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疗养院

第 15 章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第十五章

    谢九思实在搞不懂人类之中的那些名堂。

    但他毫不犹豫地点头赞同了顾时的想法:“可以。”

    “……”顾时刚张开的嘴默默闭上。

    他本来还琢磨了很多种解释和解决方案,准备提出来用以说服谢九思,结果根本用不上。

    “您这答应得也太快了。”顾时小声嘟哝。

    “?”不应该吗?

    谢九思不解:“我说过了,你懂这些,就听你的。”

    “唔……嗯嗯。”

    顾时含糊着应下,在谢九思的注视下垂着眼,怎么也不乐意抬头看他。

    谢九思这人怎么这个样子的。

    顾时想。

    这样他不就不好意思划水,只能乖乖工作了吗?

    “我怎么做都可以吗?”顾时问。

    “不要激怒……”谢九思话说起了个头就停下,突然抬手伸向了顾时。

    顾时瞬间察觉,“噌噌噌”大退三步,无比警惕地看着谢九思:“您这是做什么?”

    谢九思抬到一半的手骤然停住,片刻,才说道:“给你留个标记,之前答应了你师父。”

    顾时一愣,这才想起顾修明和谢九思之前达成交易的时候,确实是以他的安危为条件的。

    “……这样啊。”顾时慢慢放松下来,“早说嘛。”

    “吓到你了?”谢九思问。

    顾时:“那哪能呢,我胆子那么大。”

    只是他单方面做了心虚的事,所以容易一惊一乍。

    顾时自知理亏,干脆主动凑了上去:“行了您标吧,爱怎么标就怎么标。”

    谢九思闻言:“你确定?”

    “对对对。”顾时头点得干脆,“您要保护我安全我可巴不得呢!”

    谢九思听他这么说,当即在顾时额前的虚空中画了一道无比繁复玄奥的图案,那些复杂而精妙的线条在阳光下散发着浅淡的金色光亮。

    谢九思落下了最后一笔,将这个圆融的法印推到了顾时的眉心上。

    顾时感觉额头被轻轻触碰了一下。

    谢九思的指尖一触即离:“好了。”

    顾时抬手摸了摸额头,想到刚刚谢九思花里胡哨的画了一大坨,又忙不迭的拿出手机来照了照。

    谢九思:“怎么?”

    顾时发现额头上什么都没有,松了口气:“没怎么,就好奇看看。”

    这不是怕谢九思没什么常识,直接把那一坨往他脸上一糊完事么?

    顾时觉得自己这张脸还是很帅的,并不需要加什么别的东西。

    顾时十分满意,把手机塞回了口袋,走到办公楼电梯前停下脚步,问:“之前您是想说什么注意事项吗?”

    谢九思说:“尽量不要激怒他们。”

    顾时闻言,正要点头,又听谢九思话头一转:“但激怒了也没关系。”

    顾时:……?

    谢九思:“遇到事情叫我就好。”

    顾时愣住:“啊?”

    谢九思抬手,轻轻点了点顾时刚打上印记的额头,带着点提醒的意味。

    电梯门在他们旁边打开,一群在电梯里说说笑笑的人看到外边站着的谢九思时瞬间安静下来。

    他们的目光顺着谢九思的手挪到了顾时身上,混在其中的几个小妖怪跟见了鬼一样倒吸一口凉气,然后纷纷眼观鼻鼻观心,垂着眼绕开了电梯门口的两道身影,逃一般的溜了。

    顾时心想幸好自己不是个姑娘。

    他要是个姑娘,明天职场潜规则的传闻指不定就吹满疗养院大地了。

    谢九思收回手,偏头看了一眼逐渐远去的那群人,然后透过旁边电梯门上的镜面看着自己。

    他很可怕吗?

    也没有很可怕吧。

    顾时走进电梯,按住开门键,从里边探头:“谢总?”

    谢九思带着疑惑收回视线,抬脚走进了电梯。

    顾时到六楼,谢九思到八楼会议大厅。

    在得到了谢九思的首肯之后,入职两天简直闲出屁来的顾时顿时忙碌了起来。

    实不相瞒,他顾时虽然想起来说起来都头头是道,但实际上是个嘴强王者。

    他在校成绩实在不咋地,补考王者这个称号在整个学院都是出名的,唯一一个一次过的考试就是开卷的马哲。

    入职之后更是直接分了一个单独的办公室,并没有老人带他,工作和实践经验一片空白。

    上班上了两天,他甚至连公司的账务系统都没注册!

    这么一想,完全就是个薪水小偷的顾时更加不自在了几分。

    怪不好意思的。

    顾时抱着内心的愧疚,前往二楼的财务部,准备给前辈们端茶倒水,努力学习。

    财务部的情况跟顾时所想象的那种比较清闲的气氛截然不同,他到二楼的时候,根本找不到一个看起来比较清闲的人。

    不过顾时明白,在职场,脸皮不够厚是没有办法混下去的。

    而很不巧,通常情况下,顾时的脸皮都厚得可以。

    他左右看看,跟上了一个刚从茶水间回来的姐姐。

    “姐姐你好啊。”顾时露出个灿烂的笑容,“我是新来的会计顾时,来学习一下。”

    在必要的时候,顾时可太会利用自己这张脸了。他知道自己一笑,没几个女孩子能扛得住。

    姐姐踩着一双恨天高,偏头看了顾时一眼,面上的不耐稍缓,说道:“没听说要来新人。”

    顾时拿出工牌:“我在三界院。”

    “哦。”姐姐扯了扯嘴角,三界院来了个新人会计,这她倒是有所耳闻,但嘴上并没那么好说话,还有点阴阳怪气的,“三界院的神仙下凡来了?”

    顾时被她的话刺了,也并不在意。

    不论在哪里,人们对于突然空降的高阶层总是会充满敌意的。

    顾时非常明白这一点,但他又不是来交朋友的,被刺一下就能有收获并不亏。

    顾时仍旧笑嘻嘻地:“什么神仙不神仙的,我刚来,什么都不懂,能不能跟着姐姐学学?”

    “我不会教人,你自己看着学吧。”

    “好嘞!”顾时喜滋滋地应了。

    他会计证能考到,账还是会做的,只是每个公司的流程细节与职能分工都不大一样,他需要学会的就是这一方面。

    这种流程基本上看看就能会,等到他进了账务系统了再实操,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积攒经验的时候。

    顾时给他的临时老师端茶倒水,蹭着学。

    在真正了解过账目之后,顾时才发现钟山疗养院的规模真的很大。

    不仅是指的占地面积,还有服务范围。

    疗养院的服务范围包括但不限于养老护理、疾病疗养、社会慈善……

    客户群体也相当高端,多是通过那些小妖怪的层层关系介绍而来,都是些了不得的人物。

    由于服务涵盖极广、服务对象也并不一般的缘故,财务部门的工作其实不算轻松。

    那些小妖怪生怕三界院里住的这帮老怪物搞出什么幺蛾子,直接外聘了一整个成熟的管理团队来给他们打工。

    顾时被那姐姐扔了一份做到一半的季度财报,坐在一边开始翻看起来。

    顾时翻着翻着,看到了在疯狂赔钱的慈善福利账目。

    钟山疗养院目前所开展的慈善项目是针对孤儿群体的,简单的讲就是定期派运营部的人去给B市一些儿童福利院送物资、送温暖,陪孩子玩一玩、教教课。

    顾时看了看账目上的外派补贴,发现并不多。

    “姐姐,这个外派补贴这么少,运营那边真有人乐意去啊?”

    姐姐嗤笑:“年轻人,上班可没什么乐意不乐意的,不乐意也得去。”

    也是。

    顾时若有所思,又问:“咱们做这个是宣传吧?有没有宣传视频啊?”

    “官网上就有,自己看。”

    顾时摸出手机,出了财务部,蹲到走廊上看起了视频。

    三界院账目的问题,其实有很多解决方法。

    比如让那帮老怪物进到那些上贡的小妖怪们的户口本里去,又比如让他们自己去找工作——顾时始终觉得这帮老妖怪蹲在家里宅着不出去干活,简直是对资源的极大浪费!

    至于那些受了伤,以及并不太适合独自出行的,完全可以挂靠在钟山疗养院名下做个闲职。

    顾时有个大胆的想法。

    运营部门不是没人愿意去做慈善吗?那就让这帮老妖怪去。

    他们对现代社会的了解跟小孩子没什么区别,完全可以跟着小孩一起学,小孩子也不像成年人明白那么多常识,很多异常他们可能根本就意识不到。

    顾时看着视频,越看越觉得自己的想法简直绝妙。

    毕竟连白泽都说了,今时不同往日,多接触一些人类说不定会有新的线索。

    这么一想,顾时觉得又能拿补贴钱、又能让这帮老妖怪学习一些现代生活常识、适当的接触一些人类的慈善事业,简直他妈一箭双雕一炮双响一石二鸟!

    绝了!

    顾时一跃而起!

    他要去找人事总管李闭嘴商量一下这个想法!

    顾时点开微信,拨通了李闭嘴的微信电话。

    李闭嘴很快接通了,顾时听到他那边隐隐约约传来了两个人吵架骂街的动静。

    顾时奇怪:“阿善,你那边出什么事了吗?”

    “噢,穷奇来找阿昭了,他们现在在双排。”李闭嘴手里的薯片袋子被瞬间握碎,他的声音骤然拔高,听起来很是激动,“你听到了吗顾时!阿昭在骂他!”

    顾时:?

    你这个高兴的点是不是有点奇怪。

    顾时根本不懂李闭嘴的激动。

    他打从醒来之后就再没听过阿昭骂人了!

    李闭嘴听着饕餮对穷奇进行的惨无人道的兽身攻击,感动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顾时太叼了。

    顾时就是神!

    顾时干脆略过了手机那头传来的吵架声,说道:“我有事找你。”

    李闭嘴一个鲤鱼打挺,飞速从床上站起来:“大哥你说!你指谁我砍谁!”

    顾时:“……倒也不必?”

    顾时根本不懂!

    李闭嘴看了一眼走出自闭,正在疯狂辱骂穷奇大彩笔的饕餮,眼泪又要掉下来了。

    “大哥你说!大哥你放心,不管你说什么事,我阿善上刀山下火海绝……”

    顾时迅速打断了李闭嘴rap的节奏:“关于咱们三界院的事,咱们面谈?”

    “好好好,你等我一下昂!我现在立刻马上来!”

    “去你办公室。”顾时直接挂断了电话,上了三楼。

    疗养院里每个办公室都是需要刷卡进入的,顾时本来打算在李闭嘴的办公室门口等,结果不知道为什么,李闭嘴的办公室门竟然一推就开了。

    顾时疑惑地左右看看,想了想,还是走了进去。

    能坐着等自然没有必要站着。

    顾时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李闭嘴兴冲冲的除了三界院,直奔自己办公室。

    结果刚出电梯,他就一个急刹,隔着老远,警觉地打量着他走廊尽头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都是自动锁的,只有谢九思这个山神能不用卡就进来。

    而此时办公室的门开着,烛阴的气息在那里肆无忌惮的彰显着存在感。

    谢九思怎么会在他办公室里?!

    李闭嘴认真回忆了一下自己最近的言行,并不能确定有没有哪里得罪了谢九思。

    好像并没有啊!

    可李闭嘴又实在想不到除了殴打他之外,还有什么事情能让谢九思跑到他办公室里堵他!

    想不到就不想了!

    反正他是绝不可能送上去的!

    李闭嘴迅速掏出手机,给顾时去了条消息。

    【阿善:大哥,风紧扯呼!谢九思在办公室里堵我,咱们到你办公室见!】

    顾时坐在李闭嘴的办公室里,看着蹦出了这条消息的手机,一愣。

    他抬头,看了一圈除了他之外空无一人的办公室,缓缓敲过去一个问号。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