时候一样令人讨厌!但本着讨好未来老板的心,钱唯敢怒不敢言,只能乖乖地交出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那以后我是先打好早饭以后在食堂等你吗?”

    “为什么要等我?”陆询语气理所当然道,“我在哪里你直接给我送过来不就行了?”

    陆询,你个周扒皮!除了要辛辛苦苦早起打早饭,竟然还要包邮?去死吧!

    ***

    钱唯吃过午饭,又打包了一份,再拐去校外小摊上买了一盆新的仙人掌,这才回了宿舍。

    刘诗韵果然还没起来,钱唯打开了打包来的饭菜,这家伙才像是循着人肉味而行动的丧尸一样循着香味爬了起来。

    “是酱香鸡腿吗?好香啊……”

    刘诗韵吃完,终于想起了自己的宝贝仙人掌,她看一眼,有些狐疑:“这真的是我那盆仙人掌?怎么一下子颜色也不黄了,刺也不软了,水分都饱满了,连个头都长大了点?”

    钱唯面不红心不跳:“万物生长靠太阳啊,你看到钱川了没,185的身高你知道怎么来的吗?他就是晒太阳长的,你这仙人掌晒晒给你长大点也不奇怪啊!”

    刘诗韵恍然大悟:“那我以后再也不做防晒了,既省钱,还能长高!”

    钱唯心虚地朝刘诗韵抛了个媚眼,准备爬上床来一个午觉,结果手机屏幕里叮地跳出一个提醒。

    “中国法制史补考!”

    这七个大字让钱唯浑身一激灵,被中国法制史统治的恐惧又一次浮现,法制史的老师姓强,名力,外号“强哥”,因为出题角度刁钻而得到“强哥出征,寸草不生”的江湖名讳,几乎班上80%的人都被挂了,就连很多学霸也没有幸免于难,上一世钱唯就栽在中国法制史上,大二开学补考也是靠着暑假结束前最后一个礼拜恶补才低空飞过,可如今……钱唯只想咆哮,她根本没复习啊!什么法制史,早就还给老师了!如果这次再挂,就得重修了,弄的不巧还会影响毕业,这绝对不行!

    好在钱唯急中生智,她拼了命地努力回想,终于勉强想起了当时补考的两道论述大题是什么,可惜知识点太多,离考试已经来不及背了,钱唯想了想,决定破釜沉舟,她索性合上了书,急匆匆赶到了补考的教室。

    a大的补考相对来说比较宽松,提前一刻钟可以入场,位置随便坐,只需保证一个隔开一个坐就行。

    钱唯一等入场,就选中了一张相对比较偏的座位,然后开始在课桌上做小抄,她准备把模糊回忆起的两道论述大题答案赶紧抄在课桌上以便作弊。

    “你在干什么?”

    正当钱唯抄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一个干净冷冽的男声在她的头顶响了起来。

    钱唯抬头,十分惊讶了:“陆询?连你也挂了啊?”学霸如他,竟然也被强哥挂了,钱唯同情的同时,内心也平衡了不少。

    既然打定了注意要讨好未来老板,钱唯决定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她热情地朝陆询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桌面,偷偷摸摸低声道:“我在做小抄啦,今天补考最后两道论述题,要是别人我绝对不告诉。”

    陆询瞟了桌面上密密麻麻的小抄一眼:“这次补考试卷是绝对保密的,你怎么知道最后两道大题?”

    “我有超准的第六感。”钱唯得意地扬了扬眉毛,“算了,我现在不论怎么说你估计也不信,等你拿到考卷就知道听我的没错的,你要不要也赶紧把这两题的答案抄到课桌上,反正就算没考到,你也不亏啊。”

    陆询显然不为所动,钱唯还想劝说他,却见陆询站了起来,往讲台的方向走。

    “还有十分钟考试,请大家把书、复习材料和手机都放到讲台上来。”

    钱唯:???

    “因为强老师临时有事,所以这次法制史的补考由我来监考。”陆询说起话来慢条斯理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凌迟般地戳在钱唯的心上。

    是了,钱唯怎么忘了,陆询这种人,怎么可能会挂科啊!就算老师变态,他比老师更变态啊!

    钱唯的心在打鼓,好在陆询已经开始拆封补考试卷了,也没提及钱唯的小抄,钱唯的心里刚要放松,却见陆询把试卷翻到了最后的论述题部分看了一眼,然后他抬起头,看了一眼钱唯。

    “现在请大家站起来,换一下座位。”

    这禽兽!!!

    一锤定音,钱唯的小抄行动宣告失败。

    作弊虽然不光荣,但直接举报同学作弊这种事,也会被认为非常不上道,举报人最后的下场往往也是被人孤立,就算是陆询这种偶像型选手,也得口碑大跌,为人不齿,钱唯料定了陆询不会戳穿自己做小抄,却没料到这家伙这么阴。他分明是发现最后两道论述大题确实被自己猜中了才要换位置!而自己刚刚辛辛苦苦抄了一桌面的小抄!就这么付之东流了!

    钱唯只觉得心在滴血,她后悔得恨不得像个大猩猩一样怒捶胸口。但她能怎么办?她只能忍着心痛,飞速地用手把桌上铅笔写的小抄全部抹掉。自己抄不到,也不能便宜别人!更不能留下把柄被别人知道自己做小抄!

    然而就在她终于抹干净了桌面站起来准备调换位置时,陆询又开了口。

    “算了,马上到考试时间了,座位就不换了,大家继续按照原来的位置坐下吧。”

    钱唯愤怒地抬头,果然发现陆询正似笑非笑地看向她:“你是有什么问题吗?”

    阴!真是阴!

    陆询这大牲口明明就是预料了自己的所有行动,让自己的情绪云霄飞车般的上上下下,人生最懊悔的事是什么?是没成功作弊到吗?不是!是曾经有一个作弊的机会摆在我面前,我却自己亲手扼杀了!

    钱唯在心中给陆询比了无数个中指,但嘴里只能强颜欢笑说出温顺的三个字。

    “没问题。”

    好生气哦,但是要保持微笑 :)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