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好穿着裙子打怪了

28(火焰)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从第一天被拉进奇怪的世界, 莫名其妙就要开始和人争斗,打怪,徐子规内心深处一直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自暴自弃感。

    她想, 自己终有一天会死在这种地方的,不是这一次, 就是下一次。这混账的世界,想你死的时候, 怎么挣扎都逃不掉!

    现在,她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小时候从楼梯上摔下来,摔破了头去医院缝针, 缝了几针, 痛得嚎啕大哭。那时候的记忆不太清晰,只记得是很痛很委屈的, 现在又有人在她身上缝针, 那种痛苦没完没了, 她却再痛也哭不出。

    在浑浑噩噩中,她脑海里甚至闪过一个念头:如果能活着回去,这辈子都不考虑纹身。

    漫长到麻木的痛苦过后, 她忽然感觉很轻松,很快乐, 好像脱去了什么沉重的枷锁。这和她一开始设想的完全不一样。

    睁开眼睛从绣架上起来,看到周围面目森然的绣娘们,心中油然而生一股亲切感, 这辈子都没有过的手足姐妹之情涌动在心里, 她觉得这些就是她最亲密的姐妹们。

    一开始奇怪的、给人诡异感觉的绣房, 在现在的她眼里好像加上了滤镜,变得那么温馨, 让她好像找到了归宿一样。

    身体轻飘飘,软乎乎,她再也无法对这个地方生起排斥的心。

    她还是徐子规,又好像不再是徐子规了。属于徐子规那些激烈的心情与情绪在变淡,蒙上一层又一层纱。

    她的身上穿着一件和其他人一样的裙子,和别人相似让她觉得无比安全。她的裙子上面绣着大朵大朵的杜鹃花,颜色鲜红如血,那或许真的是她的血。

    下意识在裙摆上摸了一下,之前穿的裙子这个位置有一条被缝合的大口子,现在消失了。

    心里有酸酸涩涩的泡泡咕嘟冒出来,让她的轻松愉悦变了些滋味。

    她的目光看过周围的一切,鼻子里闻到远处传来的香味,她自然而然知道,那是她们食物的香味,每天,一些“坏”了的茧会被煮熟成为她们的食物。

    周围的绣娘们留下一部分在忙碌地绣裙子,一部分则自动前往茧房的方向,她们没有说话交流,但徐子规就是从她们的神情气味动作中分辨出了她们的意思。她们在呼唤她一起前往煮茧房进食。

    在进食前,她们先去休息室脱下了裙子,徐子规也跟着去了,她看到那个空荡的衣架子,感觉在这里撕下自己的皮是那么理所当然的事,只要她想,这块皮就能被褪下来挂在架子上。

    她的手已经放在了脖子上,可她看了看这小小房间的门口,黑沉沉充满愉悦的眼睛里出现微小的挣扎,忽然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胳膊,紧紧捂着那件怪异的裙子,又这么穿着它匆匆走了出去。

    “姐妹”们看到她并没有脱下裙子,都感到怪异,她们用动作和微小的嘶嘶声交流――进食的时候不能穿着皮,否则会很痛苦。

    徐子规的脑海里也有这种自然而然浮现的信息,但她仍然固执地没有脱下皮,就这么跟在一群体表暗红色的怪物身后一起前往煮茧房――她现在也是一只怪物,这里的每一处对她来说都不再是危险。

    煮茧房的香味很淡,因为那里的食物不够了。原本应该每日火焰熄灭后,由绣娘们前往茧房选取“坏”了的茧,放入锅中,作为第二天晚上的食物,但昨天夜晚,所有的绣娘都没了,新生的绣娘才出现不到一天,因此煮茧房的大锅里只有昨日吃剩下的少量茧。

    食物不够,它们想要填饱肚子只能争抢,全部围拢在那口大锅前,徐子规也扑过去,凶狠地和它们一起争抢,只是当她碰到冒着热气的锅台,那热气烫得她浑身灼痛。

    她穿的裙子在她身上卷曲起来,微微变色,只是被热气一冲,她的模样就变得十分骇然。

    痛,太痛了!

    徐子规远离冒着热气的锅台,把自己蜷成一团。直到那些同伴吃完了,意犹未尽地散开,似乎想去茧房寻找坏茧,徐子规才慢慢抬起头,挣扎着跟着去向茧房。

    是的,茧房,她要去茧房。从她主动躺上那架红色的绣架,她就不停告诉自己,茧房,钟时。

    躺上绣架的徐子规大胆地赌了一次。

    白天,她在茧房寻找异变的钟时,也思考了很久,究竟怎么样她才能在黑夜降临后,长久地停留在茧房,能在数不清的茧中分辨出钟时,能有足够时间毁掉那些看上去很重要的树与蚕卵?

    似乎只有绣娘才能做到,因为飞蛾并不攻击绣娘。她想起第一天晚上穿着裙子进入茧房的绣娘们,然后她忍不住想:为什么我不干脆成为绣娘?

    这个念头一出现,就再也无法消失。

    她清楚自己变成怪物后,可能不再是自己,但她还是赌了。成功了,结束一切,失败了……那就失败了,大不了就这么变成怪物。

    在这当人活的这么痛苦,还不如他妈[文明]的当个怪物!

    她熬过那样的痛,还艰难地维持着那一点点属于徐子规的执着,是有事情必须要做的。

    这一次走进茧房,那些曾经令徐子规感到恶心的白茧们,在她眼里变得千般可爱,她无法伤害它们,只想好好保护,就连屋顶上隐藏的那些能让密恐患者在三分钟之内窒息而亡的蚕卵,都是那么令人爱怜。

    “同伴”们在寻找坏茧,将它们摘下来带走。所有的茧都是两个两个在一起,一个茧坏了,另一个茧也会被一起摘下。

    徐子规抓紧了身上的裙子,拖着身体行走在那些茧之中,她没有寻找坏茧,她在寻找钟时。只是找着找着,她脑子里就开始混乱,想,钟时是谁?

    眼前闪过一颗痣,生在眼下,小小一个红点。她回想这些,身上刺绣的花纹剧痛,被热气灼烧皱起的皮颤抖着,看上去更加可怕了。

    “同伴”们离开了,它们在呼唤她离开,但是徐子规没有听从身体的意志离去,她还记着自己要找什么,还没找到,有要做的事,还没有做完。

    徐子规留在这里,没有绣娘强行带走她,也没有人来管她,大概是成为了绣娘,天生就会爱这一切,没有怪物会违背本性。

    外面煮茧房的热气散去,茧房里的白桑树林开始生长,这片新生的白桑林在徐子规的眼里,也是那么圣洁。

    徐子规半个身子都痛得几乎萎缩,她一步步走向那些枝干细小的白桑树,双手抓住,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它们拔起来。

    “我……不爱你们这些……鬼东西!”身体里冲突的念头那么强烈。而她绝不接受这些虚假的强加在她身上的感情。

    触碰白桑树的双手出现两道烫伤的红痕,徐子规痛得缩回手,她伏在树林中,想到,烘烤着锅的是地底的火,白桑树从地底生长……火种一定在地下。

    双手再一次抓住白桑树的枝干,她疯狂地将它们一片片拔起,露出的地缝下冒出热气。心中涌现喜悦的感觉,徐子规连忙趴下试图用桑树枝去点燃火焰,然而失败了,白桑树从火中长出来,并不会被点燃。

    突然她的裙摆拖过地面缝隙,热油遇上火似的燃烧起来。

    “啊――”徐子规惨叫,一边在这痛苦中逐渐清醒。她看着头顶的茧,想要爬起来,带着这火爬到上方,将这一切全部烧了。

    可是实在太痛了,痛得无法动弹,她快要被烧死,没办法将身上这小小的一团火引到高处,等将她烧尽,这团火就要熄灭。她的心里又焦急又不甘。

    头顶的茧无声无息破开了许多,白色翅膀的飞蛾从茧中钻出来,铺满屋顶横梁,在上方冷冷注视她燃烧。

    在一片白色中,徐子规看见有一只飞蛾从穹顶坠落下来。它和其他的飞蛾没什么不一样,落在她身边,却不曾攻击她,只是将翅膀覆盖在她的身上,于是她身上的火一下子也烧上了它的翅膀。

    在徐子规没有反应过来之前,那只巨大的飞蛾又带着翅膀上燃烧的火朝上飞去,盘旋着落入重重叠叠的飞蛾中间。

    刹那间,一点火焰点燃了白色的世界。

    这把火惊起了无数飞蛾,也点燃了无数飞蛾,到处是煽动的翅膀和火。

    徐子规蜷缩在地上,看见上方的“雪原”变成火海。许许多多燃烧的飞蛾落下来,她睁大眼睛,想要寻找最开始烧起来的那只飞蛾,但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就像她白天来到这里,也无法从众多茧中找到钟时。

    它是钟时,她知道。

    “钟时。”徐子规在熊熊燃烧的、结束一切的火焰中闭上眼睛。

    痛苦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停滞的世界重新流动,她回到了自己的生活轨道。

    “徐主编,这个丝巾你要不要也来一条?”孙蓉挥着手中的丝巾笑着问道。

    咖啡杯被碰落在地,刚才还好好站着的徐主编突然间脸上血色全无,身体摇晃着往后摔倒下去,整个人蜷在地上一动不动。

    几个先前还在讨论丝巾的编辑们被徐主编这突然的晕倒吓到了,有人惊叫,有人赶紧上前察看,办公室里一下子喧闹起来。

    “徐主编,怎么了?”

    “她怎么突然晕倒了,天哪!”

    “怎么回事啊,快打电话,叫救护车!都别围在这了,散开点!”

    在嘈杂声中,徐子规半梦半醒间,看见上方亮着的灯在移动。火焰、飞蛾都没了,可她的眼睛里好像还印着那一场大火,印着一道盘旋飞起的浅浅白影。

    他在火中第一个烧成灰。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