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

2、第二章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对陆询给的法律援助案件,钱唯大致翻了翻,这竟然还是个婚姻案件,虽然并不涉及多少财产标的,但当事人的陈述颠来倒去,又夹杂了很多个人感情,需要律师花费很多精力进行整理和提炼有用信息,钱唯看了看日程表,决定先把这个案子放在一边,等年后直接约谈当事人。

    “你还不走?”

    一忙起来钱唯就完全忘记了工作以外的事,直到这天下班时陆询走到她面前,她才意识到今晚便是约定的同学聚会的日子。

    钱唯火速地收拾了文件:“走走走!陆询等等我!搭个便车!”

    陆询不置可否,然而确实放慢了脚步,钱唯(第一快发/醋/溜/儿/文/学)终于跟着他进了电梯。

    陆询的黑色宾利空间宽敞舒适,钱唯不得不感慨有钱真好。虽然和自己有仇,但钱唯也不得不承认,陆询这个人,真是干什么都很出色,他赚钱的能力和他的容貌一样出众。多金、英俊、有才华,而且还长情,对莫梓心这么多年了还涛声依旧。

    “上次给你的案子材料看了吗?”

    就在钱唯苦思冥想如何开启话题的时候,陆询竟然先开了口。他的声音带了种微凉的质感,又有种若即若离的意味,每次都让人捉摸不透他语气里的情绪。

    钱唯不知道为什么,本能地觉得如果老实回答没看,陆询一定会生气,权衡之下她最终撒了个谎:“看了看了!”

    陆询沉默了片刻,才最终道:“你看完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为了讨好老板,钱唯咬了咬牙,决定出卖自己的灵魂:“虽然是个法律援助案件,但是我知道,一定是老板的良苦用心才把这样的案件给我,我相信这个案件一定能带给我全新的视角和锻炼,能让我在未来的工作中受益匪浅,我一定办好这个案件,不辜负老板的一片苦心!”

    “你根本没看。”可惜陆询一针见血地戳破了钱唯的谎话,“同学会结束了回去加班,把材料看完。”

    “……”陆询我上辈子一定和你有仇吧!

    钱唯和陆询到的时候,其余同学早已热火朝天地聊开了。

    “做女律师真是不容易,每次相亲恨不得和人家保证未来要是闹离婚,我绝对不会让人家净身出户到一分钱没有。”

    “做法官也很辛苦啊,万一判决不合当事人的意,还有当事人去法院门口拉横幅的!压力也很大,还只能拿体制里的死工资,你们律师都开q5了,我们还在开qq。”

    众人见了陆询这位稀客,赶紧把他迎进来,和在学校时一样,陆询不论出现在哪儿,都是众星捧月的人群焦点。

    “陆询来了!”

    “这次怎么还是一个人来的?物质文明建设的已经够好了,什么时候建设一下精神文明脱个单?”

    “最近。”

    众人哗然,陆询虽然言简意赅,但大家都知道,他说“最近”就真的是最近。

    钱唯有些诧异地抬头看了一眼陆询,陆询最近会脱单?他什么时候有潜在对象了?平时完全是留在所里加班顺带压榨揉捏自己啊,难道和云养猫似的是在云恋爱?

    不比陆询,钱唯并非众人的焦点,她找到了刘诗韵,在她对面坐下。

    刘诗韵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被包围着的陆询:“我开始就在纳闷,今年陆询怎么会参加同学聚会。”她神神秘秘地压低了声音,“你知道吗?莫梓心今天也要来。”

    钱唯有些惊讶:“她回国了?”

    “怎么不是,而且这次是要彻底回国发展了。”刘诗韵抿嘴一笑,“我就说吧,陆询就是个长情的人。本来从不参加同学会的人,为了心爱的女人,还不是破例了?你没听见?刚才陆询不还说最近要脱单了。”

    钱唯有些恍然大悟的同时有些疑惑:“可莫梓心有男友啊,她和钱川分手后出国留学了,我听钱川说她后来交了个美国男友,都快结婚了吧。”

    “切。你能撬陆询的墙角,不许他撬别人的墙角啊?”

    “你说如果这次我帮陆询撬墙角,陆询会不会原谅我自此和我冰释前嫌?”

    刘诗韵眨了眨眼睛:“当然会,男人嘛,他爱情-事业都美满了,哪里会还有空来折磨你,现在的陆询一看就是长期没有性生活导致变态了。不信你听我分析啊……”

    结果刘诗韵分析到一半就戛然而止了,她看了眼门口,激动地站起来了。

    “莫梓心来了!”

    钱唯后知后觉地回头,才看到了莫梓心,她正站在门口,迎接着同学们热情的问候。莫梓心长得非常漂亮,不仅是学霸,琴棋书画还都挺精通,女神级的人物,如今在国外待得久了,穿衣打扮方面,更是洋气精致。

    只是女神并没有和老同学唠嗑很久,她穿过人群,朝钱唯走来。

    “钱唯,好久不见。”

    钱唯下意识站起来:“弟妹!好久不见!”说完她就尴尬起来,“不好意思,当初叫习惯了……别在意!”她左顾右盼看了看,发现陆询还坐在一边,并没有动作,只是安静地看向这里。

    这家伙,明明是为了莫梓心来参加同学会的,结果关键时刻人家莫梓心到了,陆询还玩起了羞涩少年play?

    “听说你要回国发展了,那你男友呢?也一起来中国发展吗?”钱唯只能硬着头皮尬聊。

    莫梓心撩了撩头发,有意没意地朝陆询的方面瞟了一眼,微微一笑:“我现在单身。”

    有戏啊大兄弟!钱唯朝着陆询拼命挤眉弄眼,结果陆询却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钱唯有些恨铁不成钢,这个陆询,竟然还会有这种紧张到不知所措的时候?算了!是时候自己将功赎罪了!

    然而莫梓心很快转换了话题:“我回国以后也想做律师,钱唯,说说你的体会分享分享吧,做一个好律师,有什么书啊东西啊我要提前准备的。”

    嘿,就算你转移话题也难不倒我!

    钱唯笑了笑:“让我这种学渣分享经验肯定不如让我们学霸分享来的强啊,陆询现在是我老板,他已经是合伙人了,他的经验一定比较有参考性。陆询,不如你说说做律师的感受?有什么需要准备的?”

    自己这么好心地帮忙牵线搭桥,结果陆询一点也不上道。

    “做律师挺好的,就是不少人会有点头冷。”他的声音平平淡淡,一点不热情,他看了一眼莫梓心,“你头发也不是太多,准备点柳屋生发液吧。”

    陆询,你真是活该单身这么久!

    之后的聚会里,钱唯都尽心尽力地想给陆询和莫梓心制造机会,然而在不解风情的陆询面前,一切都是徒劳。

    没过多久,陆询接了个客户电话,拿起大衣就要走。

    “走了。”

    钱唯正和几个同学聊得热火朝天,对站在自己面前的陆询目瞪口呆:“陆询,你走就走了,和我汇报什么啊?你是我老板,又不是我是你老板!”

    “你也知道我是老板?”陆询瞟了一眼钱唯,“我是让你走。”

    “为什么啊!我挨下来没有事啊,我还想多聊一会儿。”

    “现在走,我能顺路送你。”

    “谢谢!不过不用了,我自己待会儿打车吧!而且你哪里和我顺路了?你家和我家两个方向好吗?”

    “我回律所,顺路送你一起回律所。”

    钱唯很茫然:“我回律所干什么?”

    “你忘了?”陆询微微一笑,“加班。”

    “……”

    一路上,陆询和钱唯谁都没说话,直到快到目的地,钱唯终于忍不住:“陆询,什么时候我可以不用这么加班啊?”

    陆询沉默了片刻,就在钱唯以为他不准备回答的时候,他开了口:“等我有女朋友的时候。”

    “说实话,你是不是记恨我让你大学最美好的青春里没机会恋爱?”

    “呵。”

    这就是记仇了……

    “我们有没有可能……”钱唯小心翼翼地措辞道,“重修旧好?然后一起发财一起飞?”

    “所以你是你准备怎么弥补我?”陆询的面色仍旧冷静,但声音的尾音里却带了一点点微妙的情绪,但钱唯还来不及去分辨,这情绪就像一缕青烟般消散琢磨不到了。

    对于陆询的这个问题,钱唯只有哑口无言,她想,这还真把她难倒了,她确实没法弥补陆询,怎么弥补人家无处安放的青春,怎么弥补人家这么多年求而不得的痛苦,就算现在莫梓心是单身,以陆询这么多年的空白经历来说,他没准也没多少泡妞技巧,也未必就能打动佳人再一次重温旧梦终成眷属……

    一段谈话,就这么谈到了死路,钱唯最终决定闭嘴,而就这样,陆询这个周扒皮还真的把钱唯送回了律所,当然,对钱唯狠,陆询对自己也狠,钱唯加班,他也进了办公室开始处理邮件。

    钱唯看了一眼电子钟,又恨恨地望着陆询办公室的灯光,赌气地想,加班就加班,可我偏要和你对着干,我就不看那个法律援助案件材料,我研究我的医疗纠纷案!

    钱唯就这么被陆询盯着被迫加了个班,好在已经到了年关,陆询为了个破产重组的案件第二天就出了差,钱唯则忙着在年前处理完所有工作,但不知怎么的,最近就是背到了天上去,案件败诉了好几个,出门还真踩到了狗屎,半小时前还从八卦王刘诗韵那里得知前几天还单身的莫梓心火速交了新男友,并且就在这么几天内闪婚了!钱唯简直不敢想象陆询得知这个消息后的脸色,更不敢想象陆询出差回来后想起新仇旧恨会用什么方式折腾自己,未来简直一片愁云惨淡。

    这天她见完郊区的一个客户,正准备等车回律所,转头看见对面“安澜山庄”几个大字。钱唯想起了实习生说的那间很灵的寺庙,她看了看时间,闲着无事,决定去寺庙里拜拜转转运。

    虽然是个小寺庙,但大约因为传闻,人十分多,跪拜竟然还需要排队。

    钱唯虽然心里并没有多么相信这种仪式,但本着来都来了的心态,还是也像模像样地跪下心中许愿起来。

    “神明啊,让我案源滚滚发大财吧!”

    “不不不,还是先让往事随风,陆询能和我握手言和吧!”

    “哎,不行不行,还是先让陆询和能莫梓心重修旧好吧,让莫梓心赶紧离婚和陆询在一起吧!”

    钱唯絮絮叨叨嘀咕了半天,人到底是贪心,一个愿望过后又冒出另一个愿望,在地上跪了半天,她身后排队的大妈忍不住了。

    “姑娘啊,你快点啊!这个寺庙虽然很灵,但是愿望也只能许一个啊。”

    “那就让我重新回到19岁还没得罪陆询的那年吧!就这一个愿望!”钱唯双手合十,十分虔诚。

    彼时钱唯没有想到,自己随口许下的愿望,竟然真的会成真。

    她真的重回了19岁,可惜压根不是按照什么令人愉快的方式。

    就在钱唯刚走出寺庙后,手机就收到了一条短信,低头一看,来自于老板陆询,于是她哪里敢怠慢,赶忙掏出手机准备一边看一边往前走,结果就这么一时不察没看路,一脚踩空,在钱唯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她就狠狠摔进了道路施工挖开的一个深坑里去。

    在她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她的脑海里只闪过了三个念头。

    第一,千万不要边看手机边走路!真的会死!

    第二,这特么哪个施工队!施工不知道放置警示标志吗??根据《侵权责任法》,在公共场所或者道路上挖坑、修缮安装地下设施等,没有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损害的,施工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的啊!!!大家不能有文化讲点法律和公德吗?!!!

    第三,重生我就说说而已,我不是真的想死啊!!!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