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

3、第三章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钱唯是在一阵聒噪的铃声中醒来的,她觉得有些浑身酸痛,昏昏沉沉拿了手机,下意识想要滑动触摸屏,摸索了半天才发现手里拿着的竟然是一款老式的翻盖手机,十年前流行的那种样式。如果说这时她还以为自己在做梦,那下一瞬间手机接听后传来的钱川的大嗓门让她一下子醒了一半。

    “钱川?你什么时候回国了??”

    “钱唯,你是不是脑子秀逗了?什么回国?我现在在东区男生宿舍2栋下面,你赶紧来。”

    东区男生宿舍2栋??钱唯懵了半天,她在四周看了一眼,说完全陌生,似乎也不尽然,这显然是一间女生宿舍,屋子一侧并列放着两排上下铺四张床,另一侧则是四张书桌,钱唯又看了看,这下越看越熟悉,越看身上冷汗也越多起来。

    这,这分明是自己大学的宿舍啊!她用力捏了自己一把,疼!真特么疼!钱唯抬头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历,2009年9月12日。真的是她19岁那年。

    看来自己真的挂了!钱唯痛心疾首地想到,早知道昨晚那小破寺庙竟然这么灵,自己就不该乌鸦嘴许什么重回19岁的愿望,就算没许“再给我500个愿望”这类的,再不济也许个中千万大奖的愿望啊!何况死就死了,竟然还是掉坑里这么无语的死法,好歹给她一个壮美一点的死法啊,至少见义勇为一下吧!死了还能上个电视收获“英勇好市民”的称号……

    “钱唯!都说了你多少次了,下次睡觉前手机一定要关静音!”

    钱唯的床在下铺,她的上方传来了上铺刘诗韵的抱怨声,钱唯甚至能听到她嘟囔着翻了个身以后床板嘎吱嘎吱的声音。

    钱唯阿q精神地想道,好吧,既然重生了,那就打起精神吧!总比死绝了强!

    2009年9月12日,这个日期在钱唯的心中渐渐清晰起来,一切都如19岁那年一样,一个普通的早晨,昨晚忘了关手机静音,钱川的电话打破了睡眠。

    等等!钱川的电话!东区男生宿舍2栋!

    这些线索在钱唯的心中渐渐清晰,她这下完全醒了,连滚带爬地从床上爬起来,随手套了件衣服,就在她准备往外冲的时候,上铺蚊帐里伸出一只细白的手,拉住了钱唯衣服上的帽子,然后一个贞子一样披头散发的女人从蚊帐里坐起来,又伸出了另一只手,手里赫然捧着一盆仙人掌。

    “钱唯,你要下楼吗?帮我的仙人掌放到一楼的大露台上晒晒太阳,我们宿舍的阳台都没太阳,连我的仙人掌都快死了。”

    2009年9月,大二开学没多久,隔壁女生宿舍楼发生了色-狼半夜潜入的事件,虽然因为发现及时,色狼没得逞就跑了,可一时之间大家都很恐慌,在枕头底下藏水果刀的藏水果刀,买报警器的买报警器。刘诗韵就很另辟蹊径了,她把自己的仙人掌搬到了床上,号称一旦有色-狼接近,就可以直接抄起仙人掌把人给砸昏。

    “就算没被我的仙人掌砸了以后逃跑,我也能靠着分辨他脸上的仙人掌刺把他抓起来!”

    钱唯还记得很清楚刘诗韵当时信誓旦旦的表情。只是过去了一周,色-狼没再出现,刘诗韵的仙人掌反而奄奄一息,连刺也软软得耷拉下来。

    “等等!我有急事!”

    刘诗韵却不依不饶地拉住了钱唯的帽子,钱唯情急之下只能接过了她的仙人掌,抱着盆仙人掌风风火火地出了宿舍楼。

    她得赶紧赶到东区男生宿舍2栋去,钱川正在那儿找陆询约架呢!上一世,她被钱川的电话吵醒后根本没在意,而是翻个身继续睡,等她醒来,钱川已经和陆询在宿舍楼前狠狠地打了一架,两人自此结仇,钱唯也就是从这里开始被钱川带着走上了得罪陆询的道路。

    既然上天给她机会重活一世,那这一次,她一定要好好把握,和自己未来的老板搞好关系!

    可惜钱唯还是慢了一步,等她冲到男生宿舍楼前的时候,钱川正照着陆询的脸上给了一拳。

    19岁的陆询身材修长,唇红齿白,眉眼还是一如既往的英俊,精致的比例让人想起旧日民国那种大户人家的贵公子,他的脸极具青春饱满的少年感,充满了干净透彻的别样美感,而那张五官端正的脸上也已经有了日后禁-欲-系高岭之花的雏形。陆询就是这种人,每个阶段你都以为这是他颜值的巅峰,但每一次,他都能用自己极具侵略性和存在感的长相打破你的认知,刷出新的巅峰。

    只是很可惜,此时这张漂亮的脸蛋被钱川一个拳头破了相。陆询的左脸红肿了一小块,嘴角破皮流了血。

    他轻轻地抹了抹嘴角,低头看了眼自己指尖上沾到的血,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钱川,平平静静的,也不气不恼,只是开始慢条斯理地挽袖子,动作仍旧优雅极了。

    钱川得意洋洋地看着陆询:“怎么了?打不过了?你们学文科的男人就是体弱。”

    只有钱唯大叫要糟。陆询这个人,反应越是平静,行动就越是狠辣。她现在才理解为什么上一世,钱川会在男宿舍门口被陆询揍个半死了,这种程度的挑衅不是作死是什么?陆询根本不体弱,他从十来岁就开始练散打了……

    “盯着我看干什么啊?有本事你上啊。”

    钱川还在不知死活地蹦q,钱唯冲上去照着他的后脑勺就是一下。

    “谁?!”钱川暴怒地大叫了一声回头,看清了钱唯,他的语气缓了缓,“你终于赶来帮我加油助威了啊。”

    陆询应着钱川的声音,也把目光投向了钱唯。说时迟那时快,钱唯用川剧变脸的速度一秒换上了一副如花笑脸,她热情地冲上去握住了陆询的手。

    “陆询同学!我仰慕你很久了!”

    钱川:???

    陆询被这突如其来的发展也惊得手有点僵硬,一时之间都忘记了抽走自己的手。

    钱唯厚了厚脸皮:“你好!我叫钱唯,虽然因为我常常逃课,你不一定对我有印象,但我也是法学院的,和钱川是双胞胎,虽然只比他早出生一分钟,但毕竟是他姐姐,长姐如母,我替他向你道歉!希望你看在我们同是法学生的面子上,原谅他这一次!我这个弟弟是体科院的,作为体育特招生进的a大,你懂的,体科院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脑子不大好使,希望你不要计较。”

    “钱唯!你在说什么啊?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谁四肢发达头脑简单?!”钱川怒吼道,“我第四任女朋友又因为这个陆询和我分手了!说喜欢上他了,你还帮这个小白脸?”

    钱唯狠狠白了钱川一眼:“钱川,这种事,怎么也能赖到陆询的身上?你自己有四个前女友都看上陆询跑了,首先你没有证据证明陆询做了男小三,其次就算人家是男小三,你也应该先好好找找自己的问题,如果你和你前女友们情比金坚,别人怎么有空子可钻?”

    钱川一张面孔因为愤怒和震惊彻底扭曲了:“钱唯你……你……”

    “你什么你?你的前女友和你分手,那是因为你没有陆询有魅力有知识有涵养,你应该学会在挫折中成长,在对比中坚强啊!怎么能殴打比你优秀的同学呢?”钱唯说完,狗腿地看了一眼陆询,“陆询,你嘴角的伤不要紧吧?我带你去医务室?你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陆询看着这一场变故,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他看了一眼钱唯,语气挺意味深长:“你是不是能把我的手放开了?”

    钱唯这才意识到自己还紧紧握着陆询的手,她讪笑了一下,赶紧放开了对方的手:“我这是太激动了有点情难自禁,请你一定要接受我的歉意!”

    重活一世,这一次一定要改写命运!不仅不能得罪陆询,还要第一时间和陆询成为好朋友!拍好未来老板的马屁!毕竟未来的陆询就是行走的人民币和散财童子!

    陆询指了指自己受伤的嘴角,声音凉飕飕的:“你弟弟把我打成这样,你一句轻飘飘的道歉我就必须原谅吗?其余一点表示也没有?如果我没记错,我们学校的学生手册23页第三章第十款里规定了,殴打同学,要记大过扣10个学分的。”

    钱唯脑门有些冒汗,她不想得罪陆询,但也不能真的出卖自己弟弟啊。钱川那点可怜的成绩,再扣掉10个学分,到大四估计都没法修满学分毕业……

    也不知道是不是人在绝境就容易爆发小宇宙,钱唯突然想起自己手上的仙人掌。

    “怎么会没表示!送给你!”钱唯说着,一把把这盆仙人掌郑重其事地塞到了陆询的手里,“男人,就要能屈能伸,没有隔夜的仇。”

    “所以你的表示是送我一盆仙人掌?”陆询冷笑了声,“仙人掌的寓意是坚强,你送我这盆仙人掌是想让我被你弟弟莫名其妙打了一拳之后还保持坚强吗?”

    钱唯硬着头皮解释道:“仙人掌也算个绿色植物,绿色代表和平和友谊,而仙人掌是在沙漠里也能存活的植物,坚强这个寓意是我希望你和我弟弟之间的和平、友谊能够像仙人掌一样生命力旺盛。”

    陆询盯着仙人掌看了看,然后朝钱唯笑了:“是吗?可你这颗仙人掌,刺都已经耷拉了,感觉不出几天就要死了。我和你弟弟的和平和友谊,我看也和这盆仙人掌一样,很快就要走到尽头了吧?”

    “……”钱唯欲哭无泪,“我替钱川赔罪,行吗?”

    “我的脸都破相了,赔罪就完了?”

    “那你说吧!我怎么做你能和钱川和解?只要你提任何补偿措施,我一定帮你实现!”钱唯狗腿道,“何况其实你一直是我学习的榜样,我追赶的标杆,钱川打了你,虽然受伤的是你,但是我的心里也很不好受,试问谁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偶像被打呢?你是我们法学院的骄傲啊!就算你大仁大义原谅了钱川,我也原谅不了他,我一定回去会好好修理他教育他的!”

    陆询轻飘飘地看了一眼钱唯身边咬牙切齿的钱川:“既然这样,这次我就不追究了。”他转眼看向钱唯,“至于补偿措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