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好穿着裙子打怪了

07(话疗)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周新芸是一个很普通的人,除了格外嫉妒某个人,有着自己也想不明白的执念外,她和其他人没什么不同。

    二十多年的人生里,她吃过最大的苦就是小时候学自行车摔断了腿,最大的烦恼来自于工作和男友,而现在,她要死了。

    棺材里漆黑无光,他们盖上棺材盖后,就急匆匆地开始钉棺材钉,那沉重的笃笃声像是敲在她的脑子上。她的手脚被绑住,口中也被塞了东西,就算在棺材里疯狂挣扎,也只能弄出一点不算大的动响。

    想到刚才看到的陈显和徐子规,周新芸心里说不出的恨。也许是因为她实在太过激动,绑着手的绳子忽然松动了。

    抖着手挣开绳子,在狭窄无光的棺材里敲击抓挠。

    她掏出嘴里塞着的东西,干呕两声,哭着叫喊,开始是大骂,很快就变成了哭求。

    但是不管她怎么喊叫捶打,外面都没人理她。慢慢的,她的嗓子哑了,胸口窒闷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没有足够氧气的空间让她窒息。

    难道她要被闷死在这里吗?周新芸满脸泪,双手绝望徒劳地推着上方沉重的棺盖。

    地下室有些暗,仆人们在这里点了许多灯笼。他们听从陈显的命令,将新夫人之一关进了棺材,听到里面的挣扎声音也没人露出同情神色,只是有条不紊地按住棺材让人钉上,其余人收拾这里。

    徐子规站在棺材附近,陈显站在她身旁,听到棺材里的周新芸喊叫,他不满道:“你们怎么弄的,没绑好吗,怎么还能喊叫……算了算了,赶紧的,钉紧一点!”

    说完他又去看徐子规,伸手揽她的腰:“夫人哪,这里阴森森的,咱们还是上去吧,也不用看着了,只要晚上办了丧事就没事了。”

    徐子规拂开他的手,一直盯着棺材若有所思:“我再看看。”

    陈显对她的态度有些不满:“夫人,你可是答应我了,现在她都已经要死了,你可不能再跟我闹脾气。”

    徐子规瞧了他一眼,心里好笑。答应了又怎么样,不都是假的,就像他之前也答应周新芸杀她。

    只是徐子规没和陈显多说,她的注意力全都在棺材上。在她的推测里,现在应该会触发什么了,但是等来等去,等到棺材里的声音完全沉寂下去,周围还是什么都没发生。

    这不应该,难道她猜错了?

    “夫人,这到处是死人的地方有什么好待的,我们该上去了。”陈显在旁边不耐烦地叨叨。

    这时候仆人们已经将棺材密封完毕,纷纷站到一旁。徐子规走上前:“我再看看。”

    这棺材料子很好,涂了桐油也刷了厚厚的漆,一旦棺材盖被封死,里面就变成了一个密闭空间,里面的人很快会被活生生憋死。

    来到棺材一侧,避开所有人的目光,徐子规不动声色伸手在棺材底部摸索一下,将堵在那的一团布抽出来藏进了自己的袖子里。

    来到这里的第一天晚上,她发现了这个地下室以及这棺材,她当时就猜到这棺材很有可能要用来装她或者周新芸,为此她当然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她找到工具在棺材底部隐蔽处挖了个洞用来通风,先前被布条紧紧塞住,现在抽开,里面自然就会有空气流通。

    “都离开这里吧,到上面去守着。”徐子规跟着陈显离开,还带走了所有的仆人,免得他们留在这发现棺材的不对劲。

    这两天,周新芸因为惧怕陈显而主动避开,徐子规则趁机接近陈显从中挑拨,成功让陈显改变了主意,除此之外,她还做了些其他的事……

    此时他们往外走,陈显命人将西院厢房里办白事的器具都拿出来,准备办丧事。徐子规在他身边,开口说道:“不如让我来帮忙吧。”

    “院子里太拥挤了,先把这些灯笼都取下来。”

    ……

    昏昏沉沉中,周新芸恢复了意识,她仍然待在棺材里,感觉周围闷闷的,但是没有了之前窒息的感觉。

    循着微弱的气流,周新芸找到了棺材底部的一个洞,忙把鼻子凑过去。

    虽然能呼吸,暂时没有了生命危险,但是躺在这,听着外面一片寂静,周新芸心头的绝望没有减少半点。

    她是不是会被埋掉?等死前的漫长时间像是软刀子割肉折磨着人,就这么胡思乱想许久,她忽然听到外面有脚步声。

    被人从棺材里拉出来的时候,周新芸是狂喜而茫然的,她顶着红肿的双眼,看着面前救自己出来的徐子规,心头一时涌出无数复杂的情绪。

    她还记得就在不久前,徐子规笼络了陈显,两人看着她被人推进棺材,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会救我……?”

    “我们虽然有一点恩怨,但还不至于要杀人。如果我想杀你,也不至于在棺材里挖洞,更不至于现在偷偷来救你。”徐子规说道。

    原来棺材里那个洞也是她挖的?周新芸恍然,她看着徐子规从各个灯笼里倒出油灯,又忍不住问她:“你……你是怎么说动陈显让他选择牺牲我的?”

    “这很简单,随便哄哄就行了。”徐子规看见她的神情,毫不客气说,“你和陈显当了这么多年的男女朋友,应该比我更了解他的性格,他就是个见异思迁,喜欢勾三搭四,来者不拒,还没什么良心的垃圾而已,不是吗。”

    这个“陈显”像是现实中陈显的投影,性格言行都是一样的,她就是欲拒还迎地稍微暗示一下,他就立刻抛弃周新芸了。

    周新芸沉默,是的,她心里是清楚的。可是就算这样,这么多年她没有对陈显放手,她因为陈显坚持了这么多年,做了太多太多牺牲,如果放弃陈显,就好像她这些年做的一切都白费了,就像她讨厌了徐子规这么多年,已经变成习惯,“结束”对她来说,比继续忍受更痛苦。

    结束一段抢来的感情,结束一段持久的讨厌,都那么困难。

    在她发呆的时候,徐子规已经将那些灯油陆续倒在了旧棺材上。又从角落里拿出她第一晚藏在这的灯油,接着,她将这些全部点着。

    神情失落茫然的周新芸看着大火突然烧起:“……!”

    徐子规将麻布往她头上身上套,又用一方打湿的布巾捂住她的口鼻,低声叮嘱:“待会儿保持安静,跟着我!”

    边说边将冒烟的柴丢在地上,让滚滚浓烟顺着缝隙往上钻。

    “下面怎么有烟?”

    “不好!下面失火了!”

    “快救火!快快快!”

    嘈杂的叫喊声伴随着嘈杂的脚步,许多人慌乱地来到浓烟滚滚的地下墓室,她们进进出出,徐子规就趁着这个时机带着周新芸从地下室一起混了出来。

    人太多了,随时会被发现,周新芸紧张得心都快跳出来,不自觉靠着徐子规,被她带着往前走。

    外面的仆人们都忙乱救火,没有注意到她们两个人,因此两人顺利躲进了一间偏僻的房间里。

    这边距离西院不远,还能听到那边的热闹。

    周新芸捂着因为紧张后怕而咚咚跳的心脏,挨坐在徐子规身边:“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啊?”

    没听到徐子规回答,周新芸扭头一看,却见她正盯着自己的脸在笑,笑得周新芸浑身一阵不对劲。

    “你在笑什么?”

    徐子规在笑,自己终于猜对了。她把周新芸从棺材里救出来,带着她来到这,周新芸脸上就出现了一个“恶”字,现在那个字正在变淡。

    一开始,她们来到奇怪的世界,灯笼上就曾经浮现出过一个恶字。这肯定是线索,徐子规自然一直思考着这个恶字究竟是怎么回事。

    综合这个世界的形成,她觉得在这里,最关键的点有三个,她、周新芸以及陈显。

    最开始她尝试在陈显身上找到线索,所以她直接对陈显出手,结果他轻易就被干掉,还出现了那种惩罚,这让她确定恶的关键并不在陈显身上,正像陈显死亡惩罚时的那句提示,他只是个“角色”。

    排除陈显,徐子规基本上确定了关键在周新芸身上。因为她对于周新芸的恶意其实并不大,她连讨厌这个人都懒得多费精神和心力,相反的,周新芸对她的恶意可以说持续多年,绝对胜过她。

    所以她尝试激发周新芸对自己最大的恶意,当她假意笼络陈显,将周新芸绑进棺材里,她相信周新芸对自己的恶意已经被激发到了极致,可是这样仍然什么都没发生。

    接下来她只好尝试另一种思路——消除周新芸对自己的恶意。

    在这样的环境下,这似乎也并不是很困难。

    在周新芸绝望到极致的时候,突然出现救她,怎么也能看见效果。

    这一次,总算尝试成功了。

    徐子规看着周新芸脸上变淡,但仍然存在的“恶”字,心里有了计较。

    她收敛脸上的笑意,随口回答:“我在笑你现在像个女鬼。”

    周新芸:“……”

    徐子规忽然话音一转:“其实之前在火锅店我去见你一面,是为了让你悬崖勒马,放弃和陈显结婚,但是,我并不是为了他,是为了你。我对你说的那些话,也只是在故意激你放弃。我觉得就算你讨厌我,也不该搭上自己的一辈子来膈应我。”

    “虽然你一直做些针对我的小动作,但我对你其实没什么报复的想法,毕竟我们那时候都还是学生,不成熟不懂事。不相信的话,你想想我这么多年去找过你麻烦吗?我甚至没有主动和你们接触过,你再想想,你被陈显困住,完全是因为你自己想不开,其实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徐子规一脸情真意切,巧妙利用话术:“我们并不是敌人,你早就不该把目光放在我身上,应该去过自己的日子,陈显这种臭男人也不应该困住你。”

    周新芸听得一愣一愣,在这种刚被她救了,还在困境相扶持的情况下,很快相信了看上去言语真挚的徐子规。

    她怔怔思考了很久,想这接连遭遇的生命危险,想着自己这些年的自作自受,忽然悔恨地哭了出来:“我知道错了,但我和他在一起几年,如果不和他在一起,我还能找谁呢,而且我之前做的一切难道就这么白费了?还不如和他继续在一起,生活不就是这样,谁都有毛病,凑合过就过去了。”

    “现在结束,你浪费的只是这几年,现在不结束,你会浪费一辈子。而且……”徐子规想到之前周新芸看到陈显的脸就躲的样子,一针见血地指出,“而且就算你还想和他在一起,你确定回去看到他的脸没有心理阴影?”

    周新芸:“……”还真是。

    好像一下子就没什么抉择的空间了,就算现在想到陈显的脸她还是很害怕,这日子是凑合不下去了。

    “可是,我们还能活着回去吗?我们是不是要死在这里了?”周新芸讷讷说。

    一直观察她脸上“恶”字的徐子规,看在那字持续变淡的份上,敷衍宽慰了她一句:“我想很快就要结束了。”

    黑夜降临,原本应该死的新娘没死,祭祀没能成功。

    躲藏在屋子里的徐子规听到一个声音响起。

    【祭祀开始,逃亡开始】

    【提示:“恶”浓度与关卡难度相等】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