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好穿着裙子打怪了

13(抢夺)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徐子规握着剪刀,垂眸沉思。剪刀看样子是这里唯一能使用的武器,钟时执意将剪刀交给她,那么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再拿到一把剪刀。

    只是想要拿到剪刀似乎有点困难,钟时先前是以自己剪出来的洒金红纸小猴子,以及替那个小孩剪纸作为交换,才勉强从那个小孩手里换来了剪刀,现在想要故技重施怕是不好使了,只看这些店主人今天对她们快要溢出的恶意,就知道不可能成功。

    而且经过昨夜那一遭,她们也知道不能轻易将洒金红纸交换出去,毕竟这些店主不是个个都像那个小孩那么好对付,一个不好,恐怕夜晚一开始就要玩完。

    徐子规清楚,钟时大约也是考虑到今天想再得到一把剪刀很困难,才会先将武器交给她。

    明明是初次见面,这个少年却好像是和她久别重逢,相处得熟稔自然。他不能说话,但每一个神情和动作,都将对她的珍重表露无疑。徐子规一边觉得奇怪和感动,一边又觉得内心隐隐作痛。

    徐子规暗下决心,不论如何也要弄到一把剪刀交给钟时。不容易得到又怎么样,只要敢大胆尝试,未必做不到,真到了没办法的时候,就是暴力抢夺的手段也要试一下。

    她在心里盘算起来,回想附近那些卖剪纸的店主人,看看哪个比较“好说话”,俗话说得好,柿子挑软的捏。

    一个拥抱的短短时间里,徐子规已经做好了决定。钟时这时将她放开,对着她指了指外面。

    徐子规猜测他的意思:“去外面看看?”

    钟时扭头寻找纸笔,但没有找到,这家店铺随着店主人的消失,所有的东西也跟着消失了,只剩下一个空壳子。徐子规见状又去摸自己的包,她习惯随身携带的纸笔没了,只摸出个手机。里面各种功能在这里自然受限不能使用,但记事本还能用。

    她打开记事本交给钟时。钟时接过手机,有些生疏地摸索,看到他对触屏手机不是很习惯的样子,徐子规心想,他家境怕是真的不好,恐怕还没有手机。

    顾及着少年人的自尊心,她没有多问,只告诉了他一些功能。

    钟时打出一句话给她看:“我去想办法再找人换一把剪刀,你休息。”

    徐子规:“我们一起去。”

    钟时坚定地摇头。

    徐子规啧了一声:“年轻人,不要小看姐姐。”

    钟时低头打字,删删改改一阵最后递给她。

    徐子规看到他写道:“我知道,你已经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不再需要别人保护,自己也能做得很好。”

    “可是能见到你,我只希望能为你做更多事。”

    这样见面的机会可能再不会有,从前答应她的陪伴没能做到,相处也仅剩这短短时刻,想为她做的远远不止这些,但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只有让她在挣扎求生的时候不那么辛苦而已。

    钟时来到一家卖剪纸的店铺,这家店铺卖的剪纸大多是动物,老虎狮子蟒蛇还有不存在的幻想生物麒麟都有。

    昨天钟时注意过这家店,今天再来这里,是因为他发现这家店今天摆出来的剪纸少了很多,昨天摊子上最精美的大老虎剪纸就不见踪影。

    见他走进店内,店主阴沉沉地瞪他一眼,嘴里问道:“想买什么?我这里的东西可不便宜。”

    店主是瘸了一条腿的中年男人,手边就放着一把剪刀,钟时进来之前,他正在剪新的老虎剪纸,已经初见雏形。

    钟时不能说话,也没有和他交流的意思,他只是走到店主人面前,直接拿起了他的剪刀。

    店主人咧开嘴嘲笑:“你抢了也没用,我们的剪刀必须用东西交换才能用,我可不是那个傻娃娃,就算用你的洒金红纸来换我也不会换给你,除非用你和同伴两个人的红纸来换。”

    但他没想到,钟时根本不是来和他商量交换的,他话音还在嘴边没落下去,钟时已经直接举起剪刀将他的脑袋剪了下来。

    店主人的脑袋咕噜噜滚落在地,他不敢置信地瞪圆了眼睛,张口发出凄厉的声音:“你怎么敢!在这里杀死我你会被诅咒,违背了这个世界的规则,你会死得很惨!”

    店主人外表看上去像个正常人,但是脑袋被剪断后,滚落在地还能不停地说话尖叫。钟时早已习惯这些各色各样的怪物,对此场景面不改色。

    脸庞和脖子忽然感到一阵灼热,钟时伸手摸了摸,心中明白这应该就是店主人说的诅咒。这些世界里会有约定俗成的规则,破坏规则后的诅咒,就等于是一个死亡标记——这不是他第一次拥有这种印记。

    “你会比我死的更痛苦!还有你以为这样就能得到我的剪刀吗,告诉你,没用的!”店主人看到钟时从脖子蔓延到脸颊的红色剪纸花纹,头颅上出现诡异的笑容,然后他的头颅和身体都慢慢瘪下去,最终变成薄薄的剪纸。

    随着店主人的身体变成剪纸,他的剪刀也骤然发生变化,锋利的剪刀化作一道青烟消散在空气中。

    面对这样的变故,钟时的神情还是没有变化。他已经猜到暴力抢夺剪刀没有用,只是顶着脸上的诅咒图案,走到了这一家店的对门店铺。

    那家的店主人看到他脸上的咒诅印记,脸色一变,脸上不由露出些恐惧。

    片刻后,钟时从这家店铺走出来,脖子和脸颊上的诅咒印记已经变成了两个。他接着走进第三家店铺,这家店铺的店主人是一个老太太,她看见了钟时方才做的一切,见他过来,皱巴巴的脸上,笑容变得非常勉强。

    “年轻人,不要这么冲动,何必呢,你这样做是必死的结局啊……”老太太说。

    钟时只是用那双沉静漆黑的眼睛看着她,老太太放轻声音:“我一个老人家,也不容易,这样吧,我送你几个我的剪纸,它们能保护你,你看怎么样?”

    钟时没有反应,一声不吭朝她走过去,脸上两个红色印记,整个人沉静中透着一股隐隐的疯狂。

    老太太看见他无动于衷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往后退,最终绷不住主动把自己的剪刀推过去,忙不迭说:“好好好,惹不起你,剪刀给你你赶紧走,要找死也别拉上我这老婆子!”

    钟时拿了她的剪刀却没有直接离开,而是用摊子上的红纸剪了一只蝴蝶交给她。他没有忘记,那个店主说的规则是“交换”。交换得来的剪刀才是他能使用的。

    这下子老太太的表情彻底变得难看起来,被迫抖着手接过那只蝴蝶剪纸。等到钟时转身离开,她拉下脸丢下蝴蝶剪纸狠狠咒骂:“拿了剪刀有什么用,两个诅咒,还不是要死!看你到时候怎么死!”

    钟时听到了,但没反应。他走出这家店,看见原本答应他好好待在空店铺里休息的徐子规就站在外面,神情复杂地望着他。

    他猜到徐子规可能看见他刚才做的那些事了。

    在这样的世界里待了太久,他被改变了太多。他的有些行为,她可能会看不惯。就像他毫不犹豫杀死这些店主人,那样的场景在她看来是不是有些可怕?

    “钟时。”徐子规头疼地瞧着面前的年轻人,“我以为我已经够放飞了,没想到你比我还豁得出去。”

    “我说你是不是压根没想活着离开这里?”徐子规满脑子想着年轻人好冲动,做事不计较后果。

    她将手机交给他,准备听他解释,可钟时只是看着她,没有打字的意思。

    “从上一次的情形来看,天黑后我们会分散。你这样做到时候会遇到更危险的情况,要是没法通关很有可能会直接死在这里,你明白吗?”徐子规伸手碰了一下钟时脖子上的红色印记,脸上掩不住焦虑。

    钟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和她解释。

    要如何跟她说,他是早已死去的人,哪怕在这里成功了也不可能再回到那个世界。

    因为他已经死去,所以不在乎这里的失败。他可以尽管尝试,直到寻找到最安全的通关方法,只要能送她离开就好。

    至少这一次,为她保驾护航。

    徐子规真是对这人没办法了,气他冲动但又不忍心对他发脾气,争吵吧他都不会说话怎么吵得起来,说句重话她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在欺负他。

    “好吧好吧,不说这个,你随便说点什么。”徐子规表示暂时认输。

    钟时用食指点手机屏幕:“天黑之后,不要来找我,去寻找最奇怪的地方,或者寻找红纸出现的地方。”

    既然有这么多剪纸,那么源头的红纸是怎么来的?钟时觉得这可能会是关键。至于他,他身上叠加的诅咒会吸引更多的怪物,这样一来徐子规会相对更轻松。

    徐子规怀疑地盯着他:“不找你?你该不会准备自己吸引怪物好让我逃生吧?”

    钟时摇头:“我很厉害,有办法逃脱。”

    天空突然黯淡下来,徐子规一惊:“这次怎么这么快就开始了!”

    钟时还有许多话想要叮嘱,但是时间大约来不及,他只在徐子规的手机上快速敲出一行字:“记住,不要找我,还有,尽量克制恐惧。”

    恐惧在这里会吸引怪物。

    黯淡天光下,徐子规没能再询问得更清楚,就在骤然变化的世界中失去了钟时的身影。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